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景观图
九月枫红2017-05-21 05:581,323

  照常的白天上山挖菜又打柴,回到家时,析春倒是将做饭的活接了过去。

  推着她进到内室:“二姐你且去画图吧,今晚俺来做饭。一会天就黑了,润生哥说不定要来拿砚墨了。”

  点头,析秋也不拒绝,确实,趁着有亮光还是赶紧的将剩下的一点作出来的好。

  砚青早早的将那画了一半的图纸,放在了缺腿小炕桌上:“二姐,你快来画吧,这个画儿好好看,你能教俺么?等这画完了,我也想学呢,二姐能成么?你会教吧!”

  析秋黑线,连忙点头阻了他的话头:“会的,俺会教的?”

  艾玛,连她都蹦俺出来了,真是要命得很。

  被阻了话头的砚青高兴的拍着手掌:“耶,好哇,二姐,你快画,画完教俺画,到时俺就能帮你画了,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到时俺也能挣钱养家了呢……”

  “砚青,砚青,二姐作画需要安静,你能作到么?能不说话么?”

  好不容易抢到了话头,析秋赶紧的对他提出要求。

  他两手抓着身上的薄芦花夹袄的前襟,蹭了下胸口,乖巧的点了点头:“好!”

  析秋暗中吁了口气,家有个话唠的孩子,真是伤不起啊!

  想完,再看了看自已手中的那副未完成,类似于苏州园林的景观图纸,凝神静气的又一次拿起了树枝,慢慢的画将起来。

  昨儿借着火光画了将近半夜,最后还是砚青的吵闹和析春的咳嗽惊得她醒过了神。

  却原来,她一直借着火光在看,不停的架着柴禾,炕热得两人像烙烧饼似的不停的翻着面,最后还是砚青忍不住的大闹出声,哭了起来,才惊得她赶紧的找来木撮箕将那灶里的余火退了出来。

  等她一上炕时,差点没烙得叫出声,就这样,三姐弟靠在墙角坐了一晚上,砚青最后还是她抱在怀里让他睡过去的。

  砚青拄着小下巴认真的看着她蘸墨轻描,长长的小凤眼扑闪着,析秋一画起图纸来就显得格外的认真,当最后一笔勾完时,这才发现,天已经麻黑了。

  还不待吁口气呢,在一边一直拄着下巴的砚青,先吁了口气:“哎呀,终于画完了,我都快憋死了,二姐,你画了好久了,三姐饭都做好好一会了!”

  说完,他揉了揉他那小巧的下巴,析春咳嗽一声笑道:“哪有好一会,不过刚好而已!”

  析秋看了看麻黑的天,将那厚点的袄子套在了身上,画纸卷好,这才下到坑去:“我先出去一下,你们先吃饭。”

  “大姐你去哪?”

  砚青急得坐起了身,在地上的析春跟着也一脸的疑问看着她。

  “我就是去外面等看看,这会了怕是润生哥该来拿砚墨了。”说完,又摸了摸砚青的头:“你们先吃,我一会就会回来的。”

  析秋掀了门帘,这才借着麻黑的天出了院子,站在那村口的路边上,来回走动几步,也不知该不该去送还,按说这个点了,林润生也该来拿了才是,若是太晚出门,家人也会引起怀疑的。

  犹豫再三,终是吸了口气,抬脚向着村中行去。

  如今天黑得早,加上农人都爱节省,一般未黑天就吃过了饭,这会该是早早的呆在炕上歇息才是,这大冬天的,也没谁会这个时间去窜门,浪费灯油不说,夜里风还硬。

  凭着记忆,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村中林润生家,透过木栅栏的大门缝向着里面看了一眼,见里面黢黑,猜想着大概都睡了,正疑惑着是不是林润生忘记了?刚打算将笔墨砚台放在大门缝里时,却被一声尖叫叫得肝颤不已。

  “我说呢,原来是你这个骚狐狸精勾引我儿子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