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被坑了
九月枫红2017-05-21 05:581,773

  大约半拉时辰的时间,终是看着那不高的青砖城墙,双河镇几个醒目的大红字就那样挂在墙头。

  对于不大的小镇,城门那里连着站岗守门的兵役也无一个,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少,大冬天的北风吹得人冷得慌。

  紧着身上的衣服,草帽下的肿脸被北风吹得疼痛不已,步行进了双河镇,这才发现小镇上错落着青石板路,虽是地方不大,但整洁有序,各种商铺林立,虽不是集市日子,但商铺之间未见半分懒散。

  走走停停,想着这里哪里有着绣铺之类的,行走在错落有致的石板路上,析秋一路看着,门边挂着的长木板上写着的商铺名称,记着走路的岔口,以防着一会找不到出路回家。

  终是在一条相对安静的干净街道找到了一间绣铺,看绣铺的门面倒是不错。

  想了想,低头看了看自已身上的已经看不出原来衣色的补丁棉袄,那衣裙上下,还有不少露出芦花絮头的白色点点。

  有着半分迟疑,抬眼向着店里看去,并未见到有客人,这才安了心的抬脚走了进去。

  玲琅满目的绣品挂在绣架上,柜台后二十多岁的妇女嫌弃的看了她一眼。

  “哪来的黄毛丫头?赶紧出去了。”

  忍着心里的几分不快,拿出前世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人的理念,得体笑着上前:“老板娘,俺想来这卖点东西,顺道拿点绣活做,你看成么?”

  “卖东西?你会刺绣?”

  她狭长上挑的单眼皮,不着痕迹的看了她那双冻得高肿流脓的小手一眼,嫌恶的皱了下眉头。

  虽是这般,可对于绣铺来说,想来她要卖的东西跟绣品有关,又将她全身上下看了个遍,眉皱更深:“你要卖啥?”

  这全身上下,也没见着有个包袱啥的,难不成要买那一身的破衣不成?

  析秋没有理会她眼中的嫌恶,也知自已这一身实难给人好印象,怪只怪她找遍原身家的衣篓子,也没见着比自身好的衣服,倒是有件不错的麻面衣,那还是郝氏成亲穿的红色嫁衣,且又是单层的,实在不适合她穿。

  从容的从怀里将那张树枝画图拿了出来:“我想卖个花样,老板娘看看能值几多银钱?”

  说着,将那图放在那高大的柜台上展了开。

  那中年妇女本是不屑的用着眼角瞄着,却不想,她这一展开,让她眼睛亮了一下。

  见那纸张上的线条虽是细细粗粗很是不均匀,也知这是纸张差的原因,可这种园林图纸,还是这般详细漂亮的,倒是不多见,棱角画像分明,让人一看就觉得若是绣在画布上,那是怎样一种宏观?

  这张未裁的纸张差不多有三尺长(大概一米的样),图纸上类似于苏州园林的景致,是析秋按着前世建筑图纸样式画出来的,那种比例和棱角,虽没有量尺比着,但她是画得得心应手,虽不如前世来得精致,可比这之个时代来,也算得上是精巧了。

  何况这老板娘眼中的亮光可是骗不了人的。

  的确,那妇人看得眼睛亮了亮,不过却是很快的隐了下去,这才认真的打量起析秋来。

  半响笑着开了口:“丫头这画是哪来的?”

  不动声色的留了个心眼,淡淡的笑着:“从别处捡来的,老板娘看看能值几多钱?”

  妇人又看了看她那高肿的冻手,倒是有了几分相信,只笑着道:“家中可还有人会画?”

  “没有”析秋摇了摇头,眼露迷茫天真的看着她:“这跟卖图有关么?”

  “无关!”妇人淡笑着,伸手想将那画纸卷了起来。

  析秋伸手拦下,自已自顾自的折着,面上任然天真笑问:“老板娘能给几多钱买这画?”

  “五百钱!”她伸出一个手掌看着她,猜想着一个这般穷困的农女,想来这辈子还没见过五百钱是多少吧。

  岂料析秋抿嘴笑了一下,并未答话,只将画纸揣进怀里:“原来才值五百钱,倒是个不值钱的玩意,打扰了!”

  妇人见她要走,眯眼看着她:“怎么,丫头嫌少?”

  “嗯,嫌少!”

  如此痛快的承认,倒是罩得妇人愣了一下,随后讽笑出声:“敢情还嫌钱少啊,你可知这五百钱能买多少粮食了?”

  “苞米面十文一斤,可买五十斤,大白面二十文一斤可买二十五斤,精米六十文一斤,买不到十斤呢!”

  如此流利的知道各种粮价,倒是让那妇人又怔了一下,笑着道:“道是个嘴利的丫蛋,可你若不卖,留在身上也不过废纸一堆罢了。”

  “这倒不用老板娘费心了。”

  说罢,转了身就要走。

  不待析秋提脚要走,只听妇人对着内里门帘叫了一声:“当家的,你跟俺兄弟出来一下。”

  这一唤声停下,那门帘迅速的打了开,里面一五大三粗络腮胡的大汗粗着嗓门问着:“干啥?”

  析秋眯眼,心中有着几分不好的预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