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竟然来这种地方
小橘子2019-12-11 15:291,641

  “站住。”司徒拓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听不出丝毫情绪。

  烈如歌心想还是逃不过这劫,自己不过是在皇上来的时候上了次茅厕吗,至于这样吗。

  果然男人心海底针,这话一点都不假。

  烈如歌笑面如花的走了过去,朝着司徒拓行了一个大大的礼,说道:“奴才参见尊主,尊主万福金安。”

  她恨不得说小主万福金安,这厮怎么比宫里的娘娘还难伺候。

  司徒拓皱眉看着她,对她的话不予理睬,直接了当地吩咐道:“去给他准备好一点的衣服,别丢了本王的脸。”

  烈如歌诧异地看着一脸淡然的司徒拓,放弃了想要在他脸上找到答案的冲动,他脸上别妄想找到什么了,就算找也只能找到一堆又臭又硬的石头。

  烈如歌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白色锦袍,这锦袍素而不单,华丽中带着静雅,白色的袍角用金线绣着黄蟒。烈如歌黑如瀑布的发用玉冠白带束起,手上折扇轻摇,如同于世独立的翩翩佳公子。

  几个小丫鬟看迷了眼,她们家尊主是那种冷峻高高在上型,而烈如歌是那种暖入人心的佳公子型。

  “王爷这是何意?”烈如歌不知司徒拓为何开恩赐给了她这么一件衣服,显然不是为了自己赏心悦目。莫非,真如外人所说他真的对自己有,有意思?

  意识到这一点,烈如歌身子颤了颤,偷偷瞄了他一眼,身子往后退了几退。

  司徒拓自然不知道她这举动什么意思,一个眼风扫过,身上又冷了几分。

  “跟本王去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经过她同意了么就带她去个地方,再说就不能等等她吗。

  “王爷,等等我啊。”烈如歌在司徒拓身后狂奔,心中更是有一万只草泥马飘过。

  没想到司徒拓竟然会带她来这里,看着身边围绕的莺莺燕燕,她有种想吐的冲动。

  “九皇爷,您来了。”翠玉园的妈妈看到司徒拓立刻小跑了过来,又看了看跟在司徒拓身后的烈如歌有些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她:“这位公子眼生的很,不知在哪里当值啊?”

  在哪里当值?妈妈我要是说我是九皇爷府的一个小厮你的这些宝贝女儿估计早就跑远了。

  烈如歌没想到司徒拓居然也来这种地方,表面上看上去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居然也是个好色的主。

  四个字形容司徒拓一点也不突兀--衣冠禽兽。

  司徒拓并没有答话,而是对着妈妈吩咐道:“老规矩。”

  “得了,快去叫咱们的柳姑娘,说有贵客到来。”妈妈对着一旁的粉衣女子说道。

  烈如歌看到雅间里坐着的人的时候,才知道司徒拓来这里并非是为了那些莺莺燕燕,而是为了掩人耳目。

  “你去外面守着,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来。”司徒拓对着烈如歌吩咐道,说着便吩咐人管了门。

  烈如歌别别扭扭的站在门外,长吁了一口气,伸手擦着刚刚那些个热情的女子在自己脸上盖上的印章。

  “司徒拓你这个王八蛋,感情你这是在耍本小姐,让本小姐给你站岗来了。”烈如歌低声骂道。

  虽是不屑,但是却是十分的好奇,如果她没猜错,刚刚里面那位定是江湖上有名的百晓生白玉公子南宫玺。只是不知道这司徒拓和这白玉公子为什么要在这里见面。

  烈如歌还在愣神中,一个白衣女子已经到了房门口,巴掌大的鹅蛋脸,柳叶眉丹凤眼,嫣红的嘴唇,肤如雪,一瞥一笑都是含情脉脉。让人移不开眼睛,只见这女子作势要敲门却被烈如歌拦下。

  “是九皇爷唤如烟前来,还请小公子进去禀报。”白衣女子娓娓道来,声音如黄鹂般婉转细腻。

  烈如歌皱了皱眉,正要骂这司徒拓是不是有病,到底要不要放她进去。但是一想倒是不符合情景只好作罢,抬手敲了敲门。

  “尊主,柳姑娘求见。”烈如歌一猜便知来人是谁,也不再问。

  倒是柳如烟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好看的脸上有些诧异,没想到她竟能猜出自己的身份。

  “进来。”司徒拓冰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柳如烟推开门走了进去,路过烈如歌身边还不忘看了她一眼,神色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烈如歌被她看得有些不舒服,秀眉轻轻皱起,有些不悦的站在那里。

  实在不是因为她在偷听,而是她一个玄力修炼者,这么近的距离就算再小的声音也难逃她的耳朵。

  如果司徒拓知道她居然有这种本领,定是气的吐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