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天青色烟雨等相遇(5)
夏远远2017-04-07 13:361,574

  沐离在屋子里面四处走动,她停不下来步子。她嘴角都洋溢着一股少女特有的笑,那嘴角微微上扬,浅浅的笑容如清晨花间的露珠。纯洁而又充满活力。

  她手里紧握着自己做的腰带,黑色的腰带上用丝线一针一线绣花的。针脚蹩脚,疏松,绣的花纹也并不好看,扭扭曲曲。十分入不得眼。

  沐离手里面拿着腰带有些犯愁。

  早知道这样就好好学习针线了,如今这样倒是拿不出手去。

  沐离后悔的叹气,嘟哝道,“娘啊娘,怎么什么事情都让你给说中了呢。”

  她翻着腰带看来看去,越看越觉得不好看。沐离抬高了手将腰带拿高了一些,她看着飘飘荡荡的腰带脑海里面灵机一动。

  “对了,萱萱啊。”

  第二日早晨她留了书便早早的出去,她虽然不喜欢念书却喜欢看书,也练习了一手好字。端正秀气而又潇洒的一手小楷,她借着晨光给上官留了信便拿着包袱向着竹林深处跑去。

  上官醒来的时候敲沐离的门,沐离太懒,这样早的时候定是还在屋子里面的,上官在门前敲了许久也没见到沐离在屋子里面发出半点声音。他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桌子上面用砚台压好的信。

  “大木头,我要出去两天,不要来找我啊。两天后在街上等我。”

  “死丫头,又搞什么鬼。”上官看着那封信,风吹起将信纸吹变形。他看着那份信。上面的清秀字体倒是写的很妙,眼前似乎又浮现了沐离趴在桌前一笔一笔写字的画面。

  桃溪的桃花开得正好,他拔了剑来练剑,被剑气击中的桃树猛地一抖,簌簌的桃花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砌下一地落花,积满了厚厚一地。他剑气所到之处,刚刚落下的桃花又纷纷的飞扬起来。一场烂漫的桃花花雨。

  花雨中的男子,眉目如画。

  欧阳长安家在竹林的另一边,沐离在林子里面摸索了大半天总算是找到了。她提着包袱到的时候看见萱萱坐在院子里面做衣裳,身边放着篮子。低头一针一线不敢半点马虎。

  院子倒是清减雅致,四周绿竹围绕。院子里面养了花,呈半弧形模样搭建的房子。萱萱一身素色衣服坐在院子里面,身前的花遮着了她的身子,一个人在花间交映着。倒像是花仙子。

  院子的墙并不高,沐离将包袱套在脖子里面,双手轻轻的在围墙上面一撑便跳了过去。她跳过围墙在院子里面,约莫是萱萱太用心所以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沐离在花间还有菜地里面穿梭而过,她在萱萱身边打量着她手里面的东西。不是刺绣,是一件白色的外袍。做工精致,比她的好哪里去了。

  不过那外袍不是女子的装束。

  沐离是一时起了玩意,她伸手快速的抓过衣服,萱萱手里面的针下去却发现衣服不翼而飞,跟着视线而去又听见沐离打趣的说。

  “哟,萱萱,这可不像是女子的衣服啊。”

  萱萱一阵脸红,她放下手里面的针线去抢沐离手里面的衣服,她娇嗲的看着沐离,默默含羞的模样让沐离十分开心。

  沐离看着她,伸手去摸萱萱的脸,烧透看,跟红烧的虾子一样,她凑上去凑在萱萱的耳边问道。“诶,嫁人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啊?”

  萱萱推开她,一边拿过自己的衣服说,“沐离,你真是不知羞呢。”

  沐离双手抱在胸前,理直气壮的说。“好就是好啊,要是成亲比不成亲还要不好玩那干嘛要成亲。”萱萱走过去拿了椅子给沐离,她坐回原地,沐离也跟着坐了回去。她现在还是一身红色的嫁衣,不过穿在身上倒是好看。

  沐离也没有女孩子的模样,翘着腿坐在萱萱面前。她继续说道。“再说了,喜欢就喜欢,说出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管在哪里都不能矜持,矜持了到手的鸭子就飞了。”

  戏曲折子里为什么总是悲剧,无非就是不敢说。

  萱萱双目流转的眼光全部落在那件衣服上。

  沐离瞧着她眉梢眼角全是一股笑意,春风如意暖风拂面,一番不同于青涩女子般的神情,有初初为妇的韵味。

  沐离小声的问道。“萱萱,欧阳待你好吗?”

  萱萱略带羞涩的点头。“他……待我很好。他是个很有才情的人,他心里面有很大的抱负。沐离,嫁给长安是我这一生做的最好的决定。”

继续阅读:第21章 天青色烟雨等相遇(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