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秘密
小橘子2017-04-12 03:241,647

  司徒拓这个九皇爷果然如外界所说,是这落下国的暗帝,明着皇帝当家做主,实则是司徒拓各处打点。

  怪不得今年她没听过落下国和江湖上有任何冲突,看来还真是归功于司徒拓在暗中操作。

  “哟,这小公子哥长的不错啊。”

  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烈如歌的思绪,烈如歌冷冽地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由一浓妆艳抹的女子扶着的醉的东倒西歪的丑男人,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看着自己肩膀上突然多出的咸猪手,烈如歌嫌恶的皱了皱眉,眸子里布满了警告之意。

  “滚开。”烈如歌喝道。

  那男人非但没有走开,反而更加的得寸进尺,嬉笑着说:“滚?怎么滚?不如小公子教教本大爷如何?”

  他从没见过这么粉琢玉砌的男人,美得像个女子,不,应该说是天仙下凡。

  烈如歌哼笑了一声,一把抓过男人的手臂,反手扭了过去。

  “哎呦呦,痛死老子了。”男人的脸因为疼痛扭曲着,嘴里骂骂咧咧,想使劲却使不上来。

  烈如歌不过才用了一点点劲而已,她如果用了全力这男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怎么样,现在知道怎么滚了吧。”手腕又微微用力,脸又沉了几分。

  “知道了,知道了,大爷饶命啊。”男人连连求饶道,身子因为疼痛颤抖着,嘴角发白。

  烈如歌不打算同他纠缠下去,猛地放开他,却没想到一个“不小心”,那男人竟然撞到了柱子上,吐了一口鲜血。

  男人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脸惊恐。但是一听到耳旁几个女子的嘲笑声,脸又变得扭曲起来,指着烈如歌说道:“你给老子等着。”

  说完便捂着胸口连滚带爬地滚下楼去,烈如歌自是不会理会这人的口出狂言,继续站定。

  许是司徒拓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在里面问道:“发生了何事?”

  听到他的声音,烈如歌心里咯噔了一声,刚刚只想着一时痛快了倒忘了司徒拓还在里面。

  立刻清了清嗓子,朝着里面回答道:“回禀尊主,是几个小混混打架而已,莫非王爷有兴趣看上一看?”

  司徒拓没有理会她,倒是房内的两个人听到这话惊了惊,一脸好奇地看向司徒拓,却被他的黑脸止住了想要一问究竟的念头。

  南宫玺很是纳闷门外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小公子是何人,竟敢跟他们的黑面王爷这般说话。而司徒拓虽然黑了脸,倒也没有说出个惩治的方法,这可不像他的风格啊。

  烈如歌跟在司徒拓后面,一步一个脚印走着,没想到司徒拓突然停了脚步,她一个刹不住撞了上去。痛的龇牙咧嘴地怒视着司徒拓大声问道:“你没长眼睛啊。”

  司徒拓转过身,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说什么?”脸色铁青,一股怒意正在酝酿中。

  烈如歌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嘴角抽了抽,脸上陪着笑,立刻狗腿地抱着司徒拓的胳膊小声说道:“尊主,小的刚刚不是在说您的,小的刚刚突然走着走着想到了一个乌龟王八蛋,这才骂出了口。”

  在司徒拓想要杀人的眼光中,烈如歌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没胆量说下去。

  司徒拓猛地甩开烈如歌禁锢着自己的手,冷眼瞪着她:“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骂本王是。”乌龟王八蛋几个字咽了下去,眸子里冒着火星。

  烈如歌讪讪地收回了手,脸上的笑意僵在那里,现在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她这不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小的发誓,小的真的不是在说您,尊主,您一定要相信奴才啊。奴才现在全家就剩自己一个人了,如果尊主在惩罚奴才,奴才还不如死了算了。”烈如歌作势抓起袖子抹了抹泪,好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那就去死好了。”司徒拓毫不犹豫地吐出几个字,朝着一旁的石头努了努嘴,示意她过去。

  “尊主您不是认真的吧。”烈如歌摇了摇头继续抹着泪:“尊主您这么善良一定不是认真的。”

  “本王就是认真的。”司徒拓嫌恶地看着她,脸色变得愈发的黑,恨不得一脚把她踹开:“放开。”

  演的声情并茂地烈如歌不解地看着司徒拓,不知他让自己放开什么。顺着司徒拓冷冽地目光看去,才发现自己竟然揪着司徒拓的袖子擦了半天泪。

  “啊。”尖叫了一声猛然放开,吓得向后跳了一步,后悔万分。

  如果她早知道自己刚刚抓着的是司徒拓的袖子,她一定多恩赐他点鼻涕口水什么的,真是悔不当初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