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8)
夏远远2015-12-25 18:312,765

  高手!

  沐离顾不得自己的头被撞得疼,缩在一边看着黑衣男子。

  黑衣公子冷静沉着的依然端坐在原地,眼神也没有多落在哪里,正襟危坐,气定神闲,好一副悠然对敌的镇定。

  他的手指修长,指节微微的泛出,有一丝微白。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扣在茶杯处,洁白修长的小指扣在茶杯下,姿态宛若行云,又似流水,动若一处便都是那样好看的。闭眼细细的品茶。好似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全抛弃了,又或者从未发生过。

  倒是不知道此人是来自哪里了,在这样的境遇之下也能做这番翩然之态。若是换做寻常的人早已吓破了胆儿了,哪敢这样端坐在这里。

  沐离坐好了,她此刻心里也十分的害怕,只是对面的男子镇定的样子倒让沐离觉得安心。之前的担心倒是显得多余了。

  黑衣男子放下茶杯,冰冷不苟言笑的面庞,语气平淡缓缓道。“你倒是不怕死。”

  “人生自古谁无死,再说了我与人无仇,那些人都是冲着你来的,我才不怕。”沐离挑着修长的眉毛,阳光下清逸无双。

  那男子抿了嘴角微微一笑,突然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姑娘,还是早些走。”

  他抬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喝下,却是握在手中把玩。茶汤是紫红色的,杯中有茶叶浮起来,烟雾缓缓上升一股茶香味扑在鼻尖之下。

  那男子沉眸,一缕发丝垂在眼前。面部埋在一片不明的阴暗之中,此时却是微微一笑,突闻一声瓷器破裂的声音,楚寒手里的茶杯已经尽数裂为碎片,之前紫红色的茶汤溅在桌面上,浅浅的从桌面流过在水滴落在地面上的那一霎那——

  沐离瞧见了那男子嘴角的一抹笑意。

  带着阵阵的杀意。

  手里的碎片在沐离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已经作成飞箭朝着不知名的地方飞去。

  望江楼得名而知,沿江而建,呈现巨大的弧形建立在伊雪河边。在望江楼的另外一边可以看见千帆过尽时候的壮观景色,而上官楚寒选在了另一边便只能看桃溪的苍山了。

  他手里的碎片扔出去,沐离寻着视线望过去,从望江楼楼上划着丝绸落下来的几个黑衣人正好被碎片击中喉咙,从半空中便掉了下去。楼上的人开始大叫起来,老弱妇孺,或是手无寸铁的富商推着家里的家奴护在身前。场面好不混乱。

  这时候那人的目光在沐离身上一扫,依然淡淡的说道。

  “你刚刚说的没有错,这些人都是朝着我来的,姑娘不必搅进来,那些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还是快走吧。”

  他一掌拍过桌子,那把剑落在了他的手中。脚步沉稳却快速的离开。

  沐离看着他的身影两个眼睛都呆了。

  这么多年了,可是没有人看出来她是女儿身啊。她的喉咙上下滚动了一番,白皙的小手在袖笼里面握紧了,也拍了一下桌子跟了上去。对着那个人的身影小声说道。“不行,极北的事情我还没有弄清楚呢。”

  她小跑着跟了上去。

  上官楚寒停下脚,微微的回头侧脸问道。“不是让你快走吗。”

  “喂,刚刚你也说了啊,我们是朋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走可不是我梁沐离会做的事情。”沐离拍拍胸口说道。

  风从楼顶若有若无的渐渐吹来,上官楚寒看着自己微微飘动的头发扣紧了手里的剑。巨大的红木柱子上的纱幔微微的飘动着,细有细无的莎莎声。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摩擦作响。

  金属的反光折过来,沐离只感觉到一道白光刺目,抬着手便挡了过去。之后一阵簌簌作响沐离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扣住,一股力量将她拉到了另外一边。反应过来之时才发现身前站着的正是上官楚寒。

  沐离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开心的一笑。之前被拉过的地方好似还在灼热的发烫,就连她自己也没有发觉到,此刻她的内心是欢喜的。

  无数的黑衣人从望江楼楼上而来,沐离躲在上官楚寒身后吓得腿软。上官楚寒扣剑的手指在剑柄上轻轻的扣了一下,剑随即弹出。他右手迅速的拔出剑,右手手腕快速而灵活的耍出了灵活而繁杂的剑招式。

  他人已经飞跃在了出了栏杆处。

  沐离趴在栏杆处看去,他执了剑正在几个人之中游走,招式快准狠,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让那些黑衣人竟然没有还手的余地。

  她趴在栏杆处还处于震惊之中。

  “真是高手啊,我要拜你为师,我要拜你为师。”沐离当即说道。

  上官楚寒在数把剑围攻之下,凌空一跃而起,在翻身而下。在游刃之间对沐离说道。“小心你的身后。”

  沐离茫然的叫了一声,回头看身后,两个黑衣人持剑悄悄的已快靠近她的身边。沐离睁大眼睛便迈开步子跑,围着柱子转悠,大叫着。“各位大哥,我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混混。你们找错人了啊。”

  那黑衣人的剑已经向沐离刺去,沐离一个侧身凭着腰部的柔软性像是泥鳅一样的滑了过去,又身子灵巧的跳到了桌子之上,心里情急之下举着椅子便向着那些人扔去。

  那人约莫是被沐离砸晕了,倒了下去。

  而另一个黑衣人见此又挥剑前来,沐离凌空一个后翻身感觉逃了过去,她此刻身上没有任何的兵器防身只能左躲右闪。拿着一个被摔坏的木棍凭着花拳绣腿和来人对了几招。凌厉的剑划破了沐离的手臂,血流如注。

  沐离嗯哼闷叫一声,并不敢叫出来。

  此时分心,便是丢了命。

  上官楚寒看着楼上的沐离,那一剑刺到沐离之时正好落在了他的目光里面。他心里沉了气,身影在几人间快速闪过,剑过人过几人的喉咙处一道细小的伤口,直立在半空中手里的剑纷纷的掉了下来。目光依然狠毒而阴冷的看着前方。

  沐离持着木棍与黑衣人对峙,栏杆矮小,沐离半身都靠在了上面,她面色沉稳手里已经使了最大的力气。一个女子哪里会有常年习武的男子力气大,一番下来身子里面的力气早已经殆尽。沐离一脚踢在黑衣人的膝盖之上,腿一折又袭击黑衣人的肚子。她忘了自己的处境,刚刚脱离了危险而她身后的栏杆也破裂。整个人没有了东西支持,身体便向后落去。

  是一种凌飞飞翔之感。

  沐离伸开手并未挣扎。她闭着眼睛等待着那一阵疼痛感传来。而此刻的上官楚寒已经持剑凌空而起,将快要落地的沐离一手揽住。沐离感觉到有人抱住了她的腰。

  温暖的感觉透过衣服传到了皮肤上。

  像是错觉。

  沐离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上官楚寒的下巴。像是盖世的英雄在披荆斩棘中踏马归来,有一种温柔的迷茫的光芒。

  她手臂的鲜血滴滴的落在红毯之上,上官放下她手里的剑便直直的向着那人而去。刀光剑影间数次伤及自己,而他总是处理的恰当,倒是让别人吃了亏。那人从楼上掉下去的时候又有许多的黑衣人从望江楼落下。

  那人是从身后袭来,上官并未看到。沐离情急之下只能扑上去推开上官楚寒,那一剑穿破皮肉深深的刺入了沐离的胸膛。

  那剑快速的拔出,带着热气的血随着剑的拔出而喷出,沐离捂住自己的伤口,嘴角吐出一口鲜血来。她身子在软软的倒下之间,上官楚寒已经接住了她。这时候两把剑不知从哪里而来,震动着发出一股怒气,直直的向着那黑衣人而去。

  另一把剑反身朝着沐离而来,剑身贴在沐离的手边,剑身依然呜呜作响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之前受到的伤害,此刻遭受的痛苦。

继续阅读:第9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