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6)
夏远远2015-12-25 18:312,859

  那女子出剑的速度极快,飞快的向着沐离的方向追去,而上官楚寒手里那把刚刚得到的剑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飞快的从上官楚寒的手里出去,将白衣女子出手的剑围堵回来。

  白衣女子将剑收回剑鞘之中,又看见那把剑重新落入上官楚寒之手,道。“难道剑已经找到了主人了吗?不,这不可能。”她说着自己也茫茫起来,“难道事情又要重演了吗?”

  “传说中灵族是上古之神的后人看来是真的。”他目光渐深。“看来这就是上古之神们为了囚禁魔而修建的地方了。”

  “难道父亲说的便是这个吗?魔,会再次苏醒?”

  上官楚寒再次蹲下身子来,手按在地面上感受地心处传来的怒动之声。

  “你是谁?”扶摇看着这个年轻人,他浑身的力量都隐藏着,扶摇感觉不到他身体里面的力量。只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太眼熟了,像是一个故人。

  上官楚寒站起来,看着那个女子道。“灵族的人早年以前就说已经隐居,没有人再见过。想必你便是这极北之境中的灵族后人了。”

  上官楚寒说道,“传说中灵族的后人是可以占卜并且预知未来的,现在帝女星已现,还望您指点一二。”

  “帝女星?”白衣女子神色忽然大变。“看来你真的是他的孩子了,这么多年未见没想到这些事情还是在一点点的上演着。不过我不是你要找的灵族人。孩子,命运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切。以为的路要你自己去走了。”

  那女子约莫三十岁左右,一身白袍一把剑。一身脱俗之气,她站在血池边,燃烧的火气吹着她的衣裙翩飞。红色的火光照在她的面孔之上。

  上官楚寒面露疑色。

  白衣女子又说道。“我是奉命守在此处的人,名扶摇。”她微微的俯身作礼,“请您务必找到公主,送她回到皇城,皇族一脉全部掌握在公主的手中,天下兴亡也在此一行。妄请公子务必完成这个事情。”

  她再次的微微颔首。

  “请姑娘放心,楚寒谨记。”上官楚寒道。

  上官楚寒将那把剑祭到白衣女子面前,“既然这把剑本不是属于我的,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

  那女子双手摊平接过那把剑,目光流转间仔细的看着那把剑,她平静的面孔上浮现了一丝笑容。“既然这剑已经认了你当主人,那么这剑也就是你的了。”扶摇道,她也提出警告,“不过,这剑戾气太重,剑本身就沾染了过多的鲜血,杀气极重。纵使在这里置放了多年剑依然会有灵性的,对血也有感应。公子莫让剑气误导了心。”

  沐离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浑身都酸痛,有露水沁湿了她的衣服。她坐起来的时候有些迷糊,自己怎么会到了这里了?她使劲的拍拍自己的脑袋也记不得任何东西。一匹马还好好的在身边。她不禁的垂头丧气,难道她已经去过极北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任何的记忆?

  她不去想了,只有下次再来。她想想时间不知道娘在家里面会急成什么样子?爹爹死后娘一个人撑着家,供她上最好的学堂,想来沐离都有些恨自己,她不喜欢学习。成天倒是会气自己的娘。

  沐离想着拉着那匹白得来的马赶回家去。沐离还在桃溪的街口买东西就见着客栈里面的小二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这时候街上买卖货物的人实在是太多,店小二身子有些发福了被隔在人群里面左右也挤不出来。

  沐离牵着马只听见有人在叫她。

  她牵着马一鞭子打在马背上,马儿慌了踩着蹄子四处乱跑着。前面的人这时候倒是散开了不过沐离却是又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面。这不是捣乱吗?送货的小贩扔开了手里面的货物就跑到了一边去,新鲜的鸡蛋在空中凌飞,新鲜的蔬菜也被踩的烂烂的。

  她身上有跟着帝都来的人学过的一些三脚猫功夫,踩在前面的行人肩上,飞檐走壁的好不潇洒。一手托住马鞍,脚在地上踏了一脚借了些力气坐上了马背去。

  那马儿这个时候才乖乖的安静下来。沐离坐在马背上面约莫觉得自己刚刚的动作当真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真是帅呆了。她回头看果然有些女子站在一边正看着她。沐离甩甩自己的头发对着那些女孩子抛了一个眼神去。在潇洒帅气的下马。

  沐离摸着他的头道。“乖啊,不乖就把你带回去招待客人去。”

  她摸着马儿的头。

  小二这时候气喘吁吁的在后面跑上来。“姑娘,姑娘。”

  沐离牵着马笑嘻嘻的跟着身后的打趣,“哟,夏叔叔,你怎么在这里?店里面不忙吗?”

  这个时候夏叔叔应该是在店里面打理的,这个时候怎么会在街上来了。她扶扶自己冠发的簪子,抬着右手的食指揉揉自己的鼻子。

  “你都走了快五天了。你娘四处打听听说你进了极北的林子,这么多天也没有一个音讯。可真是吓死你娘了。”夏叔叔说道,一面催促沐离,“你快回去看看你娘吧,我去请大夫去啊。”

  沐离跳上马双脚夹着马肚子飞快的向着客栈跑了过去。她回到客栈的时候看见客栈两旁的月白花打着花骨朵儿,还是跟自己走之前一样没有长过一样。

  她也来不及拴马便进了屋子。客栈大堂依然热闹不堪,人声鼎沸。小厮们叫声四起的招待着来人。沐离撒开脚丫子跑到了后院里面,后院的一个小院落里面便是她娘住的地方。隐隐的能够闻见一些药香,浓浓的药味儿弥漫在整个院落周围。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她娘在床榻间咳嗽的正厉害。沐离拿着痰盆子给她端到床边去,扶着她娘轻轻的拍着背让她缓口气。她娘这一病整个人都变了似的,脸都是青灰色的,见着沐离来了整个人就来了力气。

  扯着沐离的衣服领着就开始破口大骂,“你这个死丫头,你有本事你别回来啊,死丫头,你爹死的早,扔下我们娘两个孤孤单单的在这个世间,你也要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沐离这才醒悟过来,她娘虽然看起来柔弱着,其实这只是虚壳,她一把抓着自己的衣领子,怕一不小心就被自己的娘亲给一抓打趴下了。

  她一手按住自己娘亲的肩膀,说道。“娘,冷静一些,请保持好你的情绪。不要激动!”

  她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床上痛骂道。沐离也只得坐下来翘着腿听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那些自己都能够背下来的话。“你爹死了,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吗?”

  沐离听得耳朵疼,脑子也疼。说道最后的时候一个猛声朝沐离吼道。“死丫头,要是你今年不把自己给嫁出去,你就等着我把你嫁给城北陈松当偏房。”

  “娘,你可真要保持好你的情绪。”沐离按住娘亲的肩膀努力的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哪知她老娘从哪里又抽出了一根黑色的腰带来,上面绣了一些繁杂的花纹,不过针脚歪歪扭扭实在是不好看。

  她老娘将那腰带甩在沐离的脸上去,道,“从今天起我就让老夏看着你,若是你在神女节之前绣不好这个腰带你就别想出门去。”

  她老娘这时候特别有精神气,掀开被子站在门口中气十足的朝着门外一吼,两个小厮就立马奔了过来。她指着沐离说道,“把小姐给我送到房间去,派人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放她出来。”

  沐离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脚踩在床榻上。指着上前来的两个人说道,“谁敢,我看你们谁敢。我告诉你们,要是谁敢动我,我跟他没完没了。”

  那两个人对视着一笑然后说道,“小姐,不好意思了。”

  沐离被两个大男人硬生生的托着,她手死死的抓着床沿不放双脚胡乱的蹬着,她一个人的力气怎么敌得过两个,加上自己的娘亲在关键的时候来了一手,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的搬开了她紧紧抓住的床沿,沐离几乎是被两个人凌空抬上房间。

继续阅读:第7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