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诧异
小橘子2017-04-12 03:241,668

  烈如歌捏着香根走到司徒拓面前,手对着他摇了摇,装作一脸惋惜的说道:“王爷,貌似这香没有烧尽呢。”

  司徒拓看着自己眼前放大的香,还有上面闪烁的火星,嘴角抽了抽,冷眼瞪着烈如歌,开口说道:“赐座。”

  烈如歌诧异地看着自己身后忙前忙后的下人,有些不解。知道被人强拉硬扯到板凳上的时候,才知道司徒拓话里的意思。

  什么?陪他下棋?

  烈如歌眨着自认为闪亮无比的大眼睛,疑惑地笑看着司徒拓,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解释。

  司徒拓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而是捏起一颗黑色的玛瑙棋子,神色淡然的看着手下的棋盘。

  手起,棋落。

  “尊主,您是什么意思?”烈如歌明知故问,她知道自己现在很白痴,可是,她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就是眼前的意思。”司徒拓抬眸看了她一眼,而后话锋一转,语气中尽是嘲笑:“看来不止脑笨,眼也瞎。”

  烈如歌恨得牙痒痒,也不好轻举妄动,只好由着面前的这位大爷任性。

  她就不信他不困,慢慢熬,看谁熬得过谁。

  可是她貌似低估了司徒拓的熬夜能力,看着渐渐泛白的天,烈如歌已经用无数个哈欠和懒腰来暗示司徒拓了,可是他依旧全神贯注的看着棋盘。

  如果不是女婢过来伺候他更衣,烈如歌也没有逃的机会。

  “等等。”司徒拓那欠揍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语气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和倦意。

  烈如歌连忙刹住脚,悲催的看着自己已踏出门外的一只脚,脸上堆满厌意。

  “尊主有何吩咐?”烈如歌只好回过身,转身之前不忘伸手把自己的嘴角高高挂起。

  “更衣。”

  更衣?烈如歌不解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明明好的很,更什么衣?一个大男人这么洁癖,说着便向里间走去。

  却被丫鬟拦下脚步,丫鬟没想到自家尊主居然让这个新来的小厮更衣,心中更是嫉妒,莫非她们还比不上这个男人不成。

  察觉到丫鬟眼中的恶意,烈如歌冲她笑着,油嘴滑舌地问道:“姐姐有何事吩咐?”

  丫鬟并未说话,而是朝着司徒拓努了努嘴。烈如歌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眼神尴尬。

  她现在终于明白刚刚司徒拓口中的更衣是什么意思了。看着司徒拓不容商量的表情后,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从丫鬟手中接过司徒拓的月白衫袍,帮他穿在身上,样子十分笨拙。

  这世上也只有乐乐有这个本事能让她这般伺候了,现在又多了个司徒拓。这样想着手下的力道不由得大了些,素白的扣子被她狠狠扯过。

  “嘶。”司徒拓低头瞪着比自己矮了一头的人儿,呵斥道:“莫非想要谋害本王不成?”

  没错,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才解恨,这个该死的男人。如果皇城的人知道自己视为神的九皇爷居然被小厮用扣子勒死,会不会吐血身亡。

  “小的不敢。”烈如歌低头不看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实在憋不住笑。

  司徒拓一手挥开她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咒骂了句:“笨猪。”抬脚向外走去。

  “你才是笨猪,你全家都是笨猪,乌龟王八蛋,看本小姐以后怎么收拾你。”烈如歌瞧着他离去的背影,翻着白眼学着司徒拓的语气骂道。

  司徒拓一般早晨都会在宫中,那种地方自然不会带她去,这样也少了被太后认出来的麻烦。

  装作无意甩开跟在自己后面的几个黑衣人,看着后面被耍的团团转的黑衣人,烈如歌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笑意:“就凭你们几个还想跟踪我?”

  “妈咪。”乐乐看到来人,欢快的从床上蹦了下来,伸出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扑向烈如歌。

  烈如歌抱着乐乐,心中终于有了踏实的感觉,女儿近在咫尺,她却无法将她带走,烈如歌第一次感觉到是这么的无力。

  “乐乐,司徒拓对你做了什么?”一想到那日乐乐见到司徒拓的场景,她连忙拉开挂在自己身上的乐乐,一脸严肃地上下打量着乐乐。

  乐乐一听到司徒拓这三个字,刚刚还扬着笑意的笑脸立刻垮了下来。

  “九皇爷他。”乐乐故意为难的买着关子,不敢露出一丝破绽。妈咪聪明的很,一点破绽都会被她发现的。

  “他怎么了?”烈如歌追问道,眸子中闪过一丝狠厉,完全看不出刚刚一副下人的样子。

  “他对我下了蛊。”乐乐急中生智,连忙答道:“对,九皇爷对乐乐下了蛊。妈咪,乐乐好害怕。”说完又扑进烈如歌的怀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