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做坏事
小橘子2019-12-11 15:213,262

  大夫过来,检查了乐乐,看着女娃精致可爱的脸蛋煞白得吓人,最后诊断为惊吓过度,吃帖安神药,歇息几日便好。

  烈震庭松了一口气,幸得乐乐没有大碍,不然他都不知如何给烈如歌一个交代了。

  乐乐搂着烈如歌的颈项,紧紧靠在自己妈咪好闻的怀抱中,嗅了嗅鼻子,脸色逐渐恢复红润,还能和烈震庭聊天打趣。

  忽然,乐乐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好奇地问道,“外公,什么是一双玉臂万人枕,一点朱唇千人尝啊?人尽可夫又是什么呢?”接着神色骤然黯然,“乐乐是不是惹小姨生气了啊,那小姨可以骂乐乐的,为什么要骂外婆和大姨……”

  大人每说一句话,以为小孩听不懂,其实他们懵懵懂懂,然后就明白得很。烈震庭被乐乐问得哑口无言,抬头慈爱地摸了摸乐乐的小脑袋,“不是乐乐的错,是你小姨得了失心疯,以后乐乐见了小姨,绕路走,她就不会伤害到乐乐了。”

  乐乐似懂非懂地眨巴两下眼睛,然后乖巧地重重点下头,“好,乐乐听外公的话。”

  烈震庭欢心一笑,对乐乐更是满意。抬头看向烈如歌,烈震庭满脸的愧疚,“如歌,溪儿她今天被吓到,你……”

  “爹,女儿累了。乐乐受了惊吓,女儿带乐乐回去歇息了,您也早点歇息吧。”烈如歌起身,打断了烈震庭的话,牵着乐乐往外走。

  经过锦澜身边处,身形顿了一下,轻声道,“姨娘怀着弟弟,不要太劳累了。如歌去歇,姨娘也早些休息吧。”

  锦澜银牙暗咬,一双美眸淬了毒般狠辣歹毒地看向烈如歌,很快又隐藏好,露出和蔼的笑容,“嗯,好,如歌真是乖巧,乐乐很得你真传,溪儿的话你别放在心上,那个傻孩子都是受了惊吓才……唉,如歌你怪姨娘吧,是姨娘没教好她。”

  丝帕拭去眼角的泪水,锦澜哀伤不已,面容疲倦有愧色。

  烈如歌摇了摇头,缄默地带着乐乐离开。

  待两人离远,烈震庭怒色未消,盯着伤心的锦澜,视线有下移到其小腹,良久还是走了过去,揽住她的肩头,低声道,“别哭了,伤到麟儿就不好了。走吧,陪你回去。”

  锦澜柔弱地点了点头,拭去脸上的泪水,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娇弱地依偎在烈震庭的怀中,两人一并走回如兰苑。

  一场闹剧,金枝玉叶般娇贵的三小姐惹得丞相勃然大怒,打入柴房面壁失过,而失踪十年的二小姐则被赏赐了许多珍贵珠宝和药材等。二人截然相反的变故,令众人猜测纷纷,不知丞相是偏向哪房的人多。

  闺房内,烈如歌进屋后踢开两只绣花鞋,惬意地躺在柔软的床榻上,翘着二郎腿,嘴角勾起的弧度一直未弯下去过。被绿萝洗白白后的乐乐,粉嫩精致的小仙童一个,哧溜地爬到烈如歌的臂弯里。

  “妈咪,你今天有做坏事哦,乐乐都看到了。”乐乐眯起两只月牙笑眼,阴阳怪气地道。

  烈如歌手掌抬起,正好轻拍了下乐乐的小屁屁,扬起下颚,倨傲地道,“你要是看不出,以后出门别说是我的女儿,尽丢我的脸。”

  刚才烈若溪失疯,烈如歌在暗中是有下了一点推波助澜的药,其实也不是什么毒药,只是一点点的噬魂散。

  噬魂散正是乐乐亲手调的,被自己的妈咪用上场,效果还不错,乐乐瞬间傲娇了。一双小馒头的玉手抱住烈如歌的颈项,眨着天真无邪的双眼,“妈咪,乐乐今天立了大功,你是不是要奖励乐乐啊?”

  “得奖!说吧,小妮子有什么想要的?”烈如歌今晚凤心大悦,出手阔错,异常的大方。

  乐乐双眼瞬间亮起,放佛眼前放了一堆金灿灿的金银宝,比夜间的星辰还要闪亮璀璨。琉璃眼瞳滴溜溜地转动一下,小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狡猾,“妈咪,乐乐还没有想到,你先欠着,以后乐乐想到了再找你要。”

  “行。”烈如歌打了一个响指,爽快地答应。在她看来,乐乐不是要物,就是要她陪着去玩。这两样,都很容易实现,前提是门主答应给她放假。

  得到答应,乐乐乖巧地靠在烈如歌身上,安静甜美的闭上双眼。烈如歌低头,看着宝贝女儿的睡颜,唇角勾起,小身板背后的手轻轻地拍着,哼着婉转动听的童谣。

  这首童谣是烈如歌在外出任务,偶然间听到一位老奶奶轻吟唱的,只一遍,音律便深刻的印在她的脑海里。她曾经是一个人,忽然间有了一个孩子,冷静的她当时措手不及,现在依旧是慌张没有头绪。

  可是烈如歌唯一确定的是,这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的血脉,她的唯一。即便山崩地裂,谁也不能把乐乐从她身边抢走。

  每夜梦回牵绕到那旖旎浓情的一夜,烈如歌心跳加速,面红耳赤,这从奇特的反应来得很奇妙,走的很快。只是,每次她睁大着双眼,想要记起那夜的男人,如何都记不起,还是那一层黑纱遮挡住,只有那一声温柔的爱怜清晰在她耳边回响。

  贝齿暗咬,烈如歌眯起双眼,冷光乍现,危险如鬼魅。隔他老子的,等老娘见到这个杀千刀夺她第一次的男人,一定要霸气地压回去,以泄心头的怒气。

  烈如歌确实不恨乐乐的亲生爹地,因为没有他,她自己不会得到这么可爱的女儿。但是,那一次的耻辱,被压得死死不得翻身的该死柔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哼,她蝶舞柔弱,那都是见鬼的!

  乐乐与凤清尘此刻要是知晓烈如歌心里的想法,定会气得吐三尺血,懊恼他们做了那么的无用功,其实主人翁要的很简单,真的很简单啊!就是要压,把面子找回来而已!

  而他们要做的,就是把司徒拓打晕,打包送到烈如歌的床上。当然,还可以下点催情药,加快反应!

  哄乐乐沉睡后,烈如歌轻手轻脚下床。,替小家伙盖好了被子,低头吻了一下小额头,才离开。

  绿萝立刻恪守尽职易容成烈如歌,继续沉默无怨地做着烈如歌的替身。

  烈如歌抬头看着天际一缕白驹张露,皎洁的月牙儿还很清晰地吊在梢头,心头掬了一把辛酸泪。可怜的她只有一个人,劈不成两半,来回两头走。

  偏生不知司徒拓是不是同烈震庭有多大仇多大怨恨,九皇府同丞相府就是两个方向,一个城北,一个城南的,真是累死她这副小身板了。

  酥手端着一个小酒坛,醇香的琼液从嫣红的唇瓣溢出,顺着下颚滴落在衣襟上,酒香混合着淡淡的馨香,顿时香气袭人。

  嗅着晨间新鲜夹带着露水湿润的气息,烈如歌润泽诱人的唇瓣妖娆勾起,一边饮酒一边走向九皇府。

  本以为此早九皇府还没人起来,可烈如歌走到皇府门口,便见到一青色小厮拿着大扫帚在门口清扫。瘦长的身材,还有脸上那道深入血脉的丑陋刀疤,让微醺的烈如歌猛然想起,此人是暴民中存活下来的刀疤男。

  烈如歌微诧异,司徒拓带他回府,以为是要让他为奴隶,可没想是正常的皇府小厮。看来,司徒拓的怀柔政策使得挺厉害的嘛。

  司徒拓是落夏国的暗帝,收复一百姓,比起杀一人儆百要划算。可暗帝在背后,众多百姓皆闻司徒拓战神的浩名,见他犹如见到阎王爷,却没人会想他实则也可以仁慈,但他的仁慈只是对自己的子民。

  此处,烈如歌是佩服司徒拓的,同时也深深的鄙视时常打着微服私访体恤民情的幌子到处游逛的司徒明。同样是帝皇,瞧瞧区别怎么这么大呢?

  “嚯,小青,起那么早啊。”既然是九皇府的人,暂时算是自己同事了,刀疤男的称呼可不是好称呼。

  额,小青貌似也不算好吧,府内穿着青色衣袍的小厮,烈如歌一律称呼为“小青”,犹如“小黑子”的随意顺口。

  烈如歌走过去,刀疤男抬起头,呆愣地看了她许久,才人出她是那日带着白色面纱的公子。记着皇府的规矩,刀疤男恭敬行礼,“烈公子早。”

  脚步一顿,烈如歌绯红面色上两颗眼珠划过一抹湿润,抬手重重地拍着刀疤男的肩膀,意重深长地道,“小青,好好看,九皇府不会亏待你的。”

  烈如歌把酒坛扔到刀疤男的怀中,顺势,抬手抹去眼角的泪珠,扭身走进府。她不会告诉刀疤男,她被感动了,来了九皇府那么久,就刀疤男最尊重她了,真是太暖心。

  刀疤男,我看好你,你绝对是暖男一枚,可以继我之后,顺利收复九皇府的所有美人儿的。

  走到大殿,见一众丫鬟端着洗漱进去,烈如歌眯起双眼,好奇跟着进去。冰山美男,起床会是什么模样的呢?

  丫鬟把洗漱等放下,便转身离开。烈如歌眨巴了下眼睛,酒气染红的脸上精光一闪,双手背在后,大阔步,略微摇晃地往里边卧室走。

  司徒拓正起身,听到有人在他殿内逗留,还朝着他走来,俊美的脸庞冷沉,手掌一动,一股庞大的力气朝着进来的人影打去,寒声呵斥道,“滚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