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烈歌与狗
小橘子2017-04-12 03:243,243

  烈如歌一阵风的跑出大殿,钻回到自己的房间。脑袋伸出门口,左右看了几下,然后伸手“啪”的一声,把门严严实实的关上。两个箭步跳到床上,烈如歌掀开薄被,身子一扭,薄被就紧紧地裹紧身子,犹如一条硕大的蚕宝宝。

  “要死了,老娘居然会在小气鬼的床上睡着了。天呼噜噜,这下老娘的名誉全都被丢光了!嘤嘤,老娘的节操啊……”烈如歌闭上双眸,脑中一遍遍过滤着刚才醒来和睡前的一幕,心异常的刺痛,是被自己给戳的。

  烈如歌愤恨难填的拖着薄被掩面,羞愤不已。突然,房内的声音戛然停下,烈如歌扔开薄被,从床上跳下地,低头沉思般的盯着自己身上看。

  前后,包括头发丝都检查过,烈如歌才长长的呼出一口长气。身上衣袍和发髻都没有乱,司徒拓应该还不知她是女儿身。还有她离开前的那一句话,是故意扰乱他们的思维,让他们以为她真的是有娘子的,她是条铁铮铮的汉子。

  抬手在额前一抹,擦去不存在的冷汗,烈如歌面色寒冷,冷静地坐下,纤细的两指抚滑着红木桌缘,红唇抿着。

  看来九皇府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迟早一天不是司徒拓,其他人都会发现她身上的猫腻。可绝生蛊的解药……

  烈如歌手探入宽大的衣袖内,忽然一顿,眼角闪过一丝的鄙夷,哂笑地道,“阁下前来,可是二王爷有吩咐了?”

  来人的气息,和那晚劫持她的黑衣人一模一样,是一股奇怪的暗香。烈如歌并不好奇,因为黑衣人身上的香气是服用了那晚司徒耀给她的毒药,长气服用,便会改变自身的气味,散发出这股独特的香气。

  “烈公子,主子要你把裘雪姑娘带进九皇府,并让她成为九皇爷的宠妾。”低沉冰凉的嗓音在烈如歌近处响起。

  女子?美眸快速闪过一抹亮光,烈如歌眉梢一扬,接着问道,“那名女子在何处?”

  “明日九皇府会有一位裘雪姑娘来求见九皇爷,烈公子要引带好,须得裘雪姑娘留在九皇府。”蒙面黑衣人低声道,脚步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些。

  烈如歌眼尖的注意到蒙面黑衣人似在忌惮她,看来是那晚她痛扁了他同胞骤起的效果,很好!唇角带着一丝玩味勾起,烈如歌疑惑地问道,“哥们儿,你站得太远了,我听不到你刚才说的。你走近一些,重新告诉我吧。”

  蒙面黑衣人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黑面巾上露出的一双冷眸尤为的踌躇,迟疑了一下才走上前两步,开口再度重复。

  烈如歌歪着脑袋,手做喇叭状放在耳边,无辜的巴眨着双眸,“什么,你在说啥?哥们儿,你讲话太娇滴滴了,同女子般,能不能大声点啊!”

  蒙面黑衣人气煞,见烈如歌神色不假,瞬间也犹豫起来是否自己当真讲话太小声了。眉头高耸起,蒙面黑衣人立在原地,低头似在思考。

  手撑着腮帮,烈如歌等待着他再开口,可过了半晌也不见有声音。烈如歌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也不想浪费黄金时间,抬手嫌弃地挥了几下,“行了,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你回去吧,记得告诉裘姑娘明日来九皇府不让进,就报我烈歌的名字。”

  蒙面黑衣人面色一怔,摸不着头脑地看向烈如歌。他刚才还说听不见,现在咋明白他意思啊?该不是不懂装懂,怕丢脸才如此说的吧。那刻不行,命令传达有错,可是他的责任……

  蒙面黑衣人内心一阵猜测,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作,烈如歌脸色一沉,双眸锋利如刀刃地在他脸上刮了好几下,猜透他所瞎想的,重重哼了一下,把他传达的话,自己重复一次。

  蒙面黑衣人面上惊讶,烈如歌坐在椅子上,眼角不屑地看过去,轻声道,“是不是在疑惑我为何能猜到你说的话?”

  前者点了点头,顿时烈如歌的眼神更加轻蔑,双手抱起,随口扯了一个,“本公子自幼饱读诗书,懂岐黄之术,偏门拐道的技巧也知不少,唇语便是其中之一。方才,本公子注意到你面巾上在动的嘴型,一看便明了。”

  蒙面黑衣人恍然大悟,对烈如歌的看法瞬间高大起来,态度也谨慎恭敬了许多。抬手朝着烈如歌抱拳,黑色身影一闪,悄声离开。

  黑衣人一走,烈如歌转瞬继续伸手把袖内的盒子掏出,打开把里面的一个手指长短的竹筒拿出,握在手心,眸色冷若寒蝉。

  翌日一早,烈如歌很期待司徒耀会所找来迷惑司徒拓的女子会是如何的姿色,天际一亮,她便起了身。见自己起早了,又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偶遇在大殿伺候的丫鬟端着洗漱等用具进去,遥遥地把最远的“贴身小厮”一职想起。

  长眉一挑,烈如歌唇角勾起,跟在丫鬟有说有笑的一同前去大殿。只是,烈如歌察觉到今天姐姐妹妹们似乎有所要言而不发,欲言又止,看向她的神色更是各个都含着一抹的同情与怜惜。

  霎时间,烈如歌疑惑地眨了下眼睛,同时右下眼皮猛然一跳。不好,有不好的预感。

  很快,烈如歌便知今天不好的预感来自何处。

  抬头看着大殿门口新立的一块进门需知,木板上粗洒了几个字“烈歌与狗,不得入内”。烈如歌眼角微微抽搐,内心的火苗熊熊地烧起,一众丫鬟与暗处的隐卫瞬间把目光注视在她身上,很是好奇她的反应。

  烈如歌心中在咆哮,恨不得立刻马上冲进去,拽起司徒拓,狠狠地打他屁股,敢问他能那么小气,可以不要这般针对她吗?

  哼,不就是躺了你龙榻嘛,这可不是我自愿的,都是你生拉硬拽地逼她躺过去的。司徒拓,你这个小气鬼!你不许老娘进去,老娘非得听你的话吗?

  烈如歌傲气地扬起下颚,抬脚就要踏进门内,几十道目光灼热的盯着烈如歌伸出的那只脚。

  脚在半空忽然停下,烈如歌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沉默了两秒,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悠然转身,朝着反向走去。

  “烈歌,你不进去了啊?”不明烈如歌的做法,分明是要进去的,可在最后关节又退了回去,丫鬟中年纪娇小的筱筱忍不住好奇地开口问道。

  烈如歌脚步一停,转身,嘴角勾起一个温润如阳的笑容,在几十道灼热目光下微微摇了摇头,黯然伤神地低声道,“不了,小的不知何事惹怒了尊主。既然尊主嫌小的碍眼,小的可不能不识趣了。”

  说罢,烈如歌缓缓转身,神色失落地离开。

  “唉,烈歌真是可怜。分明不是他的错,却……”后面有丫鬟同情地道,接着在场的一众人心有灵犀的纷纷点头。

  昨日烈如歌与司徒拓的奸情被撞破,消息不知从何人嘴中传出,半个时辰不到就传遍了九皇府。烈如歌男装俊俏,略微阴柔,可是一枚不可多得的美男子,而司徒拓不近女色,早前便有了龙阳断袖的谣言。

  此消息一出,九皇府的人当即认为是司徒拓强来,而烈如歌不得不低头迎合。本来也算是一桩佳偶天成,人人以为烈如歌的身份会水涨船高,哪知当晚司徒拓便命人制了这块需知立在大殿门外。

  失了身,还要被当出气筒,烈如歌快速成为九皇府内人人怜惜同情的唯一一人,连往日对她看不惯,嫉妒她的零星几个小厮也转变了态度,同情她。

  烈如歌不知九皇府的丫鬟小厮等人会有此种想法,当然她若是知晓,只会仰天大笑,取笑司徒拓在自家下人心中的疯狂霸道独裁的坏形象。

  而烈如歌愤怒之际能瞬间冷静下来,做出理智的行为,并非她伤心,而是她要到九皇府门外迎接裘雪。

  裘雪,司徒耀百花丛中特意挑选出来迷惑司徒拓的女子。烈如歌已经迫不及待地见到她,与她搞好关系,接着共同联手对付司徒拓,嫩死他。

  烈如歌快步走到皇府门口,见一披着雪白连帽皮裘的女子站在府外,身侧还有一名面容姣好清秀的双头髻丫鬟。

  丫鬟脸红脖子粗地同皇府的侍卫讲理,奈何侍卫面色冷漠,冷冷地看向她们,一副不爱理人的模样。讲了许久都不见对方有反应,更不许她们进去,丫鬟脸色霎时被气红了脸,噎到说不出话来,只能愤怒地颤抖着手指指向侍卫。

  烈如歌抬步走过去,手轻碰到侍卫威胁拔出的长剑,笑眯眯地道,“侍卫大哥,这位姑娘是来寻尊主的。尊主命我前来,引两位贵客进府。”

  侍卫狐疑地看向烈如歌,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回长剑,恪守尽职地挺起胸膛站立着。

  烈如歌转头朝着门外两人,双眸在被帽子遮住大半张脸容颜,只见到一张嫣红小嘴的裘雪身上若有所意的看去一眼,接着轻声道,“两位姑娘,随烈歌来吧。”

  披着雪白连帽皮裘女子一顿,由丫鬟扶着,娉婷袅袅地提起裙摆前去。在经过刚才挡着她们的侍卫身侧,女子看了身侧丫鬟一眼,丫鬟不情愿地嘟起唇瓣,朝着侍卫道,“刚才的,对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