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司徒拓晕厥
小橘子2017-04-12 03:243,234

  凌冽的掌风直取烈如歌的咽喉,烈如歌眉色一冷,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当即抬掌迎上。两股寒气在半空中厮杀,愈发的激烈,割刮着室内所有的物品与地面。

  长眉一挑,烈如歌面色严肃,脸色略微紧绷,更增多了一层内力与室内司徒拓抵抗。眼角滑过四周,四面墨玉地砖上裂缝以人眼的速度可见的快速增多,而墙壁恐怖的裂开一道道深刻的纹路,粗壮的柱子摇摇欲坠,屋檐上有瓦片剧烈震动的声响,地动山摇的前奏。

  烈如歌神色一凝,照这样下去,这屋子必然会倾塌。

  卧室内,司徒拓脸色苍白,眉宇间的折痕更深,深邃的凤眸锋利慑人依旧,冷峻风华不改,面上也多了一丝的吃力与诧异。

  突然,一股腥热涌上喉间,司徒拓薄唇紧闭,硬生逼了下去,脸色愈加惨白。张开的大掌五指略微收紧,手腕轻抖。

  室内的人内力明显在减弱,烈如歌可以清晰感受到,可她并不打算收手。她还记得乐乐的绝生蛊是何人下的!既然实力已经暴露,那她更不必要藏着了。

  烈如歌脸色淡定自如,红润正常,手上更加用力,一双漆黑的美眸冷若寒潭,深不可测,寂静得放佛时间都停止下来,摄人心魄间便能不费吹灰之力夺取人的性命。

  “噗”司徒拓一口腥血喷涌出,身躯往床上倒去。对方忽然收手,烈如歌收回手,深呼出一口气,美眸染上了一抹疑惑。

  按司徒拓傲娇狂妄的性格,今天她冒犯了他,肯定杀她的心都有,怎么会突然止住了?

  卧室安静如斯,烈如歌两颗眼珠子左右滑动,双手背负在后,抬步朝卧室走去,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她刚才认真地查看了一下,竟然让她发现天威般的战神司徒拓居然晕厥了过去,真是好玩啊!

  走进卧室,和她见过的皇家寝室不无差别,只是此处没有那般耀眼晒人的奢华,墨白两色,简洁肃冷,威严不可侵犯,锋利慑人,如司徒拓。

  烈如歌走到九龙墨玉寒冰床边,双眸一亮,抬手轻轻地抚摸着有阵阵寒气冒起,入手却温暖如阳床缘,“世人抢破了头打穿脑要找的寒冰床,居然在九皇府内。唉,多好的宝贝啊,被这厮当成肉垫,真是浪费啊,简直是暴殄天物!”

  小脸痛心疾首,烈如歌捂着胸口,眼睛亮若星辰,恨不得立刻把这寒冰床打包送到自己的储物戒指里边。转头,视线放在床榻上晕迷的司徒拓,烈如歌愤恨地淬了一口,大骂道,“司徒拓,你作孽啊!”

  接着,烈如歌又发现卧室还摆放着几件罕见的百年珍宝。爱不释手的一一抚摸过,嘴上念叨着,“宝贝宝贝,乖乖等我啊,以后我找到好机会,就来带你们走。”

  要不是为了找到绝生蛊的解药,烈如歌眼线定一件件手不软气不喘的纳入自己的锦袋里面。可怜巴巴地看着手中的宝物,烈如歌忍心地摆回原来的位置。扭身,不情愿地走过去,看看司徒拓死了没。

  因宝贝得不到手,烈如歌对原主司徒拓的怨念更深了几分。双手悠哉地放在身后,烈如歌低头歪着脑袋,悠悠地瞟去一眼。视线在司徒拓脸上,鄙夷,薄唇与略微起伏的胸口看去,最后确认了司徒拓并没死的结果。

  莫名的,烈如歌有种要哚地的巨大失望感,红唇嘀咕着,“怎么就没死呢,唉。”

  美眸微微一动,烈如歌伸手去把司徒拓的脉搏,她很好奇司徒拓为何会晕厥。毕竟大陆上,司徒拓强大犹豫不死的天神。

  纤细的指尖触碰到手腕,一阵钻心入骨的寒冷传来,烈如歌下意识地收回手,要摆脱掉这种能冰冻血液的寒冷。

  忽然,床上的大手疾速的一动,紧紧扼住要离开的小手。烈如歌眉眼一沉,用力的抽回手,然而大手愈发用力,烈如歌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他捏碎了。

  美眸瞪着司徒拓,烈如歌猜测他是在装死的,痛得龇牙咧嘴地道,“司徒拓,你丫的给老子放手啊!老子知道你是装死的,你别不承认,再不醒来放开老子,老子就把你今天的糗事说出去,扬名万里……啊!”

  烈如歌没说完,一股强劲的力气猛然拽起她。脚扣住床辕,抬手狠辣地攻击过去,凌厉的气在半途便被一直大手轻易柔化,自由的一一只手也被大手叩住。

  腰间被人用力一拉,烈如歌反抗不及,人就被要用捏碎她的力气撞入一个冰冷的怀抱。鼻尖狠狠地撞到坚硬的胸膛,烈如歌痛得美眸一红,水色染上。

  手脚还想用力气推开,但司徒拓双手双脚如同八爪鱼般用力的攀紧抱着她,力气之大,仿若要把烈如歌融入自己骨肉内。

  烈如歌气煞,她出道以来,从来没那般窘迫地被人扣压过,还没有任何可反击的能力。此刻,烈如歌肯定,以及绝对认为司徒拓是装晕的。

  脑袋左钻右摆的,烈如歌好不容易扬起头,用力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刚才一刹那间,烈如歌真的以为自己会窒息死亡。后脑勺被大手用力的托住,生疼的很。

  烈如歌咬牙切齿,美眸怒火升腾地瞪着眼前的司徒拓,“司徒拓,放开老子!你断袖,别把老子拉进水啊,老子性别取向正常的很。要断袖,你找其他人,凭你风华月貌的倾世容颜,天下想和你同床共榻,共付巫云的人多了去,你别找老子啊!”

  司徒拓真的是晕厥,是病发导致,刚才又用了内力对抗烈如歌,导致气血翻涌,晕了过去。昏迷中,司徒拓察觉到一抹温暖靠近自己,接着触碰到自己,真的很暖和,暖到他要抓住,死死的搂住。

  所有,在烈如歌抬手离开时候,司徒拓潜意识地出手抓住她。她一度在反抗,司徒拓便无意识地用莽力扣住她,把她进抱在怀中,不让她离开,不让温暖流失。

  即便昏厥无意识,司徒拓依旧还是那个霸道狂妄的暗帝。他想要的,便要得到。

  烈如歌不知真相,气得肺疼,浑身都被制压,只有一张嘴皮子是自由的,便不停歇地在大骂,又婉转的劝告司徒拓放开自己。直到烈如歌说得累了,也不见司徒拓有半分的松动。可烈如歌不放弃,她武力上反抗不得,那她就骂死他,说死他,来发泄自己的怒火和委瘪,挫败感。

  司徒拓觉耳边太过聒噪,眉头深拧起,薄唇抿着,上前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单纯地想安静些。果然,耳边清净下来,司徒拓薄唇轻勾,愉悦地收紧了双手双脚,眉宇间的折痕松开,安心地沉睡过去。

  烈如歌顿时有种苦不堪言,眉头紧紧皱起,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一脸的吃了苍蝇恶心状。唇瓣微微一动,要说话,可那两片冰冷得没有温度的唇瓣便更贴近自己,甚至闯入自己的口檀,与自己的舌头亲密接触。

  瞬间,烈如歌不敢再开口。一双美眸恼怒地紧盯着面前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最终不愿承认一个事实,就是司徒拓真的是晕厥,没有意识的。

  就是说,她说了大半天,口干舌燥的,敢情是跟一个活死人白说了?

  烈如歌脑中一片空白,不敢置信英明神勇的自己,居然有这么一天。

  身体被压住,司徒拓的一条长腿扣压住她的双腿,长臂横扣住她的腰肢,脑袋又被大手紧抱压下坚硬如石头般硌人的健硕胸膛,烈如歌抬头望着屋顶,期待着有人进来,救自己出冰冷的天地。

  司徒拓的身体太冷了,紧抱着烈如歌,放佛就是在抱一取暖炉。烈如歌冷得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地哈出一口气,看着从嘴巴里哈出的一口白色的雾气,顿时美眸瞪大,脑袋当机了一下。接着转头,瞪着闭眼睡得舒服,嘴角浅勾起的一道弧度的司徒拓。

  此刻,烈如歌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打死司徒拓,打死这个魂淡!泥煤啊,把老娘当成暖手炉子了啊,九皇府缺炉子吗,人肉炉子也遍地都是,好吗?干嘛要抓着老娘不放啊!

  越想,烈如歌煞感一股心酸。在烈如歌强烈渴望有人进来的今天,哪怕是撞破了她与司徒拓的奸情……哦,不是,是见到司徒拓拉着她要断袖……

  咦,貌似这个说法也不太对啊。

  左右等不到人进来,烈如歌在丞相府忙活了一整夜,着实累得很,打了一个哈欠,脑袋一趴下,美眸困倦的闭上。

  烈如歌在入睡前终于找到一个能安慰自己的理由,就是现在司徒拓冷得冰块似的,紧抱着她,幸得她练的武功偏烈,人体温度会比常人要高些,再怎样,都不会落地被冻死的可怜人生。

  司徒拓的寝室不允许人随意进入,保护他的隐卫等都是在大殿外。而司徒拓与烈如歌两人内力对峙时,大殿轻微的动摇,隐卫等人是敏锐的注意到,只是司徒拓暗中传声命令他们不得入内,他们才在外秘密注视。

  而后,见大殿恢复正常,隐卫放心下来。况且他们一直在盯着,知道进入大殿的是烈如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