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天青色烟雨等相遇(15)
夏远远2016-03-26 09:482,379

  宣明二十四年,宣明帝钟昊天登位二十四年。宣明二十年间尾随宣明帝平定姜国开启姜国繁荣的定国将军楚天病逝。帝哀之,三日无眠,为定国将军亲笔写题词怀念之,感伤将军离世。并让将军唯一留下的一子楚离承袭父亲爵位。掌管姜国兵权。

  姜国疆域辽阔。南方有毒瘴密林,而再往南走还有强大的金国,西边更有几个边陲小国。远隔着海水遥遥而望。

  月亮挂在天际,冰冷的月亮在夜空之中缺少了一块。弯弯的垂在碧海青天。入夜之后海上的风比白日里更加大,一个个浪头接着一个个的来,海水一波一波的撞击着战船,船身不停的摇晃,在海面上不停的移动着。夜空之下,姜国的战船停泊在冰海港湾里,一艘连着一艘。战船上面有士兵在不停的走动,也有人站着打瞌睡。有士兵在交接,换下去的士兵打着哈欠脚步虚浮的离开。

  船头上有旗子迎着夜风吹动,月色下隐约看得见旗子上写着楚字。

  在敌国的心中,楚字无疑是挡在面前的一座大山。

  楚离穿着一身铠甲立于船头,船里面有些闷热,楚离在海上待得久了,处理完公务之后他披了衣袍走到船头之上,海风迎面吹来,军人冷峻挺拔的身姿立在船头,单薄的披风被风吹的翻飞。

  月亮残缺的挂在天边,在这静谧之中有人脚步匆忙的走了过来。腰宽体胖的副将唐青扣剑从船头另外一边走过来。

  楚离眼中是坚毅,又有军人的不屈,恍如一把利剑。

  唐青走过来,贴近楚离,悄悄的打量了四周之后才放心的将藏在衣袍后面的东西拿了出来。用火漆封好的一个竹筒,唐青道。“将军,这是刚刚从帝都传过来的。”

  楚离点头,和唐青一前一后的又走回船舱。油灯上面有许多小虫子在飞绕,扑进火油里面被烧得吱呀作响,一股烧焦的气息。

  唐青谨慎的看着身后,确定无疑之后才关上门低声与楚离道。“是皇上派铁骑送过来的,铁骑军是皇上亲自挑选的人,让铁骑亲自来送信想必是什么大事。”

  楚离并不觉得,只是摇头。

  他将信从竹筒里面取出来,一张菲薄的纸上,只是简单的写着,速回帝都。

  楚离看完之后吩咐道,“唐青,从护卫队里面挑出十二个得力的人手来,连夜回帝都。”

  唐青也不问,打量着楚离并未听到什么消息,只是抚手道。“是。”

  他扣着剑又匆匆的走出去,宽大的腰身在门口很快的消失。楚离将那张纸条放在油灯上看着他化为粉尘才拿着扣剑走出去。

  城墙上燃烧着火把,一对人马深夜里从大道上赶来。夜色中如幽灵,此时已经快天亮了,那马蹄声整齐从远处塌来。楚离带着人在城墙前面停下来,这时候有人在城墙上大喊道,“城下何人。”

  楚离奉命回帝都,却是宣明帝偷偷召回来的,此刻若是暴露了身份必定会让朝臣纷纷猜测。他此刻压低了声音说道,“只管让他们开门。”

  身边的将士领会了将军的意思,对着楼上的人回答。“只管开门,若是迟了半分,饶不了你的性命。”

  城墙上的守卫被来人的气势惊醒了过来,都尉站在后面仔细的揣摩,他守城门多年看得清里面的局势,那将士回来禀报的时候都尉狠狠的踹了他一脚,大声呼哧。“死兔崽子,还不快赶紧开门,这皇城之下,达官贵人之多你这般小喽啰怎么会知道,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的小名给抛出去了。”

  深夜进京又不暴露身份,倒不知道是谁。他摸摸自己头上上的头盔,想了想赶紧道,“开城门,不要惹是生非。”

  城门缓缓的打开之后一行人又驾马飞奔驰进城,十三个人浩浩荡荡的奔向皇城而去。将军府气势磅礴,早年由宣明帝下令建造,后来楚将军又慢慢修建,园林玉池,无一不精致。将军府里面有大片的兰花,各色各异无奇不有。老将军是为了妻子而种,然后妻子离去太早,故种兰花思念妻子。

  楚离身上披着披风,将军府里灯火通明。韩易盛匆匆忙忙的穿戴好在将军府前迎接楚离的突然回来。

  只是韩易盛接到了消息,府里面的人此刻都睡去,楚离传信之时说过必须保密,韩易盛在楚离身边多年,深得楚离的心,办事也自是妥帖。韩易盛当年在市井之中摸爬滚打,若不是楚离将他带进将军府里,今日今日哪里会有这样的地位。

  他俯身在楚离身边,“将军怎么会突然回来?”

  十二个将士皆蒙面不示人,跟着楚离身后。楚离点点头,十二个将士自己便退了下去。府里面点满了灯,琉璃灯罩上面好不有趣。楚离离开将军府里面有些日子,帝都的事情除了韩易盛派人来传消息,很多事情倒是不甚清楚。

  韩易盛跟着楚离身后走,说道。“将军连夜赶回来,定是需要休息。”

  夜里不必白天,此刻夜风习习倒是有些觉得冷。将军府里修建了汤池,韩易盛说道,“不如去汤池里面泡泡吧,除去身上的乏气。”

  楚离伸出右手来,示意不需要,问道。“最近帝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表面上风平浪静,不过明南王最近动作频繁,六部的要职明南王都派了自己的人。皇上近年来身体越来越不好,都由明南王来代为处理政事,明南王也借机为自己做了不少事情。朝中看似平静,实则已经分为两派。一派自然是倒向明南王,一派则是倒向太子。只是太子年幼。过了今年不过十岁年纪,且太子行为荒诞,宣明帝甚为不喜。”

  韩易盛一一的分析说道。

  灯光昏黄,无数的小虫在灯光下面飞绕着,落花残瓣偶有飞落在游廊上面,楚离问道,“你只看对了一半,当今皇上可不是你看的那样无能。”

  带领着五千兵马破敌军,只身独往敌营,大败伽罗族。当年的宣明帝在将士心中就是神,无所不能的战神。他建立了姜国,自建国建立以来,百姓安平,国泰民安。宣明帝并不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

  楚离身上带着军人的凌厉之气,浑身自然的散发着令人不能直视的魄力。楚离算不得俊美,只是英气逼人,身姿挺拔,在黑夜里面也依然掩不去那股霸气。

  韩易盛不解问道。“将军是什么意思?”

  楚离棱角分明的面孔微微的一笑。“且不谈论这个,世事无常,我们在一边静观其变就好。”

  韩易盛不作多说,楚离问时便说,不该说的绝对不会说,越过自己该做的事情,何时犯了触头也便是死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