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流年不利
小橘子2019-12-11 15:273,240

  司徒拓二人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王府,而是沿着护城河一路往上。落夏国护城河的源头来自京城深山上古兰寺,河水清澈,不但可以在围城起保护作用,还便于落夏国的百姓使用。

  司徒拓一直往山上走,烈如歌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好认命地徒步跟上。

  古兰寺,恢宏大气的漆红色的墙壁把寺内外隔绝开来,红绿间别,颜色鲜明惊艳,雅致古朴。偌大的寺庙围绕在一片青翠松柏之间,盘踞在琪琳险峻的奇峰上,在外围望去只见到几矗高耸参天的石塔。

  登上石阶,越过寺庙敞开的门,黄白两色围砌起的楼宇印入眼帘,大院的几株成年人粗壮的菩提树摇曳于中间,寺内一片幽静与肃穆,唯有声声佛子念经诵佛与悠扬的中钟鼓,在一下下撞击着人的心灵。不自觉地,便会放轻脚步,虔诚地望着周围的佛雕,洗净烦尘。

  烈如歌抬袖粗犷的擦去额头上的挥汗如泪,一边仰望着这名不经转的古兰寺。不愧是万籁此俱寂,惟闻钟磬音。心有感慨,凭自己是一莫名穿越的身份,她也难以去如古人那般相信鬼神之说。有的,唯是尊敬之心。

  作为贴身小厮,烈如歌当仁不让地要贴身司徒拓而行。忽然司徒拓步伐一停,后边的烈如歌没注意便撞了上去,洁净的额头与结实的胸膛来了亲密接触,烈如歌直觉耳边有“嗡嗡嗡”声作响。

  “你在此处等。”司徒拓冷沉着脸,见烈如歌冒失撞上自己,冷冽的凤眸凝了几分戾气,盯着被烈如歌撞到的衣襟一角,浓眉紧蹙,许久才松展开,不悦地道。

  说罢,长袖一甩,伟岸尊贵的身躯朝着四只雄伟的石狮子把守的拱门踏去。

  原地,烈如歌挥手朝着司徒拓的背影欢快地挥着手。

  待司徒拓人影完全见不着,烈如歌撩起长袍,惬意地坐在一侧的石椅上。突然,烈如歌脸色一冷,眼睑微垂,幽幽地道,“清尘,你又调皮了。”

  瞬间,一道白色飘渺如仙的人影落至在烈如歌的对面,正是凤清尘。

  “你不要告诉我,你是一路跟着我们上山的?”要是这样,她当真是高看了司徒拓了。烈如歌抬头看了对面人一眼,而后又自愧不如地撇开了眼。

  凤清尘谪仙的脸色纹丝未动,仿若入定了般,只是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至此,烈如歌才松了一口气。

  非烈如歌过于谨慎小心,而是凤清尘忽然现身,且就在司徒拓的眼皮底下。司徒拓,连她斗气段数水平不错的人都没有办法探测出他的武值,危险程度极高。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烈如歌不想得罪司徒拓,更不想与他深交。

  况且,现在乐乐的性命还握在他手上,烈如歌已有计划,不多做生变。

  “清尘,你找到绝生蛊的解药了吗?”凤清尘的行事风格,烈如歌还是相信的,想必他临时临急出现,显然是有了她之前交代搜查的结果。

  可在烈如歌期盼的目光下,凤清尘仍然摇头,清冷的嗓音飘出,“绝生蛊出自古老的偏僻钻弄的人之手,此人已与世长辞百年,骨灰都见不到。而其后代子孙迁延各国各处,多从事其他行业,未见有流传绝生蛊,更不见其解毒法子。”

  顿了顿,凤清尘从袋内掏出一件乌黑夹子,“不过,我找到了绝生蛊。且我得到一传闻,万物相生相克,绝生蛊乃是慢性蛊毒,可用下蛊毒者的鲜血解毒。”

  烈如歌眼前一亮,素手拿起不够巴掌大小的夹子,打开,一股异香传出,往里边看,里面蠕动着两条尾指大的透明长虫。夹子内还装有五毒生物,两条虫子慢吞吞的挪动着触角,一口一口地蚕食掉想往外逃生的蜈蚣等。

  利索地合上夹子,烈如歌双眸冰冷如柱,嘴角抿着,半晌开口,“你的意思是,若给我给司徒拓下绝生蛊,再割其鲜血喂给乐乐,乐乐的蛊毒便可解开?”

  “传闻是此样,还未有查证。”凤清尘最清楚乐乐对烈如歌的重要性,他相信,哪怕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她都要拼赌一番的。

  能让一向谨慎强大的司徒拓中绝生蛊,比起自己博得他信任再换取解药,时间上定会更快,可能性更大。烈如歌眉色冷寒,脑中百转八十弯,已经在计算着如何才能给司徒拓下蛊。

  “锦澜是商贾之女没错,但十一年前,她一直都是病弱之躯,鲜少出府,直至遇到烈震庭,嫁入丞相府后骤变。”凤清尘没有理会烈如歌沉思,开口继续把自己查到的如悉告之。

  嫣红的唇瓣悄然勾起,烈如歌嘴角掀起一抹诡谲的笑意,饶有兴味地道,“呵呵,她倒是藏得深。既然商贾之女身份不假,那便是她隐世那些年的事了。锦澜,绝非一般人。”

  十年前,她刚穿越来,还没有能力报仇雪恨,只能含恨不断增强自己的能力。十年后,锦澜?让本小姐来会会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现在烈如歌急于找到乐乐的解药,对锦澜便是暂时采取不理睬,卧榻观之的计谋,待她解决了乐乐的麻烦事,而狐狸的尾巴也露出后,她便要采取惯用的铁血手段,一个都不留下。

  一想到司徒拓,烈如歌便是头疼。

  “清尘,二王爷司徒耀有何处得罪了司徒拓吗?”烈如歌记得司徒拓认定她是二王爷司徒耀的人,故意潜入王府,意图不轨。

  俗话说,敌人之敌,便是自己的盟友。斯托拓油盐不进,那司徒耀不乏是个入手口。只是今日见过司徒耀与大殿之上冷漠的他不同,可明显见到他面对司徒拓时,是紧张与恐慌的。遂冷漠的外面下意图用夸张的行径来掩盖自己的害怕。

  甚至,司徒拓依旧自称“本王”,然而司徒耀却自降格自称。

  这倒是奇怪了,同为王爷,司徒拓与司徒耀并无差距,司徒耀何以那般畏惧他?同样,司徒拓不屑司徒耀,但却谨慎地警觉司徒耀。

  “司徒耀自小便畏惧司徒拓,两人势力相当,司徒耀有反判之心,司徒明与司徒拓相交甚好,司徒拓当即要针对解决有二心之人。两人暗地里没少交手过,不久前看,司徒耀更是与他国合作,意图要攻打落夏,夺下皇位。”凤清尘低声道,面色不变,不笑不哭,宛若世间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引起他情绪的变化。

  其他人的不知,但烈如歌知道凤清尘一到乐乐面前,那神色就跟五彩盘似的,由着乐乐这个大画师上色,挥毫泼墨。

  “原来如此。”烈如歌嘀咕道,忽然感到气息的晃动,烈如歌抬头看了一眼,凤清尘已不见身影。

  恭敬地站起身,烈如歌翘起唇瓣,撒腿朝着里面跑去。见到司徒拓出来,挥手兴奋又激动地喊道,“尊主,小的在这,在这呢!”

  司徒拓眉头微蹙,深邃的凤眸幽暗了几分,薄唇抿着,神色骤然不悦。见烈如歌当即要扑倒自己身上,司徒拓转过身,任由着烈如歌经过自己,扑倒在后面坚硬的石板地面色。

  烈如歌即使刹住,弓着腰身,双手捂着脸,暗骂着司徒拓没品,险些让她破相。

  “尊主,你在里面做什么呢?小的等的好焦急啊,就怕尊主一个不注意便不要小的。刚才在青楼,尊主就放任着二王爷调戏小的,差点小的就成了二王爷府内的新宠,新进面首了……”烈如歌絮絮叨叨地念着,神情戚哀不已,有要把司徒拓念到恶心的程度。

  “闭嘴!”司徒拓挥手,一道凌冽的寒风贴着烈如歌细嫩的脸颊刮过,风如刀刃,割断了垂在耳际上的几根墨发,断发随风落地。

  “烈歌,你再多说一个字,本王便免费送你给二王爷。”司徒拓冷声呵道,威胁的内容再次戳中了烈如歌的恶心点。

  烈如歌瞬间双手捂着小嘴,惊恐地剧烈摇晃着脑袋,双眸底下亦是一片恐惧。掌心下,嘴角撇了撇,不屑与鄙夷。

  司徒拓,你除了会威胁老娘,还会做什么?

  但烈如歌可不敢实话实说,前提是她未能保证自己一定可以打过司徒拓。心里委憋又气愤,现在也只好暗地耍耍嘴刀子,过过瘾,泄泄火。

  深邃冷冽的凤眸危险地瞥了烈如歌一眼,见其安静下来,猛然踏步下山。完全没有预告性的动作,烈如歌抬头遥望着微灰的天际边一乱淡黄色的明月,心头有一百头羊驼呼噜噜的跑过。

  奶奶的,她以为司徒拓今夜要宿在山上的,下午上山,黄昏赶路下山,要不要那么折腾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小厮也是人,也有人权,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打到帝国主义,打到封建社会!

  内心狂躁,但两根面条细腿还是快速地跑起,贴身地跟上。回到九皇府,烈如歌双手攀着粗大的柱子,低头瞧着自己两根小瘦腿直打颤得可怜,不禁为自己掏了一把泪。

  真是流年不利啊,今年事事都忒衰。以前都是她欺负别人的份,哪里有别人在自己面前大吼小叫,还百般折磨自己的份呢。有这种人,都被她一剑腰斩,丢到爪哇岛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帝独宠:娘亲,爹爹追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