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炸药包
小橘子2017-04-12 03:243,255

  没有战争,便没有硝烟。可不管何时何处,战争不可能不在,论内外与冷热战役罢了。

  司徒拓的人马一直安静地在等待着暴民给出答复,暴民堆中忽然有一名青年壮汉举起手中的木头器刃,高扬着嘶吼道,“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要放过我们,等我们一讲和,暴君的铁骑就会践踏到我们的身上。”

  “我们死不可足惜,但暴君会掳掠我们的妻儿,女为娼妓,男为奴隶,我不同意,不同意!打到暴君,反抗暴政,跟他们拼了!”

  青年汉子的一番话瞬间点燃了在场的火热,矛盾掀翻,内心忐忑的暴民耐不住不安,见有人带头扬矛冲向司徒拓一行人,纷纷抓紧手中的简陋木器,带着必死拼搏的决心愤杀。

  司徒拓深刻冷硬的俊脸神色不动,深邃犀利的凤眸冷若寒潭,深不可测,薄唇冷声道,“杀。”

  瞬间,黑羽军只拿着腰侧的剑绡,踏马前住。

  烈如歌双眸微微一动,抿唇,绝代风华的脸上无任何的怜惜与同情。没有经过训练的百姓,当然不会是司徒拓麾下的黑羽军的对手,而黑羽军开始只是打晕暴民,不到万不得已,并没有赶尽杀绝。

  只是,被点荡紧绷的最后一根弦的暴民,已经成为暗后使者的无意识刀刃,不要命地往着黑羽军锐利的配剑迎上。如此顽固不灵,留着无用。司徒拓神色冷冽,手微微抬起,便是白刀子入,红刀子出,场面十分惨烈。

  烈如歌与司徒拓在后方,身形未动,四目欣赏着眼前血肉横飞的美景。杀人,烈如歌一点都不陌生,老本行。只是,清冷的双眸中微微含着丝怜悯,可怜单纯的百姓被有企图不轨心的人鼓动利用,最后尸首两处,与亲人更是阴阳相隔了。

  “你认为本王做得有错?”司徒拓视线幽冷,低头俾睨着烈如歌,沉声问道。

  司徒拓君临天下王者的霸气慑人,犹同神祗,无人敢在他面前道一个“不”字,他的所作所为只有对,没有错。而他的问,更似一种云淡风轻的闲聊,他并不在乎你的回答,只是问问罢了。

  锋利慑人的视线搁在烈如歌身上,不禁令她抖了一下,对他所提的问题,烈如歌谄媚地道,“当然没有,尊主哪哪都是对的,最标准的。”还翘起一个大拇指,比比皆是来验证自己的可信度。

  司徒拓浓眉微挑,对烈如歌的回答不喜不怒,最后鄙夷地留下一记冷刀眼。气得烈如歌几近崩溃暴走,分明是他逼她答的,一副她多么喜欢讨好他似的,司徒拓,你王八羔子。

  不经意间,司徒拓眼角掠过,便见烈如歌龇牙咧嘴,面色凶狠,显然暗地骂他。嘴角微微一抽搐,竟然习惯地不再做理会。

  “砰砰”空地突然几声惊雷轰鸣声,一团团烟雾在暴民前面腾升起,半空中除了血腥,还弥漫着一股酸臭硫磺的气味,马受了惊,纷纷嘶吼长鸣叫,连追风赤兔也不安地趴着四蹄。

  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几声爆破声,纷纷在黑羽军中响起,只见几支断臂残腿射出,人群中贯响彻着惊恐的喊叫声与凄厉的痛苦声。

  浓烟大雾,气体迅速弥漫,烈如歌抬起袖子掩住口鼻眼,警觉着四周。第一次的爆破声,烈如歌还没有想到这是什么,可很快便猜到这些手工炸药是暴民中有人早就预谋准备在身上的。

  因为,在落夏国,民间禁止私自制造兵器等,违反者杀无赦。

  炸药稍堪劣质,只能一对一地近距离炸到敌人,所以轰鸣声不断响起,可见携带的分量不少。只是,谁能把分量不少的炸药伪装躲过司徒拓的双眼带在身上。

  忽然,脑海中闪过几人,烈如歌一双美眸寒冷幽暗,碎出几抹冰冷。暴民中,有几个首先折身反抗的青年壮汉,仔细回想,他们的衣袍不算破烂,质地比暴民身上低廉的麻帛要好上很多。

  “用水,把水浇到响包上!”混乱中,一道沙哑带着慌张的声音响起。男子或许不知那是炸药包,只能以其发出恐怖声音命名。

  暴民区并不靠近河流,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水。烈如歌闭起双眼,探放神识,见到半空中有一抔水流从天而降,接着重砸到几名青年壮汉手上的炸药包上,熄灭了燃火。炸药包也湿透,起不了火。

  黑羽军见状,快速拔出剑,以剑拽起茅草屋周围的臭水,每一下都准确无误地落在炸药包上,以雷鸣迅猛之势解决了敌人恐怖的武器。

  几名青年见自己败露,有规律在人群中隐秘地朝着山上飞去。几名黑羽军迎上,飞快地追上,手起刀落,只听到山里边传来几声哀嚎。

  烟雾逐渐散去,茅草屋外除了刀疤男一人,其他的尸体遍地,黑羽军也折损了五名士兵。

  追风骏马上,司徒拓面无表情低头扫过地上满脸鲜血覆盖的刀疤男,刚才的提出浇水的人便是他。司徒拓冷声问道,“你服,亦或反?”

  “草民服!”刀疤男双膝跪下,不卑不亢地答道。司徒拓扫了一眼,未语。

  “哇哇”一阵婴儿哭啼声,黑羽军从茅屋内抱出几名还在襁褓的婴儿,长期营养不良,面色饥荒,身骨瘦弱,连哭啼声也如小猫般的哀鸣。

  “尊主,有几名余孽,如何处置?”黑羽军第三队队长单膝跪下,低声问道。

  一旁,刀疤男神色慌张地看了过去,又抬头望向面色冰冷无情的司徒拓,嘴巴哆嗦了一下,最终紧抿唇瓣,低垂下头不语。烈如歌从神识中见到刀疤男的反应,暗暗赞叹。

  倘若他奋力替几名婴儿求饶,表露出他的懦弱和无骨气,司徒拓最瞧不起这些人,连同他都不会留下。

  “与他一起,带走。”司徒拓冷声道,驾马离开。

  身后黑羽军把刀疤男用绳绑住,一手牵着,以俘虏的姿态带走。而其他几名婴儿被各人抱一个,军队整军,有序的迅速跟上,只留下一个小分队来处理现场。

  不一会儿,茅草屋附近一股浓烟升起。

  司徒拓骑马在前,深邃地凤眸看着在前方大树下的烈如歌,眉头微蹙。烈如歌收回神识,热情地朝着司徒拓挥手。早在危险之际,她便后退至安全地带,等候着。

  “本王允许你擅自离开了?”司徒拓目光锐利,冷寒地看向烈如歌。

  烈如歌摸了摸鼻子,未见半点心虚,诚恳地摇了摇头,接着道,“小的这不是怕给尊主惹麻烦吗,所以才寻了安全地带躲起来。一旦尊主前方兵力不足,小的也可及时回府搬救兵呐。”

  司徒拓不屑冷哼,忽然眸色微动,示意后面带人走的黑羽军先离开,只留了几名亲卫在身。

  烈如歌疑惑,耳尖一动,回首看着前方康庄路上扬起的滚滚灰尘,眉梢一动,自动自主地回到司徒拓身侧,站好自己的位置。

  不一会儿,人马走进,清晰了起来。几百名皇家侍卫前,太子司徒锦穿着金色五爪龙纹铠甲,威风凛凛地骑骏马赶来。

  司徒锦,上一次烈如歌在太后的寿辰见过,人玉树兰芝,温文尔雅,脸上总挂着春风润物细无声的浅暖笑容,只是那双吊梢丹凤眼不时流出几缕的阴暗。

  总之,他给烈如歌的印象,是一只笑面虎,还是血统脏脏的阴暗野心勃勃的浪子。

  见司徒锦排场声势浩大,威风霸气着装严谨地前来,烈如歌扭头看着身后略略的几名亲卫,转头又看了眼穿着墨色便服的司徒拓,头凑近司徒拓,不怕死地道。

  “尊主,瞧人家太子爷的威浩,咱们九皇府不仅人丁少,连衣服都要输给人家了。唉,咱们九皇府这回面子丢大咯。”

  明面上,是揶揄司徒拓一暗帝要在小辈面前丢了面子。当然,即便司徒拓一身便服,可身上的慑人的威严霸气丝毫不减。

  “你没说话,本王不会当你是哑巴。再多说一句,不用回府,本王即可在众人面前砍了你双腿,让你爬回皇府。”司徒拓冰冷的话悠悠从薄唇传出,忽然间,烈如歌真觉膝盖疼得紧。

  嘴角撇了下,烈如歌暗中不雅地翻了一个白眼。司徒拓,又是这个威胁,你能不能换一个啊,老娘听着耳朵都长茧了。

  “九皇叔,侄儿临时有事,来晚了。”司徒锦翻身下马,走到司徒拓的马前,恭敬行礼,温声道。

  烈如歌眉头一挑,鄙视地望向一脸温润,夹带着愧疚的司徒锦。这可真够晚的,等事情都解决了,你才来到。这不是没下苦功,便要捡大功劳嘛。司徒锦,挑的时间还真好,呵呵。

  “呵呵,太子殿下,都日落西头了,小的还以为您不会来了呢。”烈如歌忍不住,勾唇一笑,酸了他一句。

  司徒锦面色微变,转头看向烈如歌,双眸闪过惊艳与诧异,未料到世间还有此俊俏出尘的人。眸光在烈如歌与司徒拓之间来回了一下,司徒锦便猜到烈如歌便是传闻中司徒拓眼前红人兼面首,烈歌。

  区区一个低贱的小厮,还不足以他尊贵的太子理睬,而凭烈如歌刚才一句话,便可治她一个蔑视皇室的罪名,处死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