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冰火华毒
伏小则2019-07-07 05:402,374

  数日后,青冥谷。

  那位暮水阁的阁主水川大人,再度登临,来看望端逢兄长。

  端逢喜笑颜开,执了她的手问:“舍妹,上次就不见小侄儿,怎今次又未带他来?”

  水川依旧风姿绰约,以桃花扇半掩脂面,双目如月镰。却是举手投足间,会让旁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做作。

  “阿年那孩子啊,近日被蛇给咬了,怕的躲在房里死不愿出门。”

  “这不妥。阿年还是孩子,当多见见日光。”

  如此拉着家常,端逢将水川带到楚燃竹与潮风所在之处。

  那是谷地中的一块福地,临着险峻高崖,依傍瀑布流云。参天古树与芦苇菖蒲相映成趣,清影在潺潺的流水中波波荡荡。

  “嘿——!!”潮风猛的从树上挥刀而下。

  楚燃竹稍稍一个侧身,轻松避开了。

  潮风落地后便不满道:“你怎么知道我这次是从树上啊?!”

  楚燃竹尚未回答,就听闻远处的水川语中带笑道:“风儿真是个老实孩子,出手前还先招呼一声!”

  两人闻声便收了武器,过去向父亲与姑母行礼。

  寒暄客气了几句后,水川突然询问起兰薰人在何处,而楚燃竹和潮风却是打清早就没见她人。

  就在这时,大地霍然一阵震颤,便有山上的碎石滚落砸下。轰隆隆的响声瞬间覆盖了整个谷底,这其中夹杂着弟子们的惊呼声:“地牛翻身!是地牛翻身!”

  震动持续了片刻就趋于平静,潮风却是脸都紫了,如逢大赦般道:“总算得救了,还以为地牛要来索命呢。”

  而端逢才不和潮风一般肤浅,他若有所思道:“最近地脉似有异常,这周围的清气也日渐减弱,浊气却有增强的趋势……清气隶属神仙之辈,浊气则是妖魔之流,莫非近来邪道大盛,舆图染指人间?”

  潮风又打了个寒战,嚷嚷着:“这、人间就没有哪里清气盛点的吗?”

  ——“有!昆仑山!”

  回答潮风的这声音,明媚娇艳又不辣不邪,潮风一时错愕,眼前便划过道清灵的蓝色。待他再聚目一瞧,眼前竟多出来一人,就站在端逢与楚燃竹之间,除了兰薰,还能是哪个。

  “见过端逢谷主,水川阁主,还有两位少主。”兰薰礼节周到,语气香甜,一双似水眼眸眨着吃不透的味道。

  水川立刻眉开眼笑起来,竟像见了财神一般,“兰薰姑娘,真高兴见着你,怎么是从古树上下来的啊?”

  “回阁主的话,兰薰喜欢站在高处,看得远些。”

  兰薰笑得甜而虚假,而水川也不比兰薰真实多少。

  还是端逢言归正传:“昆仑山的确是天下清气之所钟,故兰薰姑娘是说,问题出在昆仑山?”

  兰薰赶紧福了福身,“小女子一孔之见,不敢擅作臆测。不过若是谷主也有此想法,倒不妨差小女子去昆仑瞧瞧。”

  这话虽说的圆滑,可端逢听着,还是觉得是这兰薰自己想去昆仑,又怕离得太久令他们生疑,才弄了这么一出。

  想了想,也罢……“风儿、竹儿,你们便与兰薰姑娘同——”“去”字尚未出口,就注意到潮风糟的不能再糟的脸色,那眼神还在说“爹,我身体抱恙去不得啊!”

  端逢心里泛堵,只好改口:“风儿留着吧,竹儿你们浅尝辄止。”

  昆仑山距青冥谷遥遥数千里,楚燃竹与兰薰时而经驿馆快马加鞭,时而辅以“腾云之术”,如此走了七八日,终于来到昆仑山下。

  昆仑山是轩辕黄帝在下界的都邑,山神乃上古神兽“陆吾”,又名“开明兽”。昆仑自古以来就是“万山之祖”,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而叠叠重重九层。

  对兰薰而言,昆仑山还有另一重意义,那便是她阐教始祖原始天尊的道场玉虚宫,也坐落于昆仑深处。

  群山远黛,壮阔非常,高山仰止,烟云缭绕。

  可空气的味道十分古怪,本该是清逸澄澈,可现在却交融着浓烈的浊气,简直和地窖一样。

  一抹艳笑在兰薰唇边转瞬即逝……恐怕,这昆仑方圆四百里,都被人下了结界封山。山顶上结界最盛,那里必有玄机。能在昆仑山动这样手脚的人,本事不小,或许与奇魄琉璃有关呢。

  兰薰正想着,突然有道可疑身影鬼魅般飞速飘过。衣服素色,不正是前些日子总神出鬼没的那位!上次他还对自己说……

  “你等等!”

  兰薰不由自主冲上去,还喊着:“你告诉我,竹中仙究竟——”

  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这里飞舞起漫天蓝色和红色的花瓣,将楚燃竹与兰薰包围,犹若一只只纤细而危险的蝴蝶。

  然后两色花瓣分别扑向两人,擦过他们的唇。

  这瞬间火辣辣的痛沿着兰薰的唇角滑进腹中,接着就蔓延到千络百骸。

  但仅是一会功夫,花朵又全都飘散了,完美的仿佛只是幻梦一场。

  兰薰心下赫然一凛,“糟糕……此毒我见过……”她一开口,就觉得浑身无力。

  相反,楚燃竹毫发无伤似的说了句:“你感觉如何?”

  兰薰不禁诧道:“楚公子为什么无恙?”

  楚燃竹道:“我自小体质特殊,不易中毒染疾……兰薰姑娘,你可知解毒的方法?”

  “我……这……”兰薰倏尔别开目光,难以启齿似的,又心忖此时被那素衣人暗中算计中了毒,万不能放任不管……

  兰薰只好豁出去了:“此毒为冰火之英,蓝花是寒毒,红花是炎毒……若中了其一,则必中其二才能解毒。”

  闻言,楚燃竹也一僵涩:“兰薰姑娘,你之意思……”

  “……兰薰就是这个意思。”

  说着把头整个低下去,兰薰不敢看他,只因若要给自己解毒,则他就要……

  粘稠的沉默持续了须臾,终究是楚燃竹道:“非常时刻,不得不非常对待,在下……得罪了。”

  兰薰闻之一颤,抬眼望去,楚燃竹裹着比昆仑山更清稳而苍然的华光,靠到兰薰身前。

  低首,轻轻触上兰薰的唇,淡淡清香漾开。两颗心不由自主狂跳,陌生之感,甚至让兰薰有些不知所措。

  但紧接着,寒毒与炎毒调和开来,终于让兰薰的身体恢复了。

  殊不知,这一黑一蓝两道身影,却是昆仑山中最美的图画。

  就在两人如此贴近彼此之时,蓦地,不远处的烟云雾霭中,发出一声惊奇害羞的“呀!”

  两人惊觉,忙各自退开,犀利的目向那边,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何人?!现身出来!”楚燃竹喝道。

继续阅读:10.访昆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