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2)
夏远远2015-12-25 18:311,140

  客栈此时又进来了几个住店的人,沐离穿着一身利落又邋遢的短衣服,肩上搭了一根帕子在大堂里面跑前跑后的端茶递水。她用布条将头发挽在头后,跟个男孩子无异。她粉雕玉琢的脸此时看起来清秀无比,透着一股机灵还有一股子男孩子的英气。她从小就这样穿着长大,大家也都以为她就是一个男孩子,此刻她在大堂里面穿梭着跑来跑去,额头上面冒着细细的汗水一面又快乐的回应着另外一边来人的呼叫。

  她微微的露出笑,咧开嘴大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来。她身体均匀没有成年男子那样结实的肌肉,在桃溪却是有很多的女孩子每日故意路过客栈门前,笑着看沐离在大堂里面忙来忙去,待到沐离回头看他们的时候,女孩子们便隔着青纱偷偷的笑。

  沐离喜欢在大堂里面听来自许多地方的人讲话,听他们在激昂的讲着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大多数人都是来自帝都邺城的,那里有多繁华沐离不知道,但是在那些人的口中是这样形容的,那里锦衣夜行,世界最好的东西都聚集在那里,只要你有钱你都能够得到。那里极尽奢靡,风花雪月。

  她听见有人在混乱的声音里面大喊道,“沐离,你这个兔崽子又逃学了!”

  沐离手里面的茶壶倒洒了一些,扒了肩上的布,将茶壶给了另一个店小二便像兔子一样的快速的跑了出去。这是她最头疼的事情,那个老夫子每日讲的那些东西沐离听着只是觉得头疼。她宁愿回到客栈来和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客人一起说说笑笑。

  她在扫把从身后飞出来的瞬间跳出来客栈大门,再一次的有惊无险,她回头之际还朝着门口叉腰的妇人做了一个鬼脸。别在腰间的玉佩落在了石子路面上,那玉佩在阳光下面莹莹的闪着莹润的光,沐离回去捡起玉佩,那玉佩从小就佩戴在身上,父亲还没有死之前一直都说无论如何都要保管好那块玉佩。她想着父亲的脸瘪瘪嘴将玉佩别在腰间便站了起来。

  桃溪镇子的街道两边尽数都是玉器店,杨柳绕堤,轻风依依。河水在缓缓的流淌,鸟儿在空中时高时低的飞翔。她跑到了村头的大柳树下面,靠在大柳树枝干上面坐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看看四周的人确定没有人在周围之后才扒开幽幽的草地掏出了小盒子来,通身都是黑色的小盒子,用一个小小的锁子锁上了。沐离打开了那盒子里面是一些碎碎的银子,约莫不少。这是她很久之前就开始存的钱,好几年了才存到了这样一些。

  沐离将那些银子尽数倒在肩上挂着的小荷包里面,干瘪的荷包顿时便鼓了起来,沐离看着一笑将小盒子又重新放了回去,将草地踩踏实了才离开。

  她在桃溪的镇子买了马,买了干粮还有御寒的衣服。一个人兴奋的打马朝村子的北边去了。桃溪往北的地方几乎没有人去过,去了之后也不会有人回来,那个地方太神秘,沐离听说过那个地方曾经有人住过的,有时候还有人从里面出来拿东西跟镇子上面的人换东西,不知道从上面时候起,那片林子便越长越密,朝着桃溪快速的生长而来。

继续阅读:第3章 度夜繁花湿暖意(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