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7)
夏远远2015-12-25 18:313,288

  沐离被四仰八叉的扔到了房间里面,她从地上爬起来想要挤出来哪知平日里面玩的好的几个小厮此时竟然敢不顾她说的话,将门给关了!

  她狠狠的拍着门,一脚踢在门上,踢到了指尖疼的沐离龇牙咧嘴的,她抱着脚在屋里面直跳,干脆坐在了凳子上对着门口两个没有走的人道,“我算是看清楚你们了,平日里我好吃好喝的带你们,有了烤鸡也会想着给你们留着,有了好酒也会记得给你们尝尝,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这样对我?”

  “小姐,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老板娘说的话我们怎么敢不听啊。”两个人在门口说,一句话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沐离趴着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都是干哭没有什么实际的眼泪,她倒了茶水抹了水蹭在自己的眼睛下。又哭又喊的说道。“爹爹啊,你怎么就死了这么早。留下女儿我一个人在世啊,如今这样活得落魄,爹不疼了,娘不爱。还不受人家的待见。爹啊,爹啊。”

  她一眼瞄着门口,见着两个人依然站着没有任何的反应,靠在门口竟然磕起了瓜子,好不舒适的样子。

  沐离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的在桌子上面一摔,里面的茶水立即滚了出来。拍了之后又心疼,这可是帝都烧好的瓷器。还是来这里进货的商人看着娘的面子才肯卖的,是皇室官窑里面烧制出来的上等品,在帝都的时候就卖到了高价。到了桃溪就更加是值钱的东西。

  沐离之前想,要是哪天没钱花了指不定拿着茶壶去卖了就能换许多钱回来。她想着感觉眼前慢慢都是真金白银摆着的。

  沐离哭的喊的嗓子干了,喝了一口水将茶杯慢慢的放好。她撑着手拿出了那条腰带,却是是太丑了,可是谁说姑娘就一定要会做针线啊。若是一个男子真心喜欢一个女子,那便是无论女子做什么他必定都是表现的极欢喜的。这与针线又有多大区别,她最喜欢的是经商,母亲却不许她碰,就连客栈里面的账本都不许沐离看。要沐离识字却不会让沐离做一个有用的事情。

  她撑着下巴心烦意乱的将腰带扔在了地上。

  屋子里面有新鲜的花,与粉色的沙帐倒是相配。从窗棂处吹来了阵阵的风。沐离脑海里面突然闪过一个东西,双手一拍,觉得此计甚好。

  她去开窗户,她精明的娘亲竟然忘记了,此路不通还有其他的路。门没了不是还有窗吗?

  她这次学的聪明了,走之前收拾了包袱,并且带了许多的银两,她从窗户跳下去的时候脖颈处有阵阵的风。那是重获自由的快意。

  好在马是在门口,她从后院翻墙出去牵了马准备离家出走。沐离拉着马回头深深的看了看客栈,这个她长大成长的地方。

  桃溪镇有一条宽阔的河道,现在还是盛夏,从极北高山之上融化的冰雪融水给伊雪河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流水。极北有漫长的严冬,冬天的时候多数时候都是冰雪覆盖的,大雪封山,河流封冻,整个冬天望过去都是一片茫茫的白。山舞银蛇,一片纯净的天地。

  这条河从北蜿蜒而下,流经帝都邺城,也流过南风一族,最终注入大海。而桃溪来往的商贩除了以陆路交通运送货物之外也会雇船家运送货物。便宜又方便,到达帝都的时间却是很快的。

  沐离站在码头在搬运的工人来来往往之间牵着马好不容易才挤了出来,一手紧紧的护着包袱。她站在车轮走过留下来坑坑洼洼不平整的道路上面回望着桃溪镇。远处有深蓝色的山,云雾遮掩着在阳光下面美丽神圣。天空蔚蓝像是姑娘们漂亮的蓝裙子。还有朵朵的浮云,大片大片的压下来。

  码头里面人来人往,沐离在回望之间就定住了眼神。

  有一个黑衣男子手里拿了一把剑在人群里面出现。沐离眨眼之间却有消失不见了。

  那个男子很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记忆空白,不过沐离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是见过这个黑衣男子的。她将马拴在路边的大柳树上,将包袱搭在肩上便又重新汇入了人群之中。

  沐离追着那个人一直到了大街上面,那人去了酒楼。是桃溪最名贵的酒楼。望江楼。从帝都来的有钱人都喜欢来这里,来这里的人简简单单的吃一顿都足够平凡百姓生活大半辈子了,没什么特色,那些人就是趋之若鹜。一个跟着一个去。

  她站在街上望,看着那个黑衣男子在临街的地方落座。一缕青丝不听话的落在了他的额前。这人长身如玉,剑眉横斜入鬓,羁绊之间却有沉静似水。

  不同寻常。

  沐离看着他优雅的落座,端着茶杯悠然的将杯子送至唇前,闭眼浅闻,再一点点的品尝。

  她打了一个响指欢快的一笑便进入了店铺里面,她此刻一身衣服也不整齐,就跟街市上的一些小贩穿着无异,也没有一点女子的作风,举手投足间尽是男人姿态。

  沐离上楼来坐下,翘着二郎腿坐着,隔着珠帘能够看见对面的人平心静气的依然在倒茶,三尺长剑置于桌前,平生的就给了人一种距离感。

  她翘着二郎腿,一手撑着下巴坐在那里。

  倒茶水的小二见着沐离,看她一身脏兮兮的样子掀了帘子进去。“公子,你这是要吃饭还是喝茶啊?”

  沐离对着那小二哥一笑,弯着月牙似的小眼睛。“公子什么也不需要。”

  “公子,咱们这可是开着门做生意的,公子若是诚心捣乱莫怪我将你请出去。”那小二搭着白布毛巾一手提着茶壶面色不爽的说道。

  “既然你这是开着门做生意,那我且来问你。”沐离来了兴致,竖着一个手指头道,“你这门前可写着进这店来就必须要吃东西?大家平生相遇都是朋友,朋友又何须那般多的计较。”

  那小二顿住了声音,俊俏的小脸上面生了一层红晕。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什么话来。

  沐离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小二。

  “公子说的对,萍水相逢都是朋友,若是不介意的话公子可与我交个朋友。”对面的人放下茶杯落话。其间并没有将视线落在沐离身边来。只是话语之间便横生了一股坦荡之气。

  “谢公子好意,在下恭敬不如从命。”沐离道。她离开之前对着那小二道,“朋友出门在外可不能只看一身的打扮便可以作出定断的。”

  她走过去先谢了那黑衣公子的好意,再有礼的落座。不似刚才的那般随意而是规规矩矩的落座,不过沐离也没有跟他客气,自己拿了杯子倒了茶水,端着茶杯敬对面的人。

  “刚才谢谢公子解围了。”沐离说道。

  那人却突然不说话了,只是喝茶,默默的看着窗外。有鸟儿从那片视线前面飞过。

  她有些尴尬,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刚刚是离家出走的,我要去帝都看看呢,都说哪里繁华好看,在帝都没有你想买却买不到的东西。”她眼里面全是向往,似乎已经看见了帝都。

  而那公子还是不说话。

  沐离见他的视线落在远处便抬平了视线看着那黑衣公子,这个人的确是长的好看,丰神俊朗,又有一股气势。

  她问道。“你也是从帝都来的吗?为什么要来这里啊?也是为了宝石吗?”她摸摸自己的脸,有些烫。沐离问道,“不知怎么的,我总是觉得你很熟悉,好像在哪里看见过你似的。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可是我什么也记不起来,我明明记忆力很好的,只要别人说过的话,我都会记得。”

  沐离抓住自己的小脑袋,努力的回想着。

  那黑衣男子这时候终于有了一丝回应,语气冰冷带着一种距离感。

  “你说你记得?”好像很害怕似的。

  “零星的有一些片段闪过。”沐离歪着小嘴,她一拍头大叫道,“你这样说的意思就是,我们真的见过?难道是在极北吗?”

  “你不需要知道。”那男子冷冷说道。

  “怎么不需要。那是我的记忆啊。”沐离一脚剁了起来。

  上官楚寒又想起了她在极北静水湖下静静的抓着剑,那番灵动的美,许久在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刚刚我就是在人群里面看见你所以才追过来的,不行,你必须要告诉我,我们是不是在极北见过。”沐离半个身子都趴在了桌子上面,直直的朝楚寒逼去。

  她向来无礼,一手抓过楚寒的手,那个人看起来冰冰凉凉可是手却是很温暖的,沐离意识到男女授受不亲,顿时红了脸怯生生的将手收回去,却依然作出一副凛然状态说道。

  “今天你不说也得说,我告诉你,桃溪可是我的地盘,小心我将你扣留在这里一辈子都不让你走。”沐离道。

  她说完便听见那人冷冷的又说了一句,“小心。”

  他一手将她推出去,也就在那一霎那之间一道白色的剑光折射过来,带来的剑气吹得人面部发寒,沐离被推出去的时候脑袋撞在了紫檀木椅上面,磕的她龇牙咧嘴的。而对面的人却依然风轻云淡的喝茶,只是单出了右手,食指与中间夹住了那把剑,轻易之间那把剑便扭曲变形,变成了废铁。

继续阅读:第8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