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打回来
九月枫红2017-05-21 05:581,731

  忍受着身上的疼痛,析秋两只手撑着地面,一个大力向上拱着,硬是将那一百五十多斤的佟氏,将她从自已瘦弱的身上掀了下去。

  佟氏一个重心不稳,析秋顺势大力的拉回自已在她手中的头发,那尖锐的麻痛让她狠皱了下眉头,见她的手上残留着不少的青丝。

  冷冷一笑,趁着佟氏跌落在地喊着“哎哟”之时,快步上前,大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上,跟着她面对面,出手快、准、狠,连着回扇了好几个巴掌上去。

  清脆的响声在雪夜上空环绕,众人刚还议论纷纷的嘴,此时已经半张着半响回不过神,那几声啪响,惊得人群一下安静了下来。

  这,这实太过鬼异的慌啊,要知道这平日里见人就躲的小妮子,咋一下变得这般粗暴了?

  析秋在扇完巴掌后,搂了一下乱掉的头发,声音清冷:“佟大娘既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如今析秋该回家了,要知道俺家还有弟弟妹妹呢!”

  说完当真起了身,转身要走,不想佟氏不依的站了起来,尖声的跳脚吼着:“你不能走,你个小贱人,走,走,跟俺到里长那去评理去!”

  “呵!”析秋冷哼:“佟大娘要去评理,去便是了,顺道跟我那大伯说一声,就说我们三姐弟随时恭候着出村呢!”

  话落,在众人惊得瞪大了眼,满眼的不可置信的情景下,抬脚就要挤出人群。

  见此情况,佟氏如何肯干,直接大步跑了过来,想像刚才一样要揪了她后脑的头发。

  析秋早有准备,在感觉她大跑尖叫的同时,半转了身,见她伸手来抓,直接咬牙,一个硬对硬的撞了上去。一个措手不及,佟氏被一股大力,硬生生的又一次撞倒在地。

  与刚被掀翻不同的是,这一次是站着坐到地上去的,虽有积雪垫着,可地底是结了冰的硬冰层,这般大力的一坐,直接坐到她的尾椎骨,一阵尖锐之痛立马传变全身。

  佟氏当即痛得“啊~~”的一声,惊叫出声。

  析秋见人倒地,看也不看的直接掀开人群向着村尾走去,刚刚被佟氏一撞墨笔砚台都被撞得掉在了地上,如今她也不管了,反正在人群堆里,就算丢了,也是她自找的。

  围观的村民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人甚至小声的议论起来:“这丫头何时变得这般生猛了,刚不是俺眼花吧?”

  “哪能呢,没看见林家的婆娘还坐在那鬼叫啊!”

  果然,众人回神,却见那佟氏痛得好一会不敢爬起身,只得混着眼泪鼻涕的在那不停的大骂着“小贱人,骚狐狸”之类的字眼。

  析秋回到家,那满脸的红肿,让呆在屋里的析春和砚青吓得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砚青更是在那里呜呜直哭:“二姐,二姐……你怎么了,你会不会死啊,会不会像大姐那样啊,二姐,你别死中,俺不要你死啊……”

  析春抹着眼泪,咳嗽不停:“二姐,这,这是咋了?你不是还笔墨去了么?”

  析秋吸了口凉气,却见砚青还在那抹鼻涕的大哭着不让她死,一边哭一边过来抱她腿,有些无语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行了,你再这样,一会我可真要挂了。”

  “呜呜……不要……”

  “……”

  给了析春一个眼神,她倒是懂得,赶紧的将砚青拉了开,咳嗽不停:“别哭了,二姐不会死的,你这般吵着,不是添乱么?”

  析秋去到堂屋的水缸里舀了瓢水,打湿了巾子,轻轻的擦了擦肿起的嘴角,由于有伤口,这一下碰倒,差点没憋得她暴了粗。

  砚青在析春的责怪诱哄下终是止了哭闹,看到析秋拿着巾子捂嘴进来,赶紧的跑了过去,伸手抓着她的裙摆:“二姐,二姐,你先去炕上,我来给你敷。”

  “好。”只要能止他哭,析秋也就随了他的躺在了炕上,见他正轻柔的给他擦着嘴角的血渍,不时的还轻吹了吹,边吹还边展现着他那话唠的气质。

  抽咽不停的在那:“那些坏,坏人,等俺长大了,一定,一定要把他们打倒,全部打倒,看他们还敢欺负俺们不,二姐,你放心,俺,俺一定会保护你的……”

  哭笑不得的在那胡乱的点着头,析春在她身边躺了下来,伸手过来抱着她的胳膊,头靠在她的肩头,小声的缀泣着:“二姐,我不想呆在这了!”

  叹息一声,伸手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已的颈窝处:“没事,有二姐在呢!”

  “对对,有二姐在,还有俺在呢,三姐,你放心,俺,俺,一定会快快长大的,将来那坏人一个都不会好过的,俺一定会把他们全部都打倒的……”抽咽啰嗦着的话语,诉说着最为真挚童言,析秋会心一笑,闭眼享受着来自小人儿的关爱和话唠,只觉得分外暖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门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