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靠脸吃饭
小橘子2017-04-12 03:243,228

  回到皇府,司徒拓直往前走,忽而脚步停下,后面的烈如歌心一喜,以为他念自己今日奔波劳累,特意赦免她前去休息,不用去整理床铺与伺候等。

  “半个时辰,本王回殿内休息。且大院落叶颇多,本王看着心烦,本王回去后,不想见到一丝心烦碍眼的。”司徒拓冷声道,接着便往兰心苑走去。

  结果同烈如歌所想的截然相反,不但没有减轻工作量,还给她增加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身后,烈如歌龇牙咧嘴又张牙舞爪,恨不得把司徒拓撕下一层皮来。

  一步一步,踏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万恶的大殿。想到大殿内秋风扫过,扑簌扑簌落了一地又一地的黄澄澄的落叶,犹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烈如歌的一双小瘦腿便禁不住哆嗦了两下。

  哎呀,司徒拓这是要断她双腿双手,要人命的狠辣手段啊。

  清华俊美逼人的脸上苦涩堪堪,有气无力地龟行般前进着。忽而,烈如歌身侧有一道冷厉的身形站立着,视线冰冷的紧盯着烈如歌,面容逡黑。烈如歌撇了撇嘴,蓦然抬起头,脸上荡漾着狗腿又璀璨的笑容,上前走了几步,迎了上去,“福叔,晚啊~”

  烈如歌不用问,就猜到管家福叔是司徒拓特意派来监督她工作的。切,真是小心眼,以为人人都似你那般小肚鸡肠的吗?本小姐好歹是知道要说到做到,食言不肥的。不过嘛,貌似他刚才下命令,她可没有亲口答应。

  “烈歌,皇府不养懒散的奴才。尊主任命你为贴身小厮,乃是你祖上烧香求来的福气,你生在福中不知福,做事慢慢吞吞,成何体统!今夜,我便是要见到你做好尊主交代的每一个任务。跟我走,腿脚利索些,抬头挺胸,大步向前踏!”福叔冷脸,寒声呵斥道。

  烈如歌眉梢一皱,委屈地瘪两片嫣红的唇瓣,可怜地解释道,“福叔,刚才小的没有在开小差,小的是思考一件对皇府意义重大,深长远久的大事!”

  福叔面容黑沉,犀利的双眼盯着烈如歌的小脸,半晌后重重冷哼一下,下巴微扬,示意烈如歌最好能及讲出所谓的“大事”,否则法规伺候。

  烈如歌贼兮兮地凑到福叔的耳边,低声嘀咕着,“福叔,你不觉得皇府太安静,太清冷了吗?”见福叔面露疑惑,显然上钩,接着又道,“皇府除了使役丫鬟和厨娘,连一个女主人都没有。尊主年纪不小,却连一个同房丫鬟都没有。唉,瞧瞧其他几位王爷,皇子皇女不少,且后宅中妻妾成群,要想有后,那可是分分钟的事情啊。日日,可谓享尽天伦之乐。”

  福叔对司徒拓忠心耿耿,是司徒拓生母娘家送过来的人,看着司徒拓长大的,司徒拓至今身侧无女人,此是他心口的一块诟病。

  “福叔,赢在起跑线上,咱们尊主可是比其他几位在子嗣方面要落差太多了。尊主身份尊贵,当与其他几位王爷不可同曰。只是,尊主一个人总归是孤寂清冷了些,得有一个知心暖身的红颜相伴为好些。烈如歌手握成拳头,抵在自己的左胸口,似心痛挫极。

  烈如歌字字珠玑,每一句都戳中了福叔的心窝。

  福叔面色黯然,深凹的眼眶里边两颗黑亮的瞳仁流露出愧疚。他作为皇府的管家,却没能为主子绵延后代与皇府荣华灿盛,是他没尽到自己的职责。他,失职了。

  烈如歌两颗漆黑星辰的明眸眼底滑过一抹狡黠,见福叔沉默不已,神色晦暗,嫣红的嘴角一勾,抛出一个足够的诱惑,“福叔,小的有一个主意,可供参详参详。”

  不论权势滔天绝情的人,或小井市民,每个人都会一个软肋,不同的是之被看透与掩藏极好。她烈如歌的软肋,是十月怀胎的女儿乐乐。十年流连异世,她看不透的人极少,其中便有伙同多年的凤清尘。

  凤清尘人如其人,虚无缥缈,毫无前怪,无影来,无踪去,她认得凤清尘于逾越十年,始终不得知他,但她包管肯定,就仙踪掠影的凤清尘也是有软肋的。只是,他藏得极深,极其的隐秘。

  至于司徒拓,作为天景皇朝的暗帝,时二十又三,冷心冷情,后院无一女子。此处可见,司徒拓最在乎的是天景皇朝的安危,揽国家安危为在世使命。

  哦,当然不排除司徒拓有不举的可能。烈如歌脑中歪想到,不禁为自己这个胆大的想法吓了一跳。仔细回忆了司徒拓往日的行为举止,那日到青楼有柳如烟般美人在侧,他都在怀不乱,更是令人怀疑他是有那方面的问题。

  司徒拓此刻若知晓烈如歌既然怀疑他,个人能力问题,定然被气到吐血,接着一掌要了她的小命。

  “什么主意,说来听听。”毕竟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管家福叔没那么容易被烈如歌带着走,觑了她一眼,压低声音,冷声道。

  烈如歌左右瞧了几眼,接着凑到福叔的耳边,悄声道。

  “混账!尊主金枝大叶,怎得用下三滥的法子,实在有辱尊主的贵明!烈歌,此事莫要再提,你那花花肠子给老子收紧些,一肚子的烂蛔虫!”福叔黑脸,沉声吼道,对烈如歌使出的鬼点子勃然大怒,极其的不屑。

  烈如歌嘴角一抽,她刚才可是亲眼见到福叔眼中亮光一闪的。老头子,明明对她的策略上心,还要装出一副大怒,心口不一。

  见烈如歌身形不动,福叔眉头深皱,瞪着铜铃大眼,严厉呵斥,“还不快滚去打扫,误了时辰,有板子你吃的!”

  烈如歌弓腰俯身行礼,接着小腰一扭,撒腿便灰尘滚滚地溜达离去,嘴角噙着一抹深不可测的诡谲笑意。

  原地,福叔眼珠子来回滑动,双手负后,沉思的小声嘀咕,“先斩后奏,霸王硬上弓,生米熟饭后抱来个小少主,要是无计可施,此计也不凡可行。”

  双眼精光一闪,接着抬头环视了四处一下,连忙噤声,把自己的心思藏着掖着。福叔倒不是有何不轨,只看着司徒拓孤单形影一人,老辈人心疼。

  六年前意外一夜,至今查询无果,他一身老骨头,怕见不到少主子。且外界谣言尊主有龙阳之好,若是皇府早日有个女人,倒是可以堵住众人悠悠之口,澄清栽赃的传闻。

  烈如歌没往大殿跑去,而吧嗒吧嗒迈着悠闲惬意的步伐,在锦绣繁荣的花园逛了一圈,身后便有十多名丫鬟围着她。而烈如歌便是红花丛中一点绿,嗯,虽然她是伪绿叶。

  俊美逼人的脸上眉目温润,艳红的嘴角挂着浅浅的暖笑,烈如歌耐心地回答道,“是啊,下午同尊主徒步上了一趟山,衣袖不小心被小路两侧的荆棘给划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无大碍,只是有些疲倦。明日有空再寻姐妹们闲聊,我现在要去大殿清扫整理了。”

  “呀,烈歌你也太辛苦了吧!袖口都划破了,不知手臂有没有受伤呢?又赶了大半天的路,你赶紧去歇着吧。咱们姐们现在清闲着,我们替你整理清洁吧。。你莫要担心,咱们赶在尊主回来前做完即好。尊主待我们奴才们虽严厉,但好着呢。”其中一为首的大丫鬟春雨热心道。

  接着,在场的十多位丫鬟纷纷点头,白皙俏丽的脸蛋染着朵朵红云,眼中皆是爱慕。烈如歌眉梢一挑,为难又踌躇地抬手拧着眉心,半是推搡道,“这……怕是不好吧,姐姐妹妹们亦是劳累一天,我……”

  春雨大胆上前,轻拍了几下烈如歌的肩膀,脸上红云更浓,“烈歌,咱们在皇府同为奴才,一家亲,相互帮助是正常的。小小关心,你别放在心上,往日你也没少替咱们姐妹出谋策划,减轻我们的负担。”

  “烈哥哥,我们不分彼此,这算是我们一番好意,你要是拒绝,可就让秋香伤心了。”年纪最小的冬梅泪眼汪汪,双手捧西子心状,嗲声娇滴滴地道。

  烈如歌咽了一下口岁,连忙转开视线,就怕自己脸上明媚暖意的笑容挂不住。拱手作揖,烈如歌轻声道,“各位姐姐妹妹,那烈歌恭敬不如从命,此番得感谢你们了。”

  司徒拓半个时辰要回殿,烈如歌率领着十几名丫鬟,浩浩汤汤地前往大殿不紧不忙地进行作业。而她作为一片青春的绿叶,荣幸地被送回卧室,此刻正翘着二郎腿,有滋有味地磕着瓜子。

  透过窗外,烈如歌时而对殿外与她对视上的丫鬟报以一暖阳的笑容,便见那丫鬟脸色绯红的连忙低垂下头,更加卖力的清扫。

  “唉,果然不管哪处,颜值都是行走江湖的居家良药啊。”烈如歌深有体会地感慨道。前世今生,万万没有料到自己作为一伪男时,居然还能靠一张脸蛋吃饭。

  念到日后自己从司徒拓处找到乐乐的解药离开后,皇府一干爱慕她的丫鬟知晓她乃是女子,芳心定然碎了一地,支零破碎。

  “罪过,菩萨在上,小的也是被逼无奈,要怪请怪罪魁之首司徒拓吧。”烈如歌双眼闭起,虔诚地合上双掌,叹息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