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熟能生巧而已
小橘子2017-04-12 03:241,667

  “这小女娃是谁?我有得罪过她吗?”烈如歌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抬头看着司徒拓,一脸疑惑。

  司徒拓自然没打算理会她,而是抬脚走向乐乐,脸上难得的一丝动容。

  “你认得这人?”司徒拓虽然在问乐乐,可是语气却十分的笃定。

  他早就料想到烈歌的到来一定和乐乐有关,所以今天才会带烈歌到这里来,只是没料到乐乐见到烈歌会是这种反应。

  乐乐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恐惧,让人很是心疼。

  烈如歌皱眉,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但是私下里就接收到乐乐给自己的暗号,她只好忍着静观其变。现在看到乐乐平安无事,自己的心也放了一大半。

  “那你为何这般看着他?是在耍本王吗?”司徒拓沉着一张脸,眸子冷的能结出一层冰。

  乐乐朝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些。

  司徒拓愣在那里,他堂堂的九皇爷,天下里有几个人敢这般吩咐他,就算当今的皇上也不敢这般。

  这小丫头居然天不怕地不怕。司徒拓不悦的皱着俊眉,回头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继续装作不明所以的烈如歌。

  烈如歌身子抖了抖,接收到他警告的信号,赶忙回过头去,心中有些生疑。

  虽然乐乐刚刚的举动有些大不敬,可司徒拓还是按照她的要求低下头,把耳朵凑在她嘴边。

  乐乐看着司徒拓长长的睫毛,有些犯花痴,没想到自己的爹爹这么的帅,以后要是天天这样看着他就好了。

  一想到两个人现在的关系,乐乐撇了撇嘴,有些不情愿的看了烈如歌一眼。

  烈如歌不知道乐乐对着司徒拓说了什么,只是临走的时候司徒拓突然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烈如歌没心思理会司徒拓到底什么意思,心里只想着怎么才能救出乐乐又不用打草惊蛇。

  终于熬到晚上,烈如歌只好等到司徒拓睡了之后才动身,可是这司徒拓貌似今天精神特别好,丝毫没有睡得意思。

  烈如歌看着坐在床下自己跟自己下棋的司徒拓,气的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过去手撕了他。

  “来人,上茶。”司徒拓冷漠的声音传来,头连抬也没抬,只是专心研究手下的棋子。

  烈如歌有些愣神,没想到这个时候的司徒拓居然这么的帅,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京城的女子一直把九皇爷比作未来的择夫对象了。

  “愣着做什么?”司徒拓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打破了烈如歌的思路。

  烈如歌回过神,正巧碰到司徒拓朝着自己投来的目光,羞愧难当,当时想要杀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她对着谁发呆不好,便便对着司徒拓这厮发呆,确定不是自找麻烦?再说她见过的帅哥何其多,怎么可能对他动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啊?”烈如歌一脸疑惑,大叫了一声,在接触到司徒拓冰冷的眼神之后,尴尬的问道:“奴才不知刚刚尊主在说些什么,尊主可否再开金口?”

  司徒拓听到她的话,嘴角抽了抽,脸色变得阴沉无比,他敢包拯如果烈如歌再敢多问一句,他一定会当场手刃了她。

  “滚。”司徒拓吼出。

  “奴才遵命,奴才遵命。”烈如歌连连点头,只身退了下去。

  等到烈如歌端着茶走进来的时候,正巧碰上司徒拓一手挥掉桌上的棋子,力道之大,棋子滚落的满地都是。

  烈如歌险些滑到,一个躲闪巧妙避过脚下的棋子,稳了稳手中的茶水,冲着司徒拓一阵傻笑。

  司徒拓盯着她的脚和脚下的棋子,神色有些深沉。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烈如歌握着茶盘的手紧了紧,这才意识到司徒拓在怀疑什么。自己刚刚为了不让自己摔到,竟然差点展现身手。

  司徒拓心机如此之重,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奴才以前在茶楼呆过一段时间,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所以熟能生巧,对,熟能生巧。”烈如歌脸上堆满了笑,开口解释道,说着便把手中的茶放到桌子上,低头掩饰着自己的不安。

  “是么?”司徒拓显然不信,威胁的问道,眸子像是结了一层冰,让人不敢直视。

  什么烂借口,烈如歌有些懊恼,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脑残了,居然连个慌也编不好。

  这借口别说是司徒拓了,连她自己都不信。既然这话已经说出口,想挽回是不成了,只得静观其变了。

  “过来。”司徒拓抬手端起白玉杯,喝了一口茶,俊眉微皱,略有些不满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