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秘密
小橘子2017-04-12 03:243,252

  中年男人一看便是阴狠的角色,店家惊恐的连忙低下头,拨浪鼓般的剧烈摇头。过了一会儿,店家再抬起头,店内已无一人。上前把桌面那一锭金子揣入袋中,抬袖抹了一把满头大汗,心有余悸。

  至于烈如歌的生死,店家只能祈祷她走运,能逃过一劫。

  “快去关门,咱们明天不开店。”怕那些黑衣人调头回来,店家着急地吩咐伙计收店,又担心明日真有人来问,狠了狠心直接闭门不会客。

  烈如歌被黑衣人毫不怜香惜玉地扛在肩膀上,跳跃猛跑,颠簸得她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疼得她就装不下去,怒得要杀剐了这些混账。

  暗中告慰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烈如歌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暗暗磨牙。熊个兔崽子,等搞清楚是何人要对付老娘,,便一脚踹死你们。

  烈如歌本是自愿上钩,方才神识探散收回之际,她听到有人在府外正密谋地要绑架她。她特意转悠出府,身后跟着几个狗尾巴就紧跟着她。故而她善意地给他们寻了个下手的好地方,不过给老娘下蒙汗药就想弄晕她,幕后黑手也不怎样高明嘛。

  一路兜转,烈如歌虽闭着眼睛,但周围的人与物都看得清清楚楚。黑衣蒙面人在往东南方向赶出,没走多远便在一间民宅落下。接着,烈如歌便被丢到一个充斥熏香味的室内床上。

  “王爷,人已带来。”不久,门口响起了那中年男人的恭敬到谄媚的声音。

  没有听到回应,门被推开,烈如歌收回神识,安静闭眼躺在床上。

  “他何时醒?”冰冷低沉的嗓音,烈如歌却有一丝的熟悉感。脑中快速转动,猜测着站在床前的男子会是谁,而且此人还是个位高权重的王爷。可天景近日有多国皇室之人或者使者前来庆祝太后寿辰,王爷这个范围极大,有可能是异国的人。

  烈如歌仔细回想,不论哪一国王爷,除了司徒拓是最熟悉,其他的印象一般。难道绑架她的人,是她出任务时遇过的?

  “回王爷,药效短暂,应快醒了。”中年男人低声道。

  烈如歌在暗中猜测,同时也秘密地注意着室内的情况。在中年男人回答后,呼吸人数逐渐减少,只剩下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脑中有几个嫌疑人,烈如歌没把他们放在眼中,索性便睁开双眼,佯装醒来。

  手捂着额头,烈如歌迷惑地睁着朦胧双眸看着周围。其实,视线早已经在第一时间注意到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哼,难怪她有熟悉感,绑架她的这厮就是二王爷司徒耀。

  顿时,烈如歌轻蔑至极,暗中谩骂司徒耀空有其表,实则愚蠢得很。现司徒拓已经警觉他,此刻他还敢抓了身为司徒拓贴身小厮的自己。打草惊蛇,禁不住耐心,冲动无庸。

  并非烈如歌高看司徒拓,而是如此一比较,司徒耀明显连司徒拓半分都不及,迟早会是刀下魂。

  “这是哪里啊?你……二王爷。”烈如歌懵然地抬头,看着面色冷漠的司徒耀,诧异地张开嘴巴,目瞪口呆,戏份足足的。

  司徒耀俯视着烈如歌,英俊清俊的脸庞冷若冰霜,与那日在青楼所见,截然相反。

  “烈歌,司徒拓的贴身小厮,亦或暖床人。唇红齿白,面如冠玉,清新俊逸,又无女子的娇喟缠人,在床上比起女子更千娇百媚吧。怪不得司徒拓会看上你,把你留在身边近身伺候。”司徒耀修长的手指挑起烈如歌圆润的下巴,冷声鄙夷道。

  显然,司徒耀听信了传闻,认定司徒拓有龙阳之癖。而刚巧不好,现在她正得司徒拓的宠爱。

  烈如歌双眉微蹙,面露点点哀伤与愤懑,似遇人不淑的愤怒,似在怨天道不公,身份不公的对待。

  她长得精致好看,现扮装男子,故作的哀怨,却没有显露出她柔弱,反而增加了她英气和苦不堪言的隐忍,甚惹人怜惜。

  司徒耀眉眼微动,收回手,坐在床对面的长榻上,桃花双眸此刻阴暗又夹杂着几分贪婪望向她,“你有什么委屈,可以向本王坦白,本王酌情会替你讨回公道。”

  烈如歌嘴角微抽,眼中轻蔑更深。绑架她,威胁她,现在一副要为她主持公道而大义灭亲的面貌,前后矛盾了,好不好。要不是情况不允许,烈如歌真相敲开司徒耀的天灵盖,看里面装着是不是一壶浑水。

  “二王爷,小的是听闻九皇府招人打杂的,是去皇府谋职位。可……可……”似难以启齿,烈如歌紧咬唇瓣,哽咽地闭眼道,“可九皇爷硬逼小的从了他,小的不肯,他便强来,还用……特殊工具日日夜夜折磨小的。外界谣言,似真似假,字字都戳碎了小的玻璃心。”

  “小的身子已脏,再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只是小的恨啊,死不可怕,可小的大仇未报,死不瞑目啊。二王爷,求您帮帮小的,小的愿为你马首是瞻,劳心劳命。”烈如歌袖口掩面,泣不成声,满腔地都是对司徒拓的滔天仇恨。

  哎呀,司徒耀抓她来目的很明显嘛,她这是顺了他心意,好让他快速进入今天的主题。司徒拓,平日狂妄自大,敌人都能围着天景皇朝跑了几圈了,哼哼,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过,烈如歌知司徒耀要不了司徒拓的命,但给司徒拓找麻烦,她是很乐意见到的。

  “这么说来,你现在是故做求全顺他意,要找准时机向他下手报仇雪恨了。本王最看不惯利用权势为非作歹的人,司徒拓既然做出如此非人的行为,本王为了皇室的颜面和纯净,理应清除肮脏不论之人。”司徒耀双眸阴光涔涔,冷漠的容貌上终于浮现出一丝邪佞的笑意。

  烈如歌高挑眉,对司徒耀一番正义不惭发言轻蔑不已。分明一肚子的坏水,早起杀司徒拓的心,整得他自己多高尚似的。

  “王爷固深明大义,乃是我国的福运。只是,司徒拓为人警惕,小的在他身边多日,也没寻到下手的机会。此个秘密小的一直深藏心中,能得王爷听诉,深表涕零。小的含恨遗世,也不能连累了王爷啊。”烈如歌泣血讴歌,犹豫地道。

  司徒耀双眸眯起,冷漠清俊的脸庞银光闪过,深不可测,似在验想烈如歌话中可信的成分。

  “本王派人抓你来,你难道不疑惑,或者害怕吗?”司徒耀长指摩挲着拇指上的扳玉戒指,阴晴难猜。

  袖下,烈如歌白眼一翻,她以为司徒耀真是一个脓包呢。沉吟状,在司徒耀阴鹫湿冷的目光注视下,烈如歌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下头。

  “王爷抓小的来,小的自然害怕。只是王爷若同小的有共同的敌人,小的相信现在自己所处的位置,对王爷有利无害。倘若王爷不悦,要杀人灭口,小的亦无半分怨恨,反正现在生不如死。”烈如歌一番傥荡冷静的话,令司徒耀眼前一亮,对她有一分的改观。

  不过,司徒耀更多的是喜悦,没想到抓来的棋子,正得他心意,不用训练即可上场用到。

  “事成后,本王登基那日,便是你加官进爵,享受无尽荣华富贵之时。”司徒耀给予承诺,妄用权势地位来彻底收复烈如歌。

  可烈如歌不屑,更不信一直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皇室的事果然混乱得很,打打杀杀,阴谋诡计的,最后活下来的都是一批魔鬼。

  烈如歌嘴上信口答应,但真正做到几分,她便不得而知了,这是要看心情的问题。烈如歌不想淌皇权争夺的浑水,但她也好奇司徒耀的狼子野心是要杀了司徒拓取而代之成为新一代暗帝,还是要歼覆天景皇朝,更新换代。

  司徒耀手快速在空中一划,一枚墨黑泛着阵阵奇香的药丸便在他手心,烈如歌面上一惊,只听司徒耀冰冷奸诈的声音,“吃了它,本王便实现你的夙愿,助你报仇杀了司徒拓。当然,你若有异心,得不到本王的定时解药,激心毒便会侵蚀你的骨肉,让你生不如死。”

  好阴毒的手段!烈如歌蹙眉,双眸愤怒一闪而逝。眼珠子骨碌碌的滑动,烈如歌凛然上前,接过药丸断腕的吞咽下腹。

  腹部一阵剧痛,烈如歌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双手紧抱,嘶声痛喊。

  司徒耀很满意烈如歌表露出来的痛苦神色,桃花双眸闪着诡异的妖光,看过瘾了,才把解药拿出,扔到烈如歌面前,“不要让司徒拓发现了,之后本王会派人告诉你的任务。”

  忽然冷漠的容颜紧绷,放置在手靠上的两只手骤然扣紧,司徒耀起身,大步又慌张地离开室内。

  烈如歌伸手抓住面前的解药,作势要吞咽下腹。白嫩的小手紧捂住嘴巴,脸上冷汗涔涔,但暗中提气把管道中的毒药丸呕出。小手一包,微微用力,两颗药丸便化成灰烬。

  不一会儿,适才抓她来的蒙面黑衣人便重新扛起她,在黑夜中掠过。

  烈如歌黑脸,好声地提个建议,“大哥,你能让我自己走吗?不然颠得我难受,待会我就要吐在你身上了哦。”

  蒙面黑衣人身形一僵,犹豫间烈如歌便翻身灵蛇般脱离他肩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