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撞见
小橘子2017-04-12 03:243,255

  室内两人睡的如此如醉,相互抱在一起,取暖的取暖,凉爽的凉爽,不亦乐乎。

  大殿的门一直紧闭着,丫鬟把午膳端了进来,便出去,没人发现殿内的诡异。直至天黑,南宫玉与管家福叔两人前来。

  福叔敲了几下门,恭敬地道,“尊主,玉公子来了。”司徒拓身上有自娘胎便携带来的寒毒,深入骨髓,且霸道刚烈,从幼小起便折磨着司徒拓,经神医解药压制,也只能把毒发压制到每月一次。

  南宫玉是神医的侄儿,神医看在其份上,也怜惜司徒拓,故而答应给其治疗,现在依旧在漫天寻找可根治的解药。神医踪迹飘无可居,只按时把压制的解药留在神医的岛屿南迦岛,待南宫玉前来领取。遂,南宫玉每月按时从神医处获得解药,接着送往九皇府。

  今夜,是司徒拓寒毒发作的日子,南宫玉急切地赶回九皇府,把压制的药丸送过来,可缓解司徒拓毒发的痛楚。

  两人见里面没有声音,对视一眼,两人脸色纷纷一沉,推门而至。大殿内的暗桌上,美味佳肴一根未动过,而空中隐约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司徒拓身中寒毒的秘密,只有亲近的几人知晓。当下,南宫玉与管家福叔警觉到不正常,顾不上被治罪惩罚,连忙闯进卧室。

  “尊主!”南宫玉认为司徒拓寒毒提前发作,率先快步进入卧室,着急地喊道。温润的双眸往床上一看,眼睛顿时睁大,脸颊染上了一丝尴尬的绯红。

  管家福叔担忧后步赶到,没注意到南宫玉的阻止与准备离开的不自然脸色,朝着前方一看,老脸上霎时一愣,窘迫不已。

  “咳咳,福叔,尊主应该无碍,我们……不如先退下吧。”南宫玉眼神左右闪躲,不敢望向前方,神色怪异,吞吐地建议道。

  福叔面色怔愣,略显难看,听到南宫玉所言,点了点头,两人悄悄地退到大殿外厅。

  大殿厅内,南宫玉抬手挠了挠下巴,视线不时往卧室方向望去,嘀咕着,“见鬼了啊,有人能近面瘫大冰山的身。而且,司徒拓喜欢的真的是男子啊,那他对本公子……”

  刚才两人相拥而眠画面浮现在脑海中,南宫玉恶寒地打了一个寒颤。忽然,南宫玉眼前一亮,猎奇心大起,手肘撞了一下旁侧的管家福叔,吊儿郎当地问道,“福叔,你瞧见刚才尊主旁边的是何人?”

  若不是时机不对,南宫玉还想进卧室仔细看清楚,他刚才只瞄到司徒拓旁侧的人是男子的长袍。

  福叔脸色紧绷,神色严峻,仿若有大难临头。他自然看清楚了,司徒拓旁侧躺着的人他认识,正是尊主的贴身小厮烈歌。

  “烈歌。”福叔有气无力地道,双目快速滑过一抹深沉与决然。

  南宫玉眨了下眼睛,轻“啊”了一下,不敢置信。正好注意到福叔眼中的暗光,温雅如玉的脸庞收敛起轻佻,多了一分的凝重。

  “福叔,事情未必同我们所见。即便尊主当真有……龙阳之好,也未尝不可,难的他找到上心的……爱人。”

  虽是劝慰,南宫玉也难以说服自己,所讲的自己都觉得怪异。可司徒拓要的,没有他得不到,即便是找了一个一个天下都不认同的男子为伴侣。他若要那名男子名正言顺,也能做出三媒六娉娶他为妃。

  福叔脸色怪异起来,紧握着拳头,难以消化,或者苟同南宫玉的看法,自责地道,“玉公子不知,老奴是怕没照顾好尊主,九泉之下没脸见群主啊。尊主娶男子为妃,那子嗣该如何是好?这,断然是万万不可的!”

  南宫玉了然,不禁唏嘘一下,不明司徒拓怎得就喜欢烈歌那流氓了。转头一想,就烈歌的风华绝代的外貌,与不凡幽雅出尘的气质,单一张脸皮,便是把一众修慧兰心的女子都比了下去,也怪不得。

  “福叔,随他吧。你看到吧,二十年来,我还不知他脸上会浮现出到心的笑容。”南宫玉深叹一口气,眼珠子乱转,打了鬼点子,贼兮兮地压低声音,“咱们可以暗地找一名女子,然后送上床,再然后……”

  “不可能,只怕还没近尊主的身,那人就当场被尊主一掌打死了。”福叔叹气地摇了摇头,神色黯然道。这种法子,他也曾想过,可却不是可行的。

  南宫玉不同意,眉梢一挑,高深莫测地低声道,“非也,六年前,不就有一个例外吗?她可以,我们找到她即好,或者假装……呵呵。”

  南宫玉偷乐着,迫不及待地要见到司徒拓对女子突破性的反应。

  “这……”福叔心有犹豫,可似也同意南宫玉的主意,毕竟眼下唯一不让尊主日后后悔的法子了。

  厅内,两人只是一眼便认定了司徒拓的龙阳之好,接着脑洞大开的猜想着各种可能,甚至在为如何给司徒拓绑上一个女子,剩下一个少尊主做策划。

  卧室内,司徒拓幽幽醒来,深邃的凤眸掩着一丝的惺忪朦胧。手微动,忽感身上有一温暖与柔软的物。凤眸睁开,疑惑地看向怀中的物品。

  凤眸霎时一愣,锋利中难掩一丝的呆滞。反应过来后,眉宇间折痕加深,凤眸锐利慑人,杀气肃起,唇瓣一动,狂躁地要怒吼,却触及两片柔软。

  俯下头嗅了嗅,一股清淡的幽香迎来,司徒拓顿了顿,冷峻的神色冷静,深邃的凤眸紧盯着怀中睡得酣甜的人。

  司徒拓是诧异,他向来厌恶有人靠近自己,可她不单贴着自己,并且自己还不讨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馨香气味,他略显喜欢。

  扫过一下,司徒拓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以诡异又羞人的姿态几近挂在烈如歌神色,脸上慌乱一闪而过,迅速地松开。其动作之大,把烈如歌吵醒。

  朦胧地睁开双眸,烈如歌伸展着双手,睡饱的她绝色的脸庞红润光泽,衬得她容颜愈加绝色无双,摄人心魄。

  “终于睡上踏实的一觉,最近被司徒拓那厮折磨到老子面色暗黄,元气大伤,出去姑娘都不看一眼,慕名迎上了。司徒拓,小气鬼,以后没人敢嫁你,你就打一辈子的光棍吧,哈哈。”烈如歌以为在自己的厢房,满足后心情愉悦,忍不住睡前醒后诅咒司徒拓一番。

  只是,忽然她察觉到周围空气似凝固了,冷得不行。双手下意识地放回被子,视线掠过眼前的金丝蚕面龙纹墨色被,目光一愣。

  “咦,我房里什么时候有那么名贵的被条了?”小手轻轻抚摸着表面的光滑和玉质般的触感,疑惑道。

  “烈歌,你刚才骂本王什么?”耳边响起司徒拓醇冷的嗓音,烈如歌浑身若一刺,睡前的所有快速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不敢相信地瞪大着双眸,烈如歌转头不死心地再确定一番。美眸见到自己面前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心脏疾速跳跃,没有花痴女的砰然心动,而是半夜出门,面对面地碰着了阎王爷的惊悚与诡异。

  琉璃的两颗眼珠子左右移动,咣噹的碰到一起,接着烈如歌猛然蹿起,快速地跳下墨玉寒冰床,飞速地跑出去大殿,一边凄恐伤心的大喊大叫,“如花,为夫对不住你啊——”

  厅内,南宫玉与福叔闻声扭过头,一脸疑惑地盯着经过身边的烈如歌。直到烈如歌人已远去,南宫玉转头怔怔地对着福叔道,“情况貌似与我们所想,有所出入啊。”

  福叔脸色微沉,点了一下头,接着快步走向卧室门帘外等候。

  不一会儿,司徒拓一身墨色龙纹华袍,面色冰冷的走出,犀利的视线看向南宫玉。南宫玉一愣,而后明了地把手中的压制的解药递给司徒拓,“这是师伯研制的最新解药,药效要比之前的好。”

  看着司徒拓接过解药,端过温水服用,南宫玉神色略显犹豫,开口问道,“你这个月不是第一次毒发了吧?司徒拓,你老实告诉我,你服用师伯的解药以来,体内的寒毒的情况有没转好。”

  司徒拓放下手中茶盏,深邃的凤眸盯着一处,锋利慑人,并不回答南宫玉的问话,醇冷性感的嗓音响起,“那人,最近有什么消息?”

  南宫玉脸色略显沉重,从司徒拓的答复,他已猜到司徒拓的寒毒怕愈发厉害,连神医的药丸都无法压制住了,情况很是紧急。可司徒拓不愿提起,他不也不会戳破,点了下头,“有了,就这两天,他会来落夏的边界。我们,现在要出手了吗?”

  司徒拓抬手,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意,“他狡诈多变,小心让他发现了。不急,再等等,再阴冷毒厉的蛇,捏七寸也必死无疑。”

  南宫玉点头,示意赞同。一旁福叔噤声沉默,等两人公事结束后,忽然一脸的决然,开口道,“尊主,太后娘娘命人把部分秀女画像送来,这一次尊主还是看一下吧。”

  司徒拓眉头一皱,锐利的凤眸中显露出厌恶,薄唇紧抿着。福叔屏住气息,希望可以听到不一样的答复。

  可结果还是让他失望,司徒拓冷然起身,留下一句无情的话,“烧掉,回复太后,本王没有心仪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