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吓死个人了(修)
九月枫红2018-03-27 11:522,425

  妇人缓缓睁开那双潋滟的双眼,眼中流光溢彩,比之刚刚睡之的娴静,此时睁眼的她有种说不出的魅惑。

  饶是上辈子看过形形色色的人的析秋,看着妇人所散出的光芒,也忍不住的愣了一下。

  她用那双潋滟的眼眸轻轻的将析秋扫了一遍,不紧不慢的动作间,突兀的透着一股贵气。

  并不慑人,只一瞬间她露齿一笑,洁白的贝齿分外好看,看着她温婉笑问:“这得看你要拿何种绣活了?”

  话落,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她那高肿流浓的双手,并未流露半分嘲讽或是不屑,只轻笑着:“依着丫头双手的话,最好拿着粗棉为好。虽价格不贵,倒也保险。”

  析秋知她的意思,要是拿丝绸的或是细棉,若是一个不慎被自已冻手裂开的脓皮挂坏,怕是赔不起的,粗棉便宜,能得几个钱又不贵,倒是能在她的押金范围内。

  将剩下的八十文全部的拿了出来:“那便给我一副粗棉的炕屏吧!”

  “炕屏?”妇人诧异了一下,将她看了一遍,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拿出一本账册,用着毛笔写着漂亮的簪花小楷。

  她着手写好拿货的货样,又问了她叫何名字,待写好后,这才温笑的对她说道:“炕屏的棉布不是很大,押钱只需二十文即可!”

  析秋点头谢过,数了二十文给她,随后问着:“我还得挑些针线,老板娘你看……”

  她笑着伸出葱白纤指,指着那店中挂着绣线的架子:“你且自行采选就行!”

  析秋道声是,果真去往那绣架放置的绣线处挑选着,由于是粗棉布,也不好挑多好的绣线,只着了细棉的绣花线选着,不时在脑海里过一下,随后再进行挑拣。

  那柜台后的妇人就那样看着她认真的小脸,有着半分的疑惑,倒也很快隐去。

  待析秋将挑好的绣线交了钱,又寻问着妇人要了一块大点的粗麻边角料,问着要多少钱,妇人倒是爽快的赠给了她。

  待付完线钱,析秋发现居然还剩了四十个铜板。

  这样一来倒是让她小小惊喜了一下,赶紧的去往油盐铺子,买了一斤盐和两斤最便宜的菜籽油,付完钱,居然还有剩!

  秉承着钱不用完不舒服的理念,想着自已还会个啥,直接行到粮铺,干脆将身上所剩的七文钱全买了绿豆。

  抱着大包小包的出了店铺门,看着天色已然不早,肚子早唱起了空城计。

  这才拿出冷硬的野菜团子,干噎着向着回家之路行去。

  大半个时辰后,天麻黑了下来,此时的析秋正行在半山腰上,在上山时,她早将买的粮食豆子之类,裹在了那块麻面包袱里,斜肩挎着,单手抱着两斤油罐,一手拄着上山时掰断的一根树枝当拐棍使。

  行到一处光亮暗的地方,不想没看清脚底,一个扑腾,既是朝前摔去,摔下的同时,还在担心油罐被洒,硬是快速的丢了拄掍,两手死死抱着罐子。

  “咚”的一声,析秋只感觉到小度麻痛,被怀中的罐子咯了一下心口,朝着怀里一看,轻吁了口气,还好雪地够松软。

  揉了揉心口子,费力的坐将起来,拍尽身上的雪渣子,刚要站起身,脚脖蓦然一紧。

  析秋心里一惊,不好的念头快速闪过,用着手中的罐子,奋力朝着脚脖处砸去。

  “嗯~”一声沉哼,析秋心跳如鼓,心里大骂,尼玛,她都改走山路了,怎么还是有人不放过她的在这埋伏着?

  这帮子损人就不能留条活路给她们么?

  这样想的同时,手中的罐子没有丝毫犹豫的连着好几下砸了下去。

  终是感觉松了手。

  析秋赶紧的一个起身,朝着雪地看去,这才看清那黑影不是因为暗,而是一着黑色箭袖的人躺在那里。

  心里气急,直接拔出陷在雪地的脚,奋力的向他踢去,只听他“哼哼”两声,再没了动静。

  拍了拍惊魂未定的心口,也没了多大的好奇心,抬脚就要走,不想,脚裸又是一紧,又一次被猛力抓住了。

  她吓得赶紧的用手捂着嘴,怕自已叫出声,这时一声低沉艰难的声音响起:“烦请姑娘出手相救。”

  析秋愣住,低眸看去,还是见他一动不动,刚试着抬了下脚,脚裸就是一紧。

  大着胆子蹲下了身,伸手戳了一下那黑呼呼看是脑袋的地方。

  “嗯?”他不满的哼一声,却是没有开口。

  析秋这才大了胆子,把油罐放在地上,将那人的头用手掰了一下,凭着雪光的映衬,大约一个轮廓还是能看清的。

  倒是棱角分明的一张脸,却见他紧皱着入鬓的双眉,甚是不喜她的打量,却又没有半分力气摇头躲过,闭着的双眼蓦然睁开,一双幽谭深眼就那样平静的盯着析秋看来。

  析秋吓了一跳,倒是很快稳定了心神。

  放下抬他脑袋的双手,伸了手就要去抠他紧抓着自已的脚。

  男人感觉到她的用力,依然没有吭声的死抓着那只纤细的脚脖。

  析秋用着高肿流脓的冻手,死掰死掰就是掰不开那双铁钳的大掌。

  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也别死抓着了,俺家已经是穷得吃不饱饭的人家了,实在没能力相救,壮士还是等下位路过的行人吧。”

  男人嘴角抽了一下,等下个?他在这躺了大半天了,就等着了她一个,再下位,那得等到何时?何况这会天都黑了,夜晚的温度可是比之白天来,还要来得冷冽,这已经僵木的身子,如何还能等着下个行人?

  并未理会她的劝说,男人用着全身仅有的力气,死死的抓着她,一声不吭。

  析秋也很是气恼,不过出趟门,晚归家不说,回来还莫明给牵绊住了,要知道,她现在身上一文钱也无了,要救他,自己拿什么救?何况她并不想惹麻烦。

  气恼的又连着抠了几下,依然无果后。

  她干脆将男人平躺的身子,一个大力的掀翻过去,这一个大翻,男人疼得闷哼不已,析秋这才看见,他压在雪底的那一面,已被鲜血浸得殷红,此时再看被侧着的男人,却见他眉头深锁,紧闭着眼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只抓她脚的手都这样了,还不放开。

  叹了口气,双手老实不客气的在他身上摸了起来。

  男人吓得一惊,赶紧的睁开了眼,吐字艰难:“你,干什么?”

  白了他一眼,不慌不忙的说道:“当然是看有没有银,你这样也是伤得不轻,我家中一文钱也没有,如何给你买药?”

  男人嘴角再次抽了一下,额头冷汗直冒,心中大呼此女不懂男女之别,面上却是费力的吐字:“在下身上无银,姑娘无需买药,在下有金创药!”

  析秋(抓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