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借纸笔
九月枫红2017-05-21 05:581,419

  析秋就着昨晚的剩下的野菜,照例煮了个野菜汤出来,看着难以下咽的东西,简直快要将骂娘的气体崩出体外了。

  要知道这玩意就算吃得再饱,几泡尿就能解决掉,青菜吃得越多,心头越慌,越没劲。

  剌着嗓子吃完饭,将碗洗好,又将剩下的柴禾全部的扒拉进了灶里,对着炕上两人吩咐着:“一会我上山还得砍柴禾,可能回来得晚点,若是饿了,还剩了点子菜在锅里,到时自已端出来垫垫。”

  “好!”

  砚青和析春乖巧的点了点头。

  析秋这才拿着砍刀、抗着镐头,手挎篮子、腰绑草绳的向着积雪厚厚的山头进发。

  刘氏快速的回到自家村东头五间明亮青瓦房的院子,身为里长的丈夫佟百川,正歪躺在炕上,一手端着小酒一手拍着膝盖,唱着小曲,闭眼美美的享受着这休闲的日子。

  刘氏快步坐上上首,将桌上的炒花生剥了几颗放在他面前,小声的嘀咕着:“我咋觉得老二家的二丫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怎么?”

  佟百川缓缓的睁了眼,刘氏摇头:“我不是说今儿让析春去镇上陈大户家么?结果去了,析秋那丫头片子,说了好一大堆的话,不但懂得拿话来回敬我不说,还拿了短的让我没法发了火,以前见人就躲,话都不敢多说的丫头,才几天不见,就变成了这样?”

  佟百川沉思,将一颗花生送进嘴里,哼了一声:“大概是大丫死了,有些刺激到了吧!既然她回了你,你也别去管了,任她们呆着自生自灭吧!”

  “我这不是想着解决后顾之忧嘛。”

  她嘀咕,佟百川不悦的皱了下眉头:“行了,你别掺和了,好歹也是佟家的骨血,老二都没说什么,你起个什么马屁劲?做多了让村里人怎么看我们?如今我们可是要脸面的人家!”

  刘氏语塞,倒底点了下头,表示明白了。

  析秋将刨出的黑色冰渣子野菜放进了篮子里,看了看天!

  艾玛又阴了,看来又得是一场大雪了,要知道如今她的家可是四面漏风啊,这雪一下,又得连降好几个温度了。

  叹息一声,再次翻出大雪沟子,抗起镐头,又将那捡好绑紧的柴禾,顺着山路,向着山下拖去。

  满头大汗的拖到山脚,刚喘了口气,一声清亮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析秋!”

  抬眼望去,只见一十四五岁的男孩站在不远处,面皮白净,五官俊郎,身着窄袖直筒袄,加上颀长瘦瘦的身姿,给人一种儒雅之感。

  析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才咧嘴笑了笑:“润生哥,你咋到这来了?”

  他眼睛清亮,看向她时,不觉凝重了脸色:“你大姐的事我在学堂时就听说了。”

  “哦!”点头,拖着手上的柴禾准备向着不远处的自家行去。

  他上前一步,想要接手帮她,却被她连着躲了过去:“我自已来就好,被人看到了不好。”

  林润生没有说话,嘴抿了抿,见她从自已身边走过,那篮子里不到半篮子的冰冻野菜,有些刺疼他的眼,终是在她走出两米远时,不忍的开了口:“你家还有粮么?”

  析秋回头,见他面露怜悯之色:“我这还有几文钱,是在学堂时买笔剩下的,你拿去买点苞米面吧,别光吃这冻野菜了,吃不饱的。”

  析秋淡笑一声,刚要说不必了,却又想起一事来,对着他认真问道:“润生哥,你能借我一支笔和一张纸么?”

  林润生愣了一下,随后又点了点头:“好。”

  “有没裁的大纸么?”

  “有”

  “那好,麻烦润生哥借一张了。”

  见他摆手:“算不得什么。”析秋这才淡然有礼的冲他点了下头:“还是谢谢了,那么我先回去了!”

  说完,当真头也不回的拖着柴禾,大步向着那快要倒塌的院子走去。

  林润生愣住,想着自已本意好像是要借钱给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