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访昆仑
伏小则2019-04-17 01:062,379

  烟雾中的有个人影,娇小玲珑,应是女子,在那里颤了几许,才战战兢兢走出。

  一袭白衣,如瀑的黑发,窈窕柔弱,纯美动人。

  “雪葵姑娘……?!”楚燃竹微惊。

  这竟是上次在巢湖畔鬼靥山庄见到的那位温婉可人的雪葵。

  “这位哥哥,是、原来是你们……雪葵、雪葵……”她期期艾艾的不知该说什么。

  看来,那素衣人已逃之夭夭了,却是没想到,昆仑山还有别人造访。

  ……那素衣人,他为何要这么做……

  兰薰不得其解,只得怏怏的问起雪葵:“雪葵妹妹,你怎到这来了?不知道这里现在危险的紧?”

  “蓝衣姐姐,雪葵其实、其实知道,可是……雪葵有个哥哥在人间,雪葵出来寻他。”

  兰薰一下便想到前些日子与青冥谷主母剪涤谈论雪葵之时,剪涤似乎就知道雪葵是为了寻觅兄长,这之间究竟有什么……

  便听雪葵一一讲来。

  自上次兰薰他们去到鬼靥山庄后,庄主和夫人便将山庄搬走了,雪葵也就继续寻找她的兄长。

  可是前几日,一位妖类朋友告诉雪葵,说是妖界有多处地方近几个月来遭到了不明攻击,同胞亦有罹难者。

  雪葵担心家乡才要回去,昆仑山顶就有通向妖界的隧道。可是这里变了好多,看着阴阴森森的,雪葵很害怕,就徜徉在半山腰上不敢前行了。

  楚燃竹也望向上山的路,那里布满湍流暗礁,危机四伏。若放着雪葵不管,只怕凶多吉少。便道:“雪葵姑娘,你可随我等同行。”

  雪葵先有一惊,随即喜笑颜开,总算有了伙伴,心里也有底了。

  几人向上走着。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是不知不觉,山巅便要到了。

  雪葵总算盼到这一刻,便雀跃的奔去,仿佛迎接她的就是故乡的雪一般。

  谁料楚燃竹霍然出剑展臂,将她拦在了身后,“有杀气!”

  下一刻,前方的朦朦雾中,响起一个亦真亦幻的声音。

  ——“是何方神圣登临昆仑?!还不速速现身?!”

  这声音清朗温润,又和着一股凛然正气,没有半丝妖邪。

  ……莫非是山神陆吾?

  兰薰心想若真是他,自己八成要被揭穿身份,那就不妙了,得抢先跟陆吾打个招呼好逢场作戏……便对两人道:“你们先留步,待我看看。”便化作一道蓝练,冲入雾中。

  楚燃竹见状,生怕她出什么乱子,微不悦道:“岂能胡来……雪葵姑娘,小心保护自己。”

  黑色的身影也匿入雾中。

  山巅上,兰薰立在朦胧的雾中,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睨着雾中的一道人影,香甜道:“本以为是陆吾大人在此拒客呢,原来是小女子多虑了。这位公子又是为什么登上昆仑,怎么不现身说话?”

  一位俊雅的男子慢慢走出。

  他身着紫白长袍,手执长箫,腰间挂着块年岁已久的玉佩,就似玉树出于凡尘,是个难得的佳公子。

  声音清朗,余韵绕梁:“姑娘何方人士?”

  兰薰微微一笑,于人于千里之外:“以公子的修为,想必是明知故问了。”

  “姑娘抬举。”男子话中有刃,目光如火炬般微移动,道:“原来还有人相陪。”

  只见楚燃竹出现在了兰薰旁侧,责道:“勿要擅自行动。”

  兰薰小有惊讶,想着他怎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又冲他浅笑,以示无妨,而对那男子道:“我很想请教公子,为什么在这方圆百里设下结界?”

  “恕在下无可奉告,列位无事就请回吧。”男子的语气铿锵有力,不容许顶撞与忤逆。

  兰薰道:“恐要令公子失望了,我们既然来此,就定要寻个蛛丝马迹出来。”

  闻言,一股威胁的杀气自男子身上扩散出来,本是薄雾朦朦,却在他三尺之外俱是清明。

  “在下讲最后一次,由何处来回何处去,地狱无门,若执意偏行,就只能拳脚下见真章了!”

  簌簌的杀气随着中气十足的话语扩散开来,两方人却都没轻举妄动,而是僵持着。

  突然,空中雷鸣一声!

  紧接着天云变换,天空不多时染满了一片赤红!

  电闪雷鸣,在三人的头顶咆哮。

  这白紫衣衫的男子低喝一声:“不好!”对楚燃竹和兰薰道:“快走——!!”

  两人不免莫名其妙。

  楚燃竹问道:“这情况……莫非先生经历过?!”

  “看来是了。”兰薰与他摩肩接踵,低低道:“和镂月所说的瀛洲国异变,像得很呢。”

  那男子心急火燎,竟是咆哮起来:“怎还不走!想死不成?!”便要催动真气,将二人强行推出去。

  岂想又一道闪雷击落在昆仑山,劈打由这男子布下的结界,致使他一时间无法支撑结界,胸口一突,血味窜出喉咙。

  看出他受了内伤,兰薰急道:“你怎样了!”她顾不了那么多了,便冲向他,又甩头对楚燃竹道:“快去雪葵那!这里我负责!”

  楚燃竹断不敢放心,但一心不可两用,便道:“你小心应付,万不可有所闪失!”

  兰薰冲到了陌生男子那,问道:“你怎么样了?”

  男子的表情甚是扭曲,可见身躯内受着怎样不堪忍受的痛苦。每道闪电落在昆仑山巅,都是一把刀切割着他的千络百脉。

  兰薰见他努力支撑结界,不愿牵连外人,而身上的气息也并非凶恶之气,想来怕是自己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便道:“公子撑住,我来助你。”小手握上男子的长箫。

  一股温暖灵逸的真气源源不断的进入男子体内,蔓延在每条脉络中,将他的疼痛与疲惫都压制了下去。

  男子不禁道:“姑娘果然……不愧为天神。”

  兰薰浅笑:“公子亦是好眼力。”言至于此,也因真气的大幅度流失,身体一阵酥软。

  可突然,任谁也未曾料想,天空突然有一角大放异彩。

  二人看去,只见空中悬浮着一位素衣道人,斗篷掩面,衣袂飘飘,竟犹如天上派来的使者一般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兰薰心间一凛——这人!就是跟踪自己的这人!似乎也是镂月所说的,将瀛洲人救出东海空间罅隙的那个道人!

  ——竹中仙?!他怎么知道竹中仙……

  ——竹中仙又在哪里?!

  不等兰薰再思忖什么,整个昆仑山突然剧烈震动起来。

  有股强大力量自脚下的土地汩汩上涌,似乎马上就会撕裂整座山岳!

  “轰”的一声响彻耳际,兰薰只听见这声,眼前便黑下去了……

继续阅读:11.梦萦故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