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北斗
伏小则2019-07-07 05:402,676

  却说昆仑山之行有惊无险的结束了,兰薰等人被飞穹公子的传送阵法送到了山下。

  久违的阳光,洒在身上,这感觉也如同一个奢侈的梦,仿佛明天就会不复存在似的。

  这时雪葵胆怯道:“竹哥哥,兰薰姐姐,可不可以……带雪葵一起?”

  楚燃竹问:“你想与我等回返青冥谷?”

  “因为,你们接连知道鬼靥山庄和昆仑山的事,雪葵想,你们一定有不凡的消息渠道。”

  “啊哟,明白了。”兰薰笑道:“雪葵妹妹是想跟着我们,好打听你兄长下落?”

  雪葵福了福身,“真的很麻烦你们,但是,滴水之恩定涌泉相报,请你们相信雪葵。”

  瞅这孩子单纯稚嫩,毫无心机,虽说将她一个妖精带回青冥谷定要引起轩然大波,可若是不答应未免太不近人情。

  楚燃竹道了声:“走吧。”转身而去,兀自行着。

  雪葵喜笑颜开:“谢谢竹哥哥!”这“竹哥哥”叫得亲昵起来,甚至就像在呼唤真正的兄长。

  相反于雪葵,兰薰突然喉咙哽住了似的。

  她望着那道黑色的背影融入苍莽的天际下,恍然觉得,这道黑色是如此的熟悉,甚至……就似现在这里不是昆仑山,而是岐山……那时年少的兰薰,在殷殷切切的追寻那个在暗中守护自己的竹中仙人……

  “兰薰姐姐?”雪葵的出言打断她思绪。

  只觉得像一场幻梦之水被落石击入,荡起层层涟漪的同时,幻梦也随之破碎。

  兰薰的全身空悠悠的没了着落。

  “雪葵妹妹,我们走吧……”

  苍莽天际,四海无边。

  人生苦短,管窥蠡测。

  纵然是像神仙妖鬼那般苟得了千百年活头,大千世界百杂碎,穷极目力又能识到几分。

  不如珍惜身边事,不如怜取眼前人。

  为什么这道理,自己现在才懂……以至于,眼睁睁看着往日岐山的美梦,从自己的指尖无情流落……

  寻不回了。

  再也寻不回了……

  回到青冥谷,好几日了,心里都如缺了一块似的,泛着隐隐的痛,却又不知痛从何处来。

  想言,那痛就钻到喉间。

  想笑,那痛就撕扯嘴唇。

  想眠,梦里也郁郁寡欢。

  最后甚至是想哭了,可眼睛是干的,从未如此干涩过,从未如此教人魂断神伤。

  兰薰独自坐在自宅的轩窗畔,双目无神看向天空。

  云蒸霞蔚,缟素纷呈,却怎一个惆怅了得。

  ——“北辰大人。”

  当听到这温吞缓慢的声音时,兰薰万不敢相信。

  只见自己的床边赫然立着一位男子。

  “天……枢……?”

  “北辰大人,别来无恙。”

  不愧是北斗七星之首的天枢星,兰薰向来认为他的这身官袍,穿起来就比六位义弟有排场有架势,几近浑然一体。

  “天枢你怎么来了?”

  “因为,大人执念甚重。”

  天枢出言,从来都是让人三思的,他只管自己温吞,哪管别人心焦。

  总之点到方可而言必有中,使兰薰的心沉沉坠了下去,同时,那些曾经被她刻意封埋的记忆再也压制不住了,一股脑的倾了出来。

  “天枢,你说……岐山,师父和师妹他们,还在人世么……”

  “何出此言?”

  兰薰惨惨道:“因为,自我们封神升天,岐山寥落无人。那之后没多久,曾在东海岸作乱的蛟龙一族袭击岐山,我们竟然都因为公务缠身而无人前去……”歇斯底里的站起,向前跌了几步,跌到天枢身前,“待到知晓此事,我一人赶回岐山!什么都没有了!屋舍、故人,全已不在!就连那片竹林……竹中仙的气息,我也感觉不到了……”

  柳眉凝成了愁状,双目空洞的令人颤抖,此刻的兰薰,哪里又像那个八面玲珑的北辰星君呢。

  她何尝想孤独的住在天宫里,日日了无生趣,可封神既是天命,她又当如何抗拒?

  如果能够长留在岐山,闲云野鹤,该是多好。

  眼前,天枢星君古井不波,道:“大人修行了两千余年,又可有窥破,何谓命运。”

  兰薰稍愣,微翘首,看向这张年轻却睿智的面孔。

  “北辰大人,命运命运,命在前,运在后。命中规定的,实属难改,但尚有运在,便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留了余地。”

  兰薰心头猫挠似的,语气也带出几笔轻蔑:“上天有好生之德?那又何以眼睁睁看着瀛洲国人家园毁灭,流离失所;又何以让此悲剧在妖界重演,刮起腥风血雨;又何以不顾我等岐山故园,任它蛟龙趁虚而入毁灭殆尽?!”说到这一桩桩一件件,再加上开启已被尘封的旧恨,兰薰已经控制不住情绪了。

  “什么镂月裁云永世不得超脱,什么奇魄琉璃务必寻回否则就要引发腥风血雨……都与我何干!我只想岐山安然无恙!这些天庭琐事不痛不痒无病呻吟,我若不是被逼无奈,又怎要日日笑脸迎人圆滑取巧?!”

  一股气喊出如是多些,兰薰喘起粗气,又心忖这天枢总能三言两语就撬开她的嘴,让她自己剥掉平日的面具。

  时间沉滞了好久,天枢才说:“大人怎么知道,岐山就被毁灭殆尽了?莫要臆断,大人的师尊乃旷世奇人,区区蛟龙,撼不动他。”

  兰薰心底霎时划过道莫名的怪感,她讶道:“天枢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说——”话尚说到一半,却见天枢突然消失了。

  ——这急死人的家伙怎么在这节骨眼上退走!

  兰薰不由叫出:“天枢你……!”

  ——“在与何人讲话?”

  这如编钟般混沌深沉的声音在兰薰身后响起,她如遭雷击。这才知晓天枢为何突然离去,原来是楚燃竹来了,偏偏她被情绪牵着走,竟这都未曾察觉。

  好不容易定下口气,兰薰转身强笑道:“见过楚公子。”

  门畔,楚燃竹稳然立着,手捧一张托盘。日光从外面射进来,包裹住他漆黑的身子,将一道沉重的影投入屋内,洒在兰薰脸上。

  她的唇角依然勾着弧度,可是僵硬无比,笑得还不比哭。

  “兰薰姑娘,方才何人登临?”

  “并没人,是我自言自语呢。”

  楚燃竹道:“自你来到青冥谷,怪异甚多,我已尽量不多过问了,你也应当诚心待人。”

  “诚心……”喃喃起来,这二字就如一把刀割在兰薰的心头……真是正中靶心的评论,自己早已虚伪成自然了吧。

  她哀道:“对不起,我不能说。”这算是多年来对人最诚实的答复了。

  楚燃竹看出她深埋苦衷,情非得已,便不再逼问,却是走进屋中,将手中的托盘置于桌上。

  “自昆仑回返就见你心神不宁,我为你配了清茶,有空便饮。”

  兰薰怔了下,呆呆的望向他,只觉得一万个奇怪,而烦躁的心间又荡出一股暖流,仿佛在天界沐浴多年的日光也及不上这一瞬的温暖。

  楚燃竹又道:“雪葵姑娘也已安置妥当,你尽可看她。”说罢便向门边而去,像是要离开。

  兰薰一时间如忘了四肢之感似的,半晌才心血一涌叫了声:“楚公子留步!”

  楚燃竹刚出屋门,侧身看她,面无表情。

  兰薰唇角的弧度终于带起了一抹发自内心,明媚娇艳,不辣不火。

  “楚公子若是不急,就暂且小坐片刻,与兰薰共饮一杯吧。”

继续阅读:14.共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