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丢人现脸
小橘子2017-04-12 03:243,292

  可是司徒锦面色温润,温和地朝着烈如歌一笑,内疚地解释道,“本宫本应一同与九皇叔出发,不料出门前有重要公务要处理,待公务解决后,时间已晚了许多。”

  “九皇叔,实在是侄儿过错。”转头,司徒锦撩袍跪下,温顺地对司徒拓道,神色十分虔诚。

  只是,两个人年纪相仿,看着司徒锦低声下气温厚的语气,烈如歌怎么都觉得怪,而且还特别不理解先帝。放着自己大好河山,不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引了这么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不是没事找事,祸害后代嘛。

  眨巴几下眼睛,烈如歌实在厌恶司徒锦那副伪装的嘴脸,扭过头,看着天际云霞遍布,璀璨艳丽,忽而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的笑容。

  司徒拓眼角冷瞥,随即便收回了视线。俯视着地上的司徒锦,冷声道,“既然是公务在身,并非你过错,起来吧。”

  “侄儿谢九皇叔开恩。九皇叔,那些暴民……”司徒锦起身,轻声问道。

  司徒拓面色冷寒,若有所思,其身后的亲卫替他回答道,“回太子殿下,暴民已处理,即可启程返回。”

  司徒锦了然地点了点头,有司徒拓在,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担心呢。见司徒拓面色不佳,司徒锦识趣不再开声,转身准备上马,一同回京。

  突然,身后一飞骑奔来,是留在后方处理手尾的黑羽军的士兵。来人矫健地翻身下马,叩首在地上,“尊主,暴民圈地的周围发现一人,是丞相府的庶出三小姐。”

  烈如歌眸光一亮,嘴角轻勾,非常满意黑羽军这名可爱的小士兵口中“庶出”二字,真是很得她心,关键是贴切烈如溪的身份,非常好。嗯,司徒拓的人,果然就是训练有素的。

  转身的司徒锦身形一僵,虽他与烈若溪亲事未公布天下,可大多数人皆知烈若溪是定下的太子妃。

  是关自己,司徒锦不能再做缩头乌龟,转身满脸着急地上前,神色诧异地问道,“她现在人在哪儿,有没有伤到?”

  看着司徒锦关切的神色,烈如歌适当的配合出声道,“啊,丞相府的三小姐怎么会出现在暴民区呢,小士兵,你会不会看错人了啊?怎么可能,对吧?”

  烈如歌转头,惊讶又渴望求知真相地望向司徒拓,期待他能给出答案。

  司徒拓眸光冷锐,扫了烈如歌一眼,沉声道,“把人带过来。事实非同小可,倘若是个误会即好,不然她可归类到暴民余党,或相关嫌疑人。太子,此事交给你处理,再向本王汇报。”

  司徒锦面色一变,连忙俯身领命。

  不出一会儿,小士兵便带着昏迷的烈如溪前来验证。众人一看,那人脸上黑漆漆,朱钗歪扭,发髻凌乱,身上雍容华贵的牡丹艳丽裙袍上不知沾上了什么墨色的水渍,身上还发出一阵酸臭味。

  四周寂静无声,太子司徒锦第一时间便认出此女是烈若溪不假,只是他不愿意出声,更不愿有人出声。

  可偏偏有人不随他愿,从几百名皇宫侍卫后面传来一个遥远略显惊讶的声音,“还真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啊。”

  话落,司徒拓眼波微动,小士兵立刻把昏迷的烈若溪丢到司徒锦身上,脸上尽是嫌弃,手脚异常的迅速。

  司徒锦面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红,不知是被烈若溪身上的气味给熏的,还是她此刻狼狈不堪又丑陋的身容给吓到。

  烈如歌见状,暗中掩嘴偷笑。心情爽朗的她,没有注意到身侧司徒拓的眼角一直有在关注她。

  “九皇叔,此事侄儿会查明,三日后给九皇叔一个交代。不过侄儿相信,溪儿定是被贼人抓来,或许是准备做人质要挟的。丞相的为人,九皇叔是清楚的。”

  司徒锦声情并茂,态度诚恳地请求着。不管怎样,太子府现在和丞相府,烈若溪是绑在了一起,司徒锦心下真心实意如何,但此刻是要维护烈若溪的。

  司徒拓面色冷峻,不苟言笑,深邃的凤眸扫过司徒锦怀抱中那泥巴沾身,又臭又脏的女人,尽是嫌弃,薄唇不冷不淡的道,“本王听说丞相府的二小姐死而复生回府,未婚先孕。”

  瞬间,在场变脸的有两人,一人是司徒锦,另外一人当然是司徒拓口中的嫌弃的二小姐,烈如歌本人。

  烈如歌狠咬着唇瓣,眼角略微抽搐。她没有听错的话,司徒拓话间尽是鄙视和嫌弃,似乎她是多么不堪,不守妇道,面目全非,丑陋至极的人尽可夫的女人。

  虽然这话也是在反驳打击了司徒锦,反例告诉他,丞相的为人并不怎样,看他仅有的两个女儿便可见长短。

  能毁坏丞相府与摸黑烈若溪,烈如歌是乐意见到。只是一牵连到自己,烈如歌心中的小人便怒火叉腰,幻想指着司徒拓的鼻子大骂,臭不要脸的断袖,你以为自己多高尚清洁,还不是腹黑阴险贱人一枚。

  哼,人致贱则无敌,说的就是司徒拓!

  司徒锦无言以对,丞相府二小姐的事情他早就知晓,以为司徒拓看在太后的面子上,不会提及她的,未料他……

  突然,脸色难堪的司徒锦怀中的烈若溪辗转醒来,抬眸一见是她心心爱慕的郎儿,立刻柔弱地扑到司徒锦怀中,双手无助地拽住他的衣角,声音悦耳婉丽,嚎啕大哭中透着丝丝的撒娇。

  “太子,有人要抓走溪儿,溪儿好害怕啊。呜呜,溪儿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太子殿下了呢。太子殿下,幸亏您来救溪儿了,呜呜呜。”

  烈若溪一阵哭泣,身上脏脏的墨色不知名东西也尽数抹到了司徒锦身上,而其狼狈不堪,连小脸都是漆黑不清的,配上一副莺歌撒娇发嗲的声音,异常的诡异。

  司徒锦身子僵硬,温润的双眸中嫌弃快速闪过,脱下自己的艳红披风盖在烈若溪单薄的身躯上,目光柔和的哄着道,“溪儿,莫怕,本宫在呢。莫要哭了,九皇叔都要笑话你了。”

  后半句,是在提醒烈若溪还有其他人在场,收敛一下。

  可烈若溪被吓坏了,她记忆还在让丫环收拾着犒劳士兵的糕点与醇厚的酒水,正坐上金缕贵气的马车前往西北方向,准备给司徒锦一个惊喜。借此,暗中提示司徒锦,让圣上尽快宣布他们的婚事。

  可马车刚出郊外,一路护送的丫鬟小厮与丞相府的侍卫纷纷晕倒在地,不省人事。烈若溪嫌马车过闷,想下地走走游览,不料无人回应她。

  接着她一撩起车帘,便见到一个蒙面黑衣男子走向她,她慌张地躲到马车内,可男子一柄泛着银色冷光的长剑直抵她颈项。

  然后,烈若溪被蒙面黑衣男子打晕,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臭乱的泥地上,周围还有五个衣着破烂,脸上还长了疥疮的男童围着自己。烈若溪吓破了胆,又华丽的晕了过去,直到此刻醒来。

  “讨厌,你怎么能取笑人家呢?你一直都说人家天下第一美人的,原来你是在说谎,哼,以后人家不理你了。”烈若溪不清楚状况,以为只有他们两人,平日相处的小性子都完形毕露。

  顿时,在场响起一阵低笑。

  司徒锦面色一黑,脸上煞是好看,心下骂烈若溪草包。尴尬地轻咳了两声,司徒锦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司徒拓,见他冰冷的脸上无异色,才松了一口气。

  低头凑近烈若溪哄臭的耳际边,司徒锦咬牙切齿,藏着一抹危险滴道,“烈若溪,马上清醒,九皇爷和众人都在,你是不想要太子妃的位置了吗?”

  烈若溪一惊,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才发现自己不是在司徒锦的太子府,而在一处不知名的山郊野外,周围还有众多的士兵,以及……战神暗帝。

  触及司徒拓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烈若溪双眼痴迷地看着,接着一道锋利慑人的视线扫过她身上,身体骤然哆嗦着,烈若溪连忙低下头,唯唯诺诺地道,“溪儿见过,九……九皇爷。”

  “回府。”司徒拓面色冷沉,低声道。接着,一行人策马前去。

  烈如歌跟在司徒拓的身后,经过烈若溪身边,无趣地叹了一口长气,嚼巴两下嘴巴,索然无趣。烈若溪连锦澜一分都不及,她真的很怀疑,烈若溪当真是锦澜的女儿,而不是从街边捡来的?

  白色的面纱下唇角冷然勾起,只是烈若溪丢了脸面,这样给锦澜一个大耳光,她还是挺高兴的。

  锦澜,我很期待你的反击哦。

  司徒拓的人离开后,司徒锦松开手,站起身,接着后退两步,与狼狈的烈若溪保持距离。低头,温润地双眸滑过自己身上被脏污的黄金铠甲,司徒锦面色狰狞,双手紧握成拳头,用力的捏紧。

  “把三小姐送回到丞相府,告诉丞相近日多加保护三小姐,不可再让三小姐落入危险。尽可能的,还是三小姐待在府内。”司徒锦低声吩咐道。

  想起烈若溪刚才丢人现脸的每一幕,司徒锦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刻把眼前这个草包女人给丢到蛇窟去。压下心口的怒吼,司徒锦面色阴沉难看至极,不理会身后的烈若溪,大阔步向前,翻身跃上马,拉着缰绳,扭头策马离去,后面跟着浩浩汤汤的皇家侍卫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