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梦萦故园
伏小则2019-04-17 01:062,532

  “北辰大人,恕吾直言。逝者如斯不舍昼夜,大人即便是封神升天,却不甚适合……”

  朦朦胧胧中,仿佛又听见天枢那冷而不冰的短句慢音。

  “大人,看不透的,便别要勉强看透,否则到头来,非但无法大彻大悟,反要走火入魔,被困于心。”

  ……

  “啊!兰薰师姐,你真的要去天界作北极星的星官了?辛夷好舍不得你……”

  迷迷恍恍中,眼前出现了那个犹若芙蕖初开的姑娘。

  “兰薰师姐,要不辛夷去求师父,让师父把师姐的名字从封神榜上删去好不好?这样师姐就能留在岐山,和辛夷一起了!”

  ……

  “唉,北辰大人,您这又是何苦……”

  悠悠荡荡中,似又见到了摇光的愁眉苦脸,听他唉声叹气。

  “见人说人话,见鬼曰鬼语,天界中人在您眼中仅是牛鬼蛇神耳,您究竟所求为何……”

  ……

  “天枢……辛夷……摇光……”

  情不自禁的,兰薰唤起那几个名字。然后,又忆起岐山的那片竹林,那个令自己流连不去的地方,还有那个让她总在夜里魂牵梦绕的黑色背影。

  “竹中仙……竹中仙……”

  嘤咛着,惆怅的形状爬上柳眉梢头,竟像是情丝百结,苦苦等待一般。

  “姑娘?”耳畔,好似有个别的声音,“姑娘是醒了?感觉可还好?”

  好像真的,有谁在耳畔轻喃。兰薰吃力的张开眼睛,模模糊糊的瞅见一位男子的轮廓,像是在千丈软红之中缓缓回望,笑看云风淡,一如从前岐山的云淡风清。

  “你是……?”

  “是在下。”

  这声音终于叫兰薰记起了,是昆仑山巅的那位白紫衣衫的公子。

  兰薰努力提起一口气:“公子,是你啊……”

  “姑娘可算醒了。”男子的唇角勾起欣慰的笑,他正半跪在地,托住兰薰腰身,“身子还有力气吗?”

  兰薰动动手指,这才慢慢找回筋脉的感觉,头便离了男子的胸膛,坐起身道:“这里是哪里?方才怎么会……”环顾周遭,像是个幽暗的山洞,水流叮咚,充斥着阴暗苔藓的味道。

  兰薰又将视线移到男子脸上。

  如此面对面近瞅,不自主就看入那双眼,如此平静,却又像是大风大浪已过,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但这双眼又隐现着被回忆反复吞噬的伤痛,愈是向深处瞧,愈是繁复,愈是揪心……难道,这个人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

  “姑娘,看什么呢?是在下行事不周,怠慢了姑娘?”

  兰薰回神,赶忙与他拉开距离:“是小女子突兀。”

  他却是一笑:“姑娘太谦虚了,分明是深藏不露的能人。”

  “什么能人啊,单有个神籍而已,事却没办一件。”

  闻言,男子的笑加剧了些,像是讥她越描越黑。

  “方才姑娘在昏迷之中唤的几个名字,在下记得深刻。那天枢、摇光二人,不正是北斗七星的首位与末位星官?依在下愚见,姑娘当是‘北辰星君’吧。”

  这刻兰薰只觉得脑门顶上闪过道雷光,击得她浑身僵硬。好不容易深呼一口气,明媚的笑容才再次绘上整张脸。

  “公子可真叫兰薰防不胜防呢,我想请教公子,修为有多少年了?”

  “在下不过是妖物,徒有两千五百载的道行,不足挂齿。”

  “哪里是什么妖物啊,公子身上的仙气比妖气来的重,怎也是已脱胎换骨了。”

  听着兰薰的赞美,也不知是客套还是怎样。男子并不介意,笑了笑,看看周遭的情形,道:“北辰大人,走吧。”

  两人起身而望,周遭空无人气。

  似乎是方才天雷突然猛烈,导致地裂山崩,两人便是跌入昆仑山的内部了。

  兰薰不免更为担心楚燃竹他们,不知现在身在何处,是一同跌下,还是……愈加想着,自然心乱如麻。

  ……不论如何,眼下,还是先寻到出路吧。

  “这里是……哪里?”

  胆小如兔的雪葵小心翼翼的睁开眼,怯怯的观察四周,悄声呢喃:“有……有人么?”

  “嗯。”

  楚燃竹清冷沉沌的声音回应了她,无形中缓解了少女心中的恐惧。

  “雪葵姑娘莫怕,有否受伤?”

  雪葵此刻正蜷着身子,缩在某块大石头旁边,她回应道:“雪葵……雪葵没事的。”

  “没事就好。”楚燃竹道。

  雪葵站起来,本能的冲着楚燃竹模糊在黑暗中的身影凑去,寻求着安全感,一边又问:“兰薰姐姐呢?”

  “未见……”楚燃竹咬了下嘴唇,整颗心都因听到的那个名字而吊了起来。不由自主思及方才危难中的浅浅一吻,她唇上淡淡的兰芷清香还隐约犹在。

  ……兴许……她和那神秘男子堕到一处了吧。

  这样想着,楚燃竹望向前方。

  前方有一股古怪的冷香慢慢飘来,却又像是深深的潭底,周围隐约灌入微风簌簌声。

  楚燃竹凝思片刻,道:“或许,方才昆仑山巅崩塌,触及了你等通向妖界之门。”

  “这!怎会这样!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前方妖气似乎更为浓重了,像是两界的交汇之处。”

  闻言,雪葵大惊:“那这么说要是往前走,你就会有危险?兰薰姐姐呢?!”

  听到这名字,楚燃竹的心又没来由的揪了一下,缄默片刻,他嘱咐说:“警觉为上。”

  握紧幽冥剑,直视前方,仿再层出不穷的黑幕亦能被他窥透玄虚。

  另一边,兰薰同那位白衣男子一路探过,她将心中的疑问都一一问了出来。这男子看起来比较坦诚,也都一一说了。

  原来,他前来人界,是为了守护昆仑的两界通道——不久前妖界遭到了洗劫,众心惶惶,去往人界避难或是赶回妖界者都似过江之鲫,导致人间清浊失衡。这男子与他的一位结义兄弟,受到某位圣贤的托付,让他两人分守两处通道,用结界来阻碍浊气染指人间。

  兰薰听着,也不知那圣贤是何许人物,只是隐隐觉得,最近的一切事都太不简单,像是冥冥中约定好一般,同一时间上演在各处。

  正说着,两人忽然听到兵刃相接之声,脆响震荡在黑暗中,自前方传来,这之中还伴有少女的惊叫……是雪葵的声音!

  二人急忙赶去。

  果然,两界通道也掉落到昆仑山的内部了。

  通道入口散着绿光,衰败横斜在两块石头之间。微弱的绿光映着这片稍开阔的地域,就和阴曹地府般,气氛诡谲不堪。

  此刻楚燃竹正和一道翠影激战连连。

  那翠影身形纤巧,动作敏捷,看似该是个女孩。手中持了银色的铁环,与楚燃竹的幽冥剑屡屡相击。

  楚燃竹浑然舞剑,极具风姿,刚硬中又平添了几分灵动。

  突然一个男声从不远处直贯而来。

  ——“二位暂且收手——!!”

  闻言,那个翠影一怔,突然就奔向那边,还高呼着:“飞穹哥哥——!”

继续阅读:12.奇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