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失心疯
小橘子2017-04-12 03:243,255

  而地上的烈若溪睁着双眼,看到司徒锦不管她便走了,心中又怒又酸,可她又不敢言。烈若溪知自己今天给司徒锦丢脸了,只能压下怨气,由着侍卫抱着自己策马回丞相府。

  九皇府,人马一回到,烈如歌隐秘地拐到兰心苑去找乐乐,嘴角荡漾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人未到,烈乐乐早就嗅到了烈如歌那一身的狡猾狐狸的阴谋味道。门一开,烈乐乐便扑过去,抱住烈如歌的大腿,柔柔糯糯地喊了一声,“妈咪~”

  烈如歌伸手敏捷地操起地上的乐乐抱在怀中,眉眼都乐得绽放开一朵艳丽带刺的野蔷薇,红唇引诱性地开声,“乐乐,待在房里闷坏了吧,想不想看戏?”

  “想,想极了!”乐乐很配合的举起一双小手,兴奋地道。

  烈如歌赞赏地点了点头,抬手轻拧了一下乐乐的小琼鼻,暗暗感慨道,不愧是我蝶舞的亲生女儿,这骨子里的坏劲儿都是如出一辙的。

  “乐乐真棒!好了,你自己想办法出府,妈咪在门口等你。”烈如歌放下乐乐,接着转身离开。

  身后,乐乐一头黑线,小嘴微抽搐。妈咪,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不是你劫富济自己顺手抱来的?

  烈如歌相信乐乐的身手,反倒是自己带着她一同离开,会引人注目。没有必要的事情,没有必要的麻烦,烈如歌向来都是尽可的避免。

  出了兰心苑,烈如歌吧嗒吧嗒地跑进大殿,见大殿处事大厅有官员在,显然司徒拓在处理公务,于是烈如歌轻手轻脚地退出。到了空地上,欢快地道。

  “小黑子,在皇府憋了这些天,老子受不了,要去找二十个温柔可人的小姑娘安慰一番。尊主问起我,记得原话汇报。”

  空气中无人回应,但烈如歌知晓暗处的隐卫已经听到。交代完后,烈如歌就健步如飞地跑出府,架势看起来真的很猴急似的。

  暗处的隐卫嘴角一抽,首先对她对每一个蒙面黑衣人都用“小黑子”称呼很是不满意,再者就是齐齐的鄙视她,不相信她那小身板能承受住二十个美妙可人的姑娘,最后就是齐齐的嫉妒恨,他们也好多天没有找姑娘解决了啊。

  出了皇府,烈如歌在侧门等着乐乐。不出一会儿,一个小仙童打开门,优哉游哉地从里边出来,临走前还不忘对着里面的厨娘丫鬟露出笑靥,奶声奶气道,“谢谢奶奶和姐姐们,乐乐回家后,有空再来看望你们。”

  烈如歌噘着嘴角,不用动脑子都能猜到乐乐又是用了迷路,再放她人畜无害的可爱容颜出来迷惑众人这招。

  见乐乐和里面的人依依不舍,烈如歌没好气的一把揪住乐乐的小衣领,一股劲地向丞相府冲去,一边责备教诲道,“烈乐乐,妈咪跟你说了多少次,做人一定要守时。拖拖拉拉,像个什么样!”

  乐乐伸出柔棉的小爪子一把拽住烈如歌的衣角,灵动的一双水汪大眼睛眯起,享受着在半空飞翔,春风拂面的感觉。一侧对烈如歌的话小声地嘀咕着,“分明是妈咪自己赶着去看戏心急,实在是太顽皮了。”

  话在风中吹碎不见,烈如歌心急如焚,她可是怕错过了最佳出场时间,就收不到最好的现场效果。嗯,没错,她都是以大局为重的人。

  隐藏了内心狂笑嘚瑟的小人,烈如歌自我称赞的想到。

  丞相府内,此刻犹如乌云密布,黑云沉沉倾压而下,冷气弥漫。丞相烈震庭听了侍卫转告太子司徒锦的话,深凹的一双精明眼眸危险眯起,若有所思。

  “爹,呜呜。”收拾妥当出来的烈若溪明媚动人,见到烈震庭当即掩面伤心哭泣,委屈地喊道。

  烈震庭脸色铁青难看,厉声呵斥道,“孽女,跪下!”

  烈若溪被吓了一跳,膝盖一软,当即“扑通”一声跪下。抬头见烈震庭脸色难看,烈若溪心一抖,下意识求救地看向下方的锦澜,红润的唇瓣无声轻喊,“娘,救我啊。”

  锦澜无声叹息,抬手摸着平坦不显怀的腹部,柔柔看向烈震庭,“老爷,溪儿今天在外被恐吓不少,她也是被人迫害的。”

  烈震庭视线触及锦澜平坦的腹部,紧皱起的眉头松展了不少,脸色依旧难看。幽深地双眸看向厅中的烈若溪,唇瓣动了两下,接着无奈叹息挥手道,“给三小姐拿个蒲团来。”

  丫鬟快速把一繁华柔软蒲团放置烈若溪的膝下,可烈若溪愤气不平,她是受害者啊,爹凭什么要责备她,还罚她跪下。当下,烈若溪又看向锦澜,后者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烈若溪一肚子的火气只能忍耐下,也深知惹怒了爹,她的太子妃之位更不可能了。

  “说吧,把你今天遇见的,看到的,通通一字不漏地讲给为夫听。”烈震庭眸色转冷,声音放柔了些。

  想起自己今天在那般肮脏的地方躺过,烈若溪浑身都不自然,仿若有千百条恶心的虫子爬上她矜贵的玉体,所到之处皆留下一条条可疑的粘稠浊液。

  身子抖了抖,烈若溪委屈地瘪了嘴,正准备头头说来。

  “爹,发生什么事了?”烈如歌一身素色裙袍,双手抱着乐乐走进,见跪在地上的烈若溪,惊呼道,“妹妹,你怎么跪下地上啊。地上凉,女子最是伤人啊。”

  烈如歌放下乐乐,两母女一同走过去,作势要扶起烈若溪。

  烈若溪最厌恶烈如歌,对没有爹的野种乐乐也看不顺眼,一见到两母女的指尖就要碰到自己,烈若溪狂躁地转身要避开,生气地骂道,“滚开!”

  双手甩开之际,带了怒气,力气微大,不小心把靠近的乐乐一把推倒在地上。

  “乐乐!”烈如歌凄厉地大喊一声,连忙俯身抱起倒在地上大哭的乐乐,心疼不已,可抬头快速看了锦澜一眼,紧咬着唇角,严厉地道,“不许哭!你若不走近,小姨会碰到你吗?自己的错误,自己承担,不能哭。”

  烈震庭没料到烈若溪如此反应,在乐乐被推倒之际也快速起身,赶去接住乐乐,可还是慢了一步。

  烈如歌的神色和顾全大局,他都看在眼里,她这是给锦澜面子。可越是如此,烈震庭心头对烈如歌和乐乐愧疚很深,对烈若溪骄纵跋扈的性子很是恼怒。

  “如歌,乐乐还小,骂她做什么?快抱她起来,爹让大夫过来看看,有没有磕到伤到哪处了。”乐乐是他第一个外孙,又乖巧讨人喜,烈震庭抬手扶起两母女,关切地道。

  接着,烈震庭挥手,让管家去请大夫。烈如歌抱着乐乐,低头地看着,缄默不语。可烈震庭看出了她的心疼,毕竟是身下掉下的一块肉,自己女儿有事,当娘的怎能不心痛呢。

  恍然间,烈震庭记起幼年的烈如歌总是容易磕到碰到,连走路都时常摔倒,而她娘亲便是疼得满脸泪痕,伤心不已,犹如伤痛在自己身上。

  在烈若溪出手时,锦澜暗道不好,可身形不动,也是想看看烈震庭对烈如歌这对母女的态度。结果,令她大失所望。

  美眸一凝,锦澜起身走到烈若溪面前,伸手“啪”打了她一个耳光,咬唇骂道,“为娘平日如何教导你的,还不向你如歌姐姐道歉。”

  烈若溪抬手捂着自己被打的脸,双眸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娘亲,眼眶中的湿热快速地汇聚。娘为何要打她,她没有做错,只是不小心碰到那个野种,她还嫌脏啊!娘,难道连你都不理解女儿吗?

  悲愤交加之下的烈若溪没有心情注意锦澜眼中的暗示,十年来,丞相府就她一个孩子,她是爹娘的掌上明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她不明白为何一个名誉尽毁的女人带着一个野种回府,她要笑脸相迎,还要唤她一声“姐姐”。

  呸,就凭烈如歌这个早该死的贱人有资格吗?

  愤怒,怨恨不可熄灭的连根带梢都烧了起来,熊熊的燃烧,在烈若溪的心中连成一片火海,焚尽了她的理智,和自制力。

  “爹,娘,我没错,错的是她!她不该回来,不该抢了我的位置,还妄想骑到我的头上作威作福。”烈若溪梦然站起身,伸手指向烈如歌,娇艳瑰丽的小脸扭曲狰狞。

  “烈如歌,十年前你怎么不被烧死啊!你死了多好,还可以如愿的去找你那短命的娘亲,与你一样一双玉臂万人枕,一点朱唇千人尝的人尽可夫的姐姐……啊,爹……爹。”

  烈震庭气得头冒青烟,他疼了十几年的女儿,将来的太子妃,居然口没遮拦,瞧瞧说出的都是些什么不秽的话。

  “来人,把三小姐拖到柴房锁着,不给吃喝!”烈若溪真是触碰到烈震庭的死穴了,烈震庭不由分说地大手一挥,冷声道。

  婆子和丫鬟上前,犹豫地朝锦澜看去,后院之内,一向都是锦澜做主的。锦澜顰着眉头点了下头,婆子和丫鬟才把呆滞住的烈若溪带下去。

  烈如歌看着主仆的小动作,嘴角冷然勾起。锦澜可是个聪明人,没向烈震庭求饶。顺势地关进柴房,过一两天能放出,不然挑衅烈震庭,可就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