1.起
伏小则2019-07-07 05:402,356

  传说在殷商中期,有位美丽的女神突然殒命,不知为何竟牵连了一整座修仙门派毁于一旦。

  之后,又有一柄叫作“苍殛”的凶剑,不知怎的横空出世,失控的在中原掀起史无前例的腥风血雨。往往一座繁华市镇,早间还熙来攘往,到午时便已是死城一座,无人能生还。

  再后来,又不知是什么人将“苍殛”带离了中原,从此再也杳无音信。

  只有闲言碎语说,一切和那位女神所爱之人关系莫大。

  女神的名字,叫作——青女。

  总而言之,时如逝水,两千多载就这样过去,有关苍殛的一切内容依旧沸沸扬扬,但往日的惊恐和警惕,早已不复存在了。

  中原大地,似乎从此平静下去。

  平静了两千多年……

  兰薰不会预言未来,也根本无从想到,那个古老又凄美的传说,便是自己宿命的开端。

  上天神界有座仙山岛,岛上的北辰宫,便是兰薰的住地。

  她位居北辰星君之位,掌管北斗内的诸多星象。

  两千年了,每日游刃在同僚之间,过着平静而冷清的日子。白天八面玲珑圆滑取巧,入夜后却总独自一个人坐在轩窗下,对着院落的竹林,饮入冷彻的香茗。

  “竹中仙……!”

  兰薰赫然由寒梦中惊醒。

  此刻,自己正倚在窗边,柔美的长发碎散在桌案上。

  又是这个梦。

  小时候自己在岐山修行,山上竟有片不合气候的湘妃竹林。似乎林中总有什么人在冥冥中在将自己守护,而自己却总也见不到那人的真面目……

  “竹中仙,你为何一直不肯见我……自我封神归天后,曾回了岐山一次,你却已不知所踪……”自言自语,眉间心上。

  正逢这时,突然一个婢子入内,道:“小姐,出大事了!”

  兰薰正过身子,这一瞬,所有的凄色一抹而尽,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大惊小怪做什么?泰安多少年的天界,能有什么事?”

  那婢子跪地,诚惶诚恐道:“……是花神的两名奴婢镂月、裁云偷看了奇魄琉璃……”

  兰薰脸色倏变,“奇魄琉璃是天帝的秘宝,她二人怎敢这样胆大妄为?!”

  婢子道:“这还不算,听说她们两个还将奇魄琉璃弄掉人间了。”

  兰薰心下一寒……看来,镂月、裁云二婢是没好下场了。

  “那个……小姐,”婢子道:“还有一事。”

  “你说。”

  “花神已来请您为那两位婢子向天帝求情了,她人现在就在门外。”

  看来兰薰不能赶人了。

  “既如此,你让她去正堂吧。”

  ……又要逢场作戏的应付这些不痛不痒的琐事了……

  兰薰起身,蓝色的裙在地上荡出圈圈雪浪,优雅迷人。

  步入正堂,纤细的身子往流岚软榻上一靠,半坐半躺,极具风情。

  接着,花神花弄影被带到。

  她一袭淡彩衣着,娴静绡华,此刻却拜服于地,苦苦央道:“北辰星君!求您*慈悲,为镂月与裁云两个奴婢求个情吧!”

  兰薰嫩白的手支起小巧脸蛋,螓首微偏,嘴角勾着朦胧的笑弧。她懒洋洋的开口:“那奇魄琉璃是何物,你不是不知道,若是遗落在人间,被邪道利用,那可是祸患无穷。”

  花弄影委屈道:“我当然知道的,可镂月、裁云也是无心而为。”

  “擅闯天界禁地,怎还称得上‘无心’二字?”兰薰不冷不暖,故意推脱:“她两人的罪已是定局了,你还是回去吧。”

  花弄影早流了一身冷汗,她厚起脸皮再求:“星君是北斗星宿之首,若您肯垂怜小神,那两个婢子也尚有余地。”

  兰薰朦胧浅笑,灵眸缓慢轻移,虽是两汪清潭,却是静水深不可测。她道:“虽说天帝平日里听我三分,但这次,只怕连我也是不容分说了。”

  “怎会这样……”绝望裹覆了花弄影一身,“镂月、裁云二人,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恐要斩立决,形神俱灭。”言至此处,兰薰慵懒的收回小手,揽衣起身。

  绮丽的裙像是涟漪般铺在地砖上,兰薰俯视着花弄影,明艳俏柔的声音,回荡在她头顶。

  “也罢,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走一遭吧。不过,也别抱太大的希望。”

  的确如她所言,这之后她力劝天帝,虽保住了镂月、裁云二婢的性命,但惩罚依旧不轻——被永除仙籍,打入凡间。此后六道轮回,孑然一身,克亲近之人,永世不得超脱。

  却是兰薰此刻不会知道,就是她这一行为,酿制了可怕的祸端,甚至在后来险些殃及了她的性命。

  数十日后。

  庄严的天界大殿上,流光溢彩。众女仙唇若抹脂,面若擦粉,日光在殿间炫出一派辉煌。

  兰薰优雅步来,旖旎拜服,再悠然起身道:“不知今日帝君召兰薰前来,是有什么事。”

  以锦袍金缎加身的天帝,珠链玉珏修饰,揽日月之辉色,聚天地之尊崇。

  他庄严道:“镂月、裁云二婢已经处置,但奇魄琉璃的下落关乎甚大。掐指算来,它若现于世间,隐约二十年后。北辰,你去下凡,将其寻回。”

  兰薰一个甜魅的浅笑,雅然道:“这是分内事,兰薰自是义不容辞。只是六道之大非同小可,不知那琉璃的具体去处,还请帝君在时日上能多多宽限。”

  “准!你去吧。”

  “是,兰薰告退。”

  她优雅的辞去,回返仙山岛。

  自从飞升天界,入了神籍,已经两千多年了。想当年的封神时代,自己打出生就被父母丢弃,若不是被师父捡到,定然横死郊野。

  后来,商朝出了个罕见的暴君纣王,弄得中原民不聊生。

  西岐的周武王兴兵伐纣,而岐山的一众散仙便各自为阵,阐教与截教各侍奉周武、商纣。自己这阐教门徒,也被唤去助阵了。

  神州大地好一片激斗,地覆天翻,最后也不过是除去一暴君,一妖姬,改朝换代罢了。那些为奴者,依旧是为奴,又哪里谈得上是咸鱼翻身呢?

  然后天界浩浩一张封神榜,便注定了众散仙再无逍遥而要整日被天界挟制的命运,而自己也如此就做了北辰星君。

  如今两千年过去,自己早练就了浑水摸鱼的本事,日子也清淡的很。

  只是,每每经过自己屋院的那片竹林,心里就会涌出莫名的失落和冷清……然后,那个不曾真正见过的竹中仙,那黑衣的背影,便会跃然在脑海里,摇曳不休……

继续阅读:2.北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