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天青色烟雨等相遇(13)
夏远远2015-12-25 18:312,506

  鸟叫声在花园里面四处渐渐的响了起来。上官楚寒醒来时候只觉得这一觉睡得沉,很是平稳。他醒过来的时候,身边早已经没有了人。身上盖着沐离的披风,却不知道沐离去了哪里。

  他站起来将那件披风仔细的揽在自己的怀里面,从园子里面走到客房。小二正好下楼见上官从外面回来以为他已经起了许久。扬着笑便问道。“公子有什么需要吗?”

  上官楚寒说,“将药再熬一些送去给梁姑娘,再准备一些蜜饯。”

  沐离怕苦,一喝药就皱眉头,喝完药便是视死如归的样子。

  他此刻头脑昏沉让小二送了些水去房间里面,他换了衣物,又洗了脸这才清醒了一些。床榻上有他随手放下的披风,上面有一股幽香。倒不知道是什么香味,不过上官楚寒想约莫是沐离身上的体香吧。

  桃溪的清晨着实冷,沐离应该是回了房间。她身子弱自然是不能够再生病。他出门的时候顺带拿了披风,再去敲沐离的门,再敲也没有人来回应。他推门进去也没有看见人,便下楼去找。

  客栈四处也没有找到沐离的身影。

  宜音坐在大厅里的桌子盘,招呼着上官吃饭。上官还未走过去便见着小二端了一碗药出来,用小磁盘放着蜜饯。他疑问的跟上官道,“公子,梁姑娘去了哪里?四处也没有见到她的人。”

  上官楚寒深锁的眉头,将小二手中的药端过来,“不必了,你先忙去吧。”

  他端了东西朝宜音走去,宜音给上官摆置碗筷。也只有两个人的碗筷两个人的饭菜,宜音像是知道什么一样。

  她给上官楚寒盛饭,开心的道,“师兄,你昨晚睡得好不好。”

  上官楚寒许久都没有说话,宜音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上官楚寒的那双眼睛,目光直指人心像是要看透她一样。宜音镇定的嫣然一笑,“师兄,你怎么了?”

  “说,沐离去了哪里?”上官楚寒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她去了哪里?”宜音脸色变得苍白,别过脸去不看他。“梁沐离要去哪里也不会告诉我。”宜音说着眼里就噙着一抹泪。“师兄,你变了,以前你从来都不会这样质问我的,梁沐离给你吃了什么药还是灌了迷魂汤,你为什么在她一出现之后就这样对我。”

  上官并不知宜音会这样想。

  “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情急。”

  “一时情急?”宜音哭笑不得,“师兄,你怎么就不敢承认你喜欢上了梁沐离。比别忘了你和梁沐离是不可能的。”

  “宜音!”上官提高了声音,“我的事情不要你来提醒。”

  “师兄。”宜音拖长了声音,“沐离已经走了。她不会再回来了。”她目光落在上官怀中的那件披风上,她站起来急忙走向上官楚寒身旁,站起来的时候脚撞到了桌子上面,可是她顾不得,那抹白色的东西太过于刺眼。

  她抢过上官手里面的披风扔在地上,随后说道。“师兄,你认清现实。”

  上官抬手落于宜音面前,宜音的目光跟着那掌而去,她颤颤巍巍的张嘴道,“师兄,你是要打我?为了梁沐离而打我?”

  她仓皇的笑了笑。

  上官楚寒平稳下自己的心,沐离一举一动已经牵动着他的神经,听到任何与沐离有关的消息都会让他变得紧张。上官意识到刚刚的一时冲动冷静下来,“对不起,宜音,我只是一时着急。”

  “沐离身子还没有好,她能够去哪里?”

  宜音手里面握着那跟钗子,她紧紧的握着。她心里面有两个声音在互相交织,她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她咬了咬牙齿对沐离在心里面说了对不起,闭眼说道,“师兄,你为什么还是不肯去相信梁沐离已经离开了。她昨夜偷偷离开的。”

  “不可能。”上官笃定的说。

  宜音想到自己已经走出来第一步,若是想将梁沐离至于死地,让上官彻底的将梁沐离忘记,就必定要编织出一个让他都心寒的理由。

  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也无法再回头。

  梁沐离已经死了。就算她现在说了什么上官楚寒以后也不会再知道什么真相。宜音想到,已经无后顾之忧她又怕什么呢。。

  她拿出那只钗子来,看着上官楚寒,“我不熟悉梁沐离,那你总是熟悉的,这根钗子是谁你记得吗?”

  上官眼眸的神色渐深。

  宜音继续道,“昨晚她在你睡着之后离开的,临走前看见了我留下了这个钗子说是当做纪念的。”

  宜音哭哭啼啼,声音哽咽。“虽然与沐离认识不久,可是我也是很喜欢沐离的,昨夜走的时候她留下了那钗子说是做纪念。她说她不喜欢你,所以她不想再多留下去。师兄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她没有喜欢过你。”

  上官当然不信。他不信沐离之前做出那一切都是骗她的吗?可是哪里不对他又想不出来,一面安慰自己沐离定是不会这样想,可是也不能够欺骗自己。那根钗子是他为沐离买的,在店铺里面挑了许久沐离之后一直插在发间。如果不是沐离自己取下来,还会有谁能够取下来。

  上官心痛如搅,面容寒冷若冰霜。他隐忍着怒气轻易的将面前的桌子化为粉屑。宜音端坐在一边看着上官楚寒,俊美的五官如水面一样平静,寒冷的眸子扫过她的时候竟然让她觉得有丝丝的寒意。

  难道上官知道了?

  不可能。

  上官楚寒手里依然抱着沐离的披风,他转身站起来。宜音也站起来,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担心细若蚊吟的叫了一声。“师兄。”

  上官楚寒一身黑衣脱世绝尘,更让他-平添了一丝冷漠。他冷漠,不苟言笑,从小她都知道。只是这次上官楚寒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丢失了自己。

  若是留下这个女子,必定也会给以后留下祸患。她不能容许有任何伤害上官楚寒的存在。

  上官楚寒停下脚步道,“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要来管我。”

  他语气也是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说道。

  宜音看着他离开,却迈不开步子跟上去,只能颓然的重新坐下来,良久之后她提剑跑出了客栈。

  她脑海里面依稀记得昨晚林子里的地方。她不信,只是一个认识了不久的梁沐离怎么能够让上官变成这样。

  她要去确认昨晚梁沐离是不是真的死了,九剑穿心,梁沐离再大的命也会死。

  她赶到河边,高大的芦苇丛在风中摇曳着身姿。草地上面有黑色的凝固血迹,地上也浅浅的一滩,有蚊蝇在四处乱飞着。明明是在这里,可是梁沐离却不见了身影。

  “不可能,不可能。”

  是梁沐离自己走了还是谁救走了她?

  上官楚寒立在窗边,伊雪河远远望去像是一条银色的闪光玉带,千帆过境,白鹭双飞与九天之上。他眸子阴沉的看着那件放在桌子上的披风,手臂的衣袍由护腕护着,一眼便见着他紧握的双拳。

  “沐离,你在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劫:南灵仙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