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天青色烟雨等相遇(12)
夏远远2019-12-03 14:023,558

  宜音来了之后他总觉得不安心,宜音虽说还是如以往那样,而宜音来了之后沐离却像是变了一个人,比之之前显得闷闷不乐。

  上官楚寒开口小声道。“沐离,宜音只是我的小妹,你不必放在心上。”

  他执了沐离的手握在手心,地上有水迹,雕花灯笼透露出来的光芒映着着,嶙嶙的亮着光。

  沐离低着头微微笑了笑。

  上官并未察觉到沐离暗藏的面容里面夹着一丝凄凉,带着雾气,沐离反手握住上官楚寒的手与他往回走,两个人并没有回房去,坐在园子的水亭里面。飞流瀑泉,窸窸窣窣的流水声。月白花的甜淡花香在风中传到了很远。

  上官楚寒吹箫,沐离靠在美人靠上面仔细的听。她听着歌声入眠,深夜里面醒来的时候她是靠在上官楚寒的肩上。

  棱角分明的俊脸此刻沉睡着,抛下了那副冰冷的面孔,只是他的眉头紧皱着。

  明月皎洁,挂在青天之上。

  倒影在湖水之中。

  沐离轻轻的靠在上官楚寒的肩膀上面,滚烫的眼泪从眼角滑落,渐渐冰凉。沐离在夜里面小声说,“楚寒,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吧,好好的对待那个女子。若有来生,沐离一定要先遇见你,一定要。”

  上官的手指动了动,沐离心里面一惊,以为上官楚寒醒了过来。她闭着眼睛屏气凝神,上官却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沐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她解下身上的披风给上官楚寒盖在身上,俯身在上官唇上留下一吻。眼角的泪滑落在上官的下巴上,晶莹的闪着光。

  “楚寒,楚寒……”沐离看着上官沉睡的面孔。

  她哽咽着声音,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踏着小步子,踏着清冷的月色余晖跑出去,她并没有多少东西可带,回屋提了包袱便下了楼。

  马棚在客栈后面,沐离牵了马出来。马儿嘶叫了一声甩着尾巴,她双目微肿只觉得浑身也没什么力气。沐离踏马离去的时候宜音也从客栈的暗影出走出,骑马也跟了上去。

  伊雪河冰凉的河水在夜色里面哗哗流动,芦苇随着风而起伏不定,哗哗的响声在夜色里面显得尤为萧瑟。

  沐离下马站在伊雪河旁边,身侧的芦苇低低伏下来扫多她的脸。她站在这里右边便是之前和上官一起带过的破屋子。她突然想去那里看看,沐离正准备骑马离开的时候身后有马蹄声响起。

  难道是上官楚寒发现了?不可能,她给上官下了迷药,一时之间不可能醒过来,也不会追来,来人是谁?

  沐离谨慎的立在原地。

  宜音一身红衣在夜色里面显得尤为刺目。她慢慢朝沐离走过来,沐离站在原地没有退步也没有往前走。宜音来这里自然有她的目的,绝技不会是来送她这么简单。这个女子不会有这么好的心肠。

  “你来做什么?”

  “自然是来送你上路。”宜音道,“只有死人才不会将秘密说出去,梁沐离,我也不能够允许你再次出现在师兄的面前。”

  梁沐离的出现是宜音没有料想过的,之前是白青璃,现在有了梁沐离。白青璃她不在乎,只是梁沐离突然出现让楚寒变了一个人一般。就算她不承认也得认清现实,那个清冷的男子喜欢上了这个女子。

  果然是来杀她的。

  上官楚寒武功好,宜音身为师妹肯定也不差。她在桃溪只跟着一些小混混学过几招,那几招在宜音面前肯定是不过眼的,说不定支撑不了多久就没命了。

  怎么办?

  沐离告诉自己要冷静,打不过逃得快也好。

  她看了看自己马的位置,从她这里过去需要十余步,要逃命应该能够逃出去。

  宜音已然出剑,一柄剑横在她的眉心处位置,散发着蓝光,烈烈生风,吹得两人的衣袍翻飞作响。沐离在看宜音的剑从何处来,该怎么躲。当宜音的剑第一次向她攻来沐离除了躲开还是躲开。不过她的身体里面却发生了变化。

  有一股奇特的气息在她的身体里面缓缓游动,那股力量十分强大沐离浑身都十分难受,像是要爆发一般。她强忍着不适顺着一个奇怪的感觉,像是做了无数次一般顺手。

  她抬起自己的手,掌心出现一道了绿色的光芒。光芒快速成球。此刻她的整个人都沉浸在一个绿色的光芒里。宜音看着沐离发生的变化,明明沐离是一个普通的人,没有什么武功,难道是她想错了。不行,她必须除掉沐离。

  只能使用九剑。

  师傅曾经说过,被九剑伤过的人必定会受尽折磨而死,剑法十分残忍,不许他们轻易用的。只是如今她不得不这样做了。

  剑收回她的手心,立在宜音的头顶,宜音依然用手掌拖着剑。而剑身却分裂成九剑,在宜音的周身飞速残绕。沐离随意运用周身的力量,将身前做成一个屏障。

  那九把剑从宜音手里飞速而出,在沐离的周身环绕。九剑的力量强大沐离身上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却挡不住。

  宜音和那股力量抗衡,梁沐离身上的力量纯净而缓慢强大,似乎是一颗种子在一点点的长大。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她必须尽快解决掉她。

  宜音加重了手里面的力量,沐离支撑不住只能看见九把剑穿过光墙而入,九把剑一一的穿过她额胸膛而无力闪躲。

  胸前骤然一朵血窟窿出现,鲜血喷涌而出,热腾腾的鲜血被风一吹快速变冷。九把剑在她胸腔里面搅过不是一般的刺伤,此刻的刺痛翻天覆地一般的席卷而来,沐离有些承受不住。浑身都颤栗着,全身似乎都被剑刺过一样的疼,冷。

  沐离慢慢蜷缩起自己的身子。衣衫上面也尽数是血染过,她倒在地上的时候,能够感觉到鲜血一点点的从身体里面流出。

  她强忍着口里面的血没有吐出来。宜音红衣一闪站在她的面前,“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怪只怪你不该喜欢上师兄。”

  宜音说罢便离开,红衣在黑夜里面消失不见。

  看来她今日是要死在这里了。

  沐离呆呆的望着夜空,如果有来生,她希望她能够亲自告诉上官楚寒,告诉他,梁沐离一直都喜欢他。

  冰凉的泪水滑过落在她的青丝里。

  夜色沉沉,沐离昏迷过去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站起来,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色,怎么挥也挥不去。她只知道行走,耳边有人在轻轻说话。“沐离,你不该来这里的。”

  “你是谁?”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我是个已经不存在世间的人。沐离,你不该来这里,快回去吧。”她话毕沐离眼神又是一闪,整个人又陷入混混僵僵中。

  腥红的岩浆在湖水之下翻滚着,照的整个牢笼一片幽红。这里是上古之神打造的炼狱,用地心燃烧的熊熊烈火烧去有罪人的七情六欲,再是肉身,最后化为粉末。这个炼狱里面囚禁过许多的罪人,被关进去,承受炼狱之火,被一点点的烧着,在安静里面等待着死亡。

  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明明活着却已经是死了,生不如死了也便是。

  上古之神们耗尽力量打造的这座炼狱精密无双,只有一个人逃出去过,只有一个人。魔。

  那个强大到让人无法抵抗的人。

  二十年前他从这里逃了出去,最后却还是回到了这里。

  只是这里面多了一个无辜的人。

  扶摇静静的走进来,她站在熔浆前面,看着那火红的熔浆道。“瑶光,我看见王后了,她似乎早已经预料了一切,这么多年的平静日子早已过去了,漫长的我都快要忘记这一切,我要出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

  “公主已经出现,灵族能够重生的日子也不远了。”扶摇道。

  那团火焰燃烧的好似更加厉害了,岩浆翻滚着。她望着腥红的熔浆,炽热的温度让这里热的似烤炉,燃烧的火焰带着火吹得她的衣袍飞扬。

  “你等我回来,那时候我再回来陪着你。”

  离天剑冲破湖面直指着扶摇而去,剑身铭记似是悲伤。它落于扶摇的手掌之间,平静的躺在哪里。扶摇的眼前却出现了一幕情景。

  红蓝相间的两道光芒,蓝光渐盛,那道蓝光化作剑像着另一个女子飞去,九把剑穿胸膛而过。正是王后在梦中指引着自己时候看见的场景,夜色太暗,她认不出来,只觉得那女子很熟悉。

  离天剑已经重新认了主人,而离天此刻这样悲痛定是为了主人所以才这般难过的,难道?

  扶摇心间闪过一些念头。

  之前闯入极北的明明是两个男子,而双剑自然是一男一女的,扶摇也不由自叹,竟然忘记了这件事情,也没有认出公主的女儿身来。

  原来公主就是这样的近在咫尺。

  扶摇小心的抚着那把剑道,“离天,你知道她在哪里就带我去吧。”

  离天剑从扶摇手中凌空飞过。在四周飞荡了几圈似是怀念原主人,扶摇道,“你既然已经认主却还是记得瑶光,也是瑶光的福气。”

  之后离天剑腾空而起,极快的划开湖水向上飞去。扶摇也跟着追了上去。

  林子里面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风从水面上吹过来尤为闻得清楚。越往林子里面走那股血腥味越是浓烈。

  离天剑突然向林子里面俯冲下去,扶摇也跟着下去。在朦胧的夜色中隐约的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离天剑安静的立在女子身边的土壤之中。

  沐离身上的伤口已经凝结,呼吸浅淡,几乎没有了生命迹象。

  扶摇蹲下身去握了沐离的手,将她抱在了怀里面浅浅的说道。“你就是沐离吗?”

  那双手十分的冰冷,冰冷的如静水湖里面的水那样。冰冷刺骨,只是这种冰冷刺骨让人觉得心惊。

  “是谁下了这样重的手?”

  沐离躺在地面上,静静的沉睡,无法听到任何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