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4)
夏远远2015-12-25 18:312,129

  苍茫的森林,黑暗无边。翠绿的树叶密密麻麻的伸向天空肆无忌惮的生长着。几缕光线绒绒的光线从高处投射下来,像是深不可测的海底透露出了一丝丝的光。幽蓝的照着四周。林子里面光芒幽绿带着一丝冷漠的气息。

  穿着黑衣的人牵着马,面容冷静,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一抹菱角分明的冷峻。此刻他单脚跪地,五指紧紧的贴在松软的地面上,落叶堆积起来的松软地面有一股腥味。松松的落叶在按压中裂为粉末。松软的地面在轻轻的晃动,一阵稳定的撞击。地面在微微的震动着,在他的手心处有一丝丝的颤动。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耐不住。”

  他叹了一口气牵着马往更深处走去。

  高山云隐间,路尽隐香处。远处高山起伏山间白雪皑皑,大朵大朵浮云漂浮于高山之上。辽阔的湖面湛蓝的倒影着天边的云,飞鸟越过蓝天。桃花坞下桃花仙,似霞光一样又似一条粉带在山脚处隐隐的盛着光。

  一股静谧之气。

  地面突然猛烈的震动了一下。

  平静的湖泊上有圈圈的涟漪泛起。一股巨大的风。他感觉到了一丝暴动,难道是地下的那个东西吗?谁在唤醒他?他冷冷的眸子爆发出一股更加深的寒意。

  这里美轮美奂,这里的房屋却是破败不堪。有战火留下的痕迹,沿湖而居的小楼依稀看的出原来的模样,高大的祭台,巍峨的宫殿。突然地下又是一阵的颤抖,一股猛烈的撞击从地下而来。忽然湖面上爆起了一股水柱,平静的湖面从湖心向着两面而滚去,从中间斩出了一道水墙劈开出一条路一般。

  上官楚寒看着高高而起的水墙握紧了手里面的剑飞快的朝着那道水墙之间的路走去。有水铺成的如玉石阶梯的道路。这时候水已经再次漫了下来,头顶处有幽蓝的光投射下来。再往前处却是一个旧址的模样,白玉砌好石阶。通向一个类似祭台的模样,隐隐的有些红色的火光。

  上官楚寒走上前去,发现是一个巨大的类似邢台的建筑。巨大的铁锁固定在其上,用玄铁覆之。

  刚刚的火光是从这里发出来的。不过他黑色的眸子一闪缓缓的蹲了下去。那块巨大的玄铁打造好封印在邢台上的东西似乎移动了一些位置。看痕迹应该没有多久的时间。或许是时间久远了,才让人有了可乘之机。他也未多想也纵身跳了下去。

  上官楚寒一手用剑扣住悬崖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在空中凌空一跃。

  这个离体面有上百米的地方却是让他意外,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样多的人体残骸。一起一灭的火光之间他将脚下的东西看的清清楚楚。

  上官楚寒吸了一口气往前面走。黑暗之中看见了一抹红色的火光,一个身着破布烂衫的人蹲在地上在找寻什么。看身形像是一个小孩,瘦弱不堪。他回头来发现来人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捂着胸口处直拍。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上官楚寒出声问道。

  沐离在模糊的光影之中看见了他一张菱角分明甚为俊美的脸,白瓷样洁净的脸有一抹微红。她脸烧灼的要命。

  桃溪可没这样好看的男子。

  在客栈的时候见多了来来往往的人。有剑客,有达官贵人。也见多了各色的美人,不过这样俊俏的男子却是少见。

  沐离的心砰砰的直跳。她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摸着自己的头。

  “我来玩。”沐离道。

  上官楚寒朝着她走过去,越过她的身边说道。“赶紧出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他说着自己却在往更深处走。

  这个人这是奇怪。沐离靠在一边让他过去,不过既然危险他好意的提醒了自己,他却往里面走。这人真是奇怪。

  “喂,里面很危险。你不要去啊。”沐离突然想起来刚刚自己像是无头苍蝇跑进去遇见的那个家伙。

  前面的人好像并没有听见。

  他好像是个好人。沐离抱着手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垂头丧气的还是跟了上去。前面是一个巨大的血池,似乎有岩浆在从地下滚滚的煮出。而那些滚滚的岩浆喷出的壁面上插着无数把玄铁剑,看上去苍老斑斑。

  沐离弯身去看那些剑,看上去年轮已经很久了,若是拿出去卖的花肯定能值不少钱。

  上官楚寒冷冷的道。“不是让你走了吗?”

  “你都能在这里为什么我不能。”沐离道。

  沐离的眼睛在四处乱看,空旷的血池里面还在翻滚着。血池边有些边角尖利的石头,沐离的手不小心划破,几滴鲜血顿时涌出滴落在了血池之中。

  突然从血池之中爆出了一道红色的光芒来,那道光芒大盛如一朵烟花般的在两人的头顶上面绽开。

  从红色的光芒之中两把剑从劈开光芒在血池上空凌空飞舞。沐离眼睛都看呆了,一把盛着淡红色的利剑朝着沐离而来,上官楚寒看着两把剑从红光之中破出,两把剑分别朝着两人而来,他站在原地伸出右手来,掌心盛放出一阵柔和的光芒来,那本凌厉之气大盛的剑此刻却散发着与掌心相同的柔和光芒。

  是把好剑,剑在这里埋藏了多年,如今等着有缘人来这里取走他也该是等了多年了。上官楚寒感受到了那把剑的委屈,只是剑有灵气。倒不知道之前的剑主人留下了什么样的故事让剑沉埋了这么多年。

  沐离瞪着大眼睛左躲右闪,而她看上官楚寒在掌心里面将那把剑控制的老老实实的不禁满头大汗。

  “喂,这剑怎么搞定啊。”她简直是哭笑不得了。

  “用你的心去触摸那把剑。”上官道。

  沐离小心的去学上官楚寒那样去触摸那把剑,那把剑像是能够听懂人话一般,点着剑端在沐离的掌心磨蹭。剑软软的贴在沐离的手臂上活脱脱的一个撒娇的孩子。

  “哇,这剑听得懂人话诶。”沐离大笑道。

继续阅读:第5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