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果然是他
小橘子2017-04-12 03:243,350

  “哦?”司徒拓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面似轻松,眼睛却变得狠厉冰冷。

  司徒拓依靠在九蟒黑檀椅上,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慵懒,浑身上下散发着慑人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说。”司徒拓凤眼微眯,眸光变得冷漠。

  “属下一路跟踪星耀国使臣,没想到他所见之人正是二王爷,只不过他们身边还有一人属下看着面生的很,不想是两国之人。”黑衣人一五一十的把见到的情况如实讲了出来。

  “面生的很?”司徒拓重复道,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眼神慑人地说道:“可问过南宫玺?”

  这世上恐怕在没有什么能瞒得过南宫玺的眼睛,只要南宫玺见过的人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也一样能追踪到。

  “属下不敢自作主张。”

  司徒拓朝着他挥了挥手,说道:“下去吧。”

  房间陷入一片沉寂,司徒拓两根手指敲打着桌面,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运筹帷幄之中。

  “既然来了,为何还躲着。”良久,司徒拓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一丝冷漠。

  话刚落地,只见一白衣佳公子自房顶而下,衣炔飞飞,眉间悬着一颗白如雪润如水的玉,两缕黑发垂于胸前,如同那天上的仙人,温文尔雅。

  “刚刚听得九皇爷召见,白玉这才来了,怎么有躲着一说。”南宫玺微微俯身算是行礼,不等司徒拓答话,径直走到雕花檀木椅前坐下,朱唇轻启笑看着司徒拓。

  司徒拓嘴抽了抽,瞪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两人就这么坐着。

  南宫玺闲来无聊,把这房里都看了个遍,笑着说道:“听闻你府上来了个白面书生,相貌可人的很。”

  “哪里听来的消息,这等流言蜚语你也信。”司徒拓听到这些脸色沉了几分,薄唇紧绷着,变得更加的冷漠不可靠近。

  脑海里浮现出烈如歌的样子,手指紧了紧,一想到她咋咋呼呼的样子,就忍不住烦躁。

  “坊间可都传遍了,说咱们英勇威武的九皇爷现下换了口味。”南宫玺继续逗着他,嘴角浮现出一丝坏笑,看着司徒拓愈来愈紧的眉头,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没想到一向冷漠无情的司徒拓也有有情绪的时候,看来以后有的玩了。他还真想见识见识这位小书生,到底有什么魅力把司徒拓迷成这样,那次在青楼不过是一瞥而已,司徒拓根本没给他接触的机会。

  这不,这次他自个寻来了。单反司徒拓一点出丑的机会他都不放过,用他的话来说,这是这座万年冰山唯一可爱的地方。

  “哼。”司徒拓冷哼了一声,俊眉又紧了一分,开口低骂道:“本王倒还不会混了眼去喜欢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尊主可是再说烈歌?”烈如歌才一进门就听到司徒拓在骂人,可是听着口气,这要骂的人除了她貌似在没别人了。

  前脚一跨进屋子,就齐刷刷的成了瞩目的对象,前者是各种好奇,后者是各种凌厉,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烈如歌自觉的缩了缩脑袋,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又得罪了他。

  “不曾想,这世上还有比本公子更漂亮的男人,真让本公子痛心啊。”南宫玺上下打量着烈如歌,啧啧道,顺便做出一副垂首痛哭的样子。

  烈如歌被他逗乐,扭头看着他。才知道这人便是那日在青楼的那位白玉公子,没想到他和司徒拓的关系这么好,竟然不走正门的。

  莫非是司徒拓的男宠?烈如歌一想到这些,眼神变得明亮,暧昧的看着两个人,嘴角的笑意更深。

  在碰触到司徒拓冷冽地眼神之后,只好不甘心的收回投去的目光,偷偷白了眼坐在中央的那个黑脸皱眉阴狠狠看着自己的人。

  “真是个不识趣的万年冰山。”烈如歌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司徒拓放下手中的茶,冷眼盯着她,赫然问道。这该死的东西,居然敢嘀咕他,好大的胆子。

  “没什么,没什么。”烈如歌连连摆手,笑着说道:“王爷一定是出现幻听了,小的刚刚可是什么都没说啊。”

  “那你怎么知道本王在说你。”司徒拓不依不饶,似乎和她杠上瘾了。

  烈如歌撇撇嘴,欲哭无泪:“奴才猜的,奴才猜的,莫非尊主刚刚说的不是奴才?”

  “你。”司徒拓没想到居然被她一句话堵住了嘴,气的脸铁青,伸手指着烈如歌竟接不下话。

  南宫玺激动的站起身一把搂过烈如歌,一脸满意加赞赏的看着怀里的人。

  烈如歌被他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身子抖了抖,神色紧张的抬头问道:“公子做什么?”

  “哎呀,本公子终于找到知己了啊。”南宫玺拍了拍她的肩膀,大有一副委以重任的架势。

  “知,知,知己?”烈如歌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但还是装作惊恐地问道。

  南宫玺重重的点了点头:“咱们两个竟然能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万年大冰山后,还没有被处死,还依然完好无损的活在这个世上,还那么的幸福美满,你说,咱们两个不是知己,不是难兄难弟还是什么。”

  南宫玺没说一个字,司徒拓的脸色就黑一分,嘴角就拉下来一分,眼神就更冷冽一分,烈如歌的心也跟着痛一分。

  她伸手默默擦着自己额头上的汗,讪讪地笑着。眼睛盯着地面,因为她已经没有勇气再看司徒拓了,她怕司徒拓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当场拍死在这殿里。

  “公,公子,小的和您无冤无仇,您不能这样害奴才啊。”烈如歌一边说着一边拉下南宫玺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趁他不注意一下子跳了老远,讪讪地笑着说道:“小的还想多活几年呢,求不害啊。”

  她和他无冤无仇,这厮不是再害她吗,大哥不带这样玩的啊。

  “哈哈哈哈,可爱的小家伙。”南宫玺越看烈如歌越对她感兴趣:“司徒拓,你这个小厮借本公子玩两天怎么样?”

  什么?借他玩两天?老娘不发威你真当老娘是宠物了吗?信不信你在说这话,老娘抽你两嘴巴子。虽然你长的不错,可是我烈如歌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

  司徒拓瞪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二人,而是开口说道:“老二和星耀国使者的消息知道了么?”

  故意不避开烈如歌,烈如歌自然也明白他的心思,不就是想要她给二王爷通风报信说他们九皇府已经得到消息了,让二王爷好自为之。

  可是司徒拓你算来算去算错了一点,她烈如歌还真不是什么二王府的人,他二王府有什么本事能让她烈如歌为此卖命。

  南宫玺怔了怔,同样没料到司徒拓会问的这么直白,而后看到烈如歌的表情瞬间了然,不得不佩服司徒拓的计谋。

  “这点消息还劳本公子费心,只不过这次参与进来的不单单是二王爷和星耀国。”南宫玺忧心忡忡地看向司徒拓,怕是他早已知道了这个消息。

  “哪有如何,本王还怕了不成。”司徒拓不屑地说道,眸子瞬间转冷,眼睛注视着前方却没有任何焦点:“查清那人到底是谁,又是何人派他而来,竟敢如此大胆妄为,敢动我落夏国的主意。”

  “九皇爷打算怎么处置?”南宫玺没有明说,把这个难题丢给司徒拓。

  烈如歌自是知道他口中的处置是谁,眉头微皱,怕这星耀国又是自讨苦吃了。以司徒拓的手段和狠心,那两个使者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死去,星耀国这次在太岁头上动土,怕是着了别人的道了。

  “按规矩。”司徒拓冷声说道,眸子里尽是杀气,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狠厉无比。这时的司徒拓就像是那天边的枭鹰,紧紧地盯着自己的食物,伺机而动。

  烈如歌哪里有有闲心管这些事情,只要能把乐乐救出来,然后为娘和姐姐报仇,所有的事情都和她无关。刚刚在殿里听到的话,自然也被她烂到了肚子里。司徒拓这次怕是不能让你如愿了。

  “姑娘留步。”

  她不过刚踏出大殿没多久,是什么人又在喊她?烈如歌烦躁的扭过头去,还未张嘴整个人愣在那里。

  看着南宫玺得逞的笑意,愤恨地看了他一眼,低声咒骂道:“该死。”一时不留神居然被这厮算计了。

  “公子不会是在叫小的吧?”烈如歌伸手指着自己,装作一脸不确定的问道。心里却是无比的懊恼,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南宫玺笑着点了点头,饶有兴趣地围着她上下打量,眉宇间尽是得意。

  烈如歌躲了躲,笑着说道:“公子真会说笑,我一个男儿身怎么会是姑娘。”

  “哦。”南宫玺阴阳怪气地哦了一声,继续打量着烈如歌,突然凑近烈如歌在她耳边吹着气:“你没喉结,而且你身上有女人才有的气味。”

  烈如歌白了他一眼,解释道:“奴才从小。”

  还没说完,便被南宫玺打断:“不用解释,公子我的眼睛错不了,你也骗不了我烈大小姐。”准确无误地说出她的身份,在看到烈如歌骤变的脸色之后撤离她的身边。

  烈如歌脸上的笑意散去,冷眼瞧着南宫玺,漠然问道:“白玉公子不愧是白玉公子,在下佩服。”

  “你说九皇爷如果知道这事,他会做出什么反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