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美女与苏三,打脸。(呼呼。。冲榜。)
佛婆2017-04-12 13:242,244

  一边走着,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这些心事,雨却渐渐地下大了起来,大雨激起的水气,让整个街道都升起一团团的水气,湿意让人无从遮挡。古代的伞重,做的本就小,小雨还能用用,真要下大了,却是要躲雨的。

  雨雾中走到一处稍稍前突的屋檐下,见可以避雨,连忙躲了过去,却不曾想,屋檐下,早立着一人,还是个女人。

  这么大清早,走到街面上的来的人,不是闲得无所事事的人,便是迫于生计不得不出门的人。

  他猜,眼前这女人,应该是属于后者。衣服的款式,倒还新,只是衣服的料子,却旧了一些。手里提着一个蓝子,用棉布盖着,还冒着热气,想来不是馒头便是炊饼之类的吃食。

  一大清早地提着这样一个蓝子,想必是想赶早把这些卖出去的,只是这样的天气,恐怕她的算盘要打空。

  不像是做惯了小买卖的样子,否则绝不会选择这么早出门,而且也不应该在下雨天出门。

  女人看到他走进屋檐,倒是吓了一跳,连忙往边上躲。不像是普通的女人见到男人的惊吓,似乎是认识他的。

  女人想冲进雨里,朝外移了一步,却又站住,这么大的雨,终究让她望而却步。

  原来是认识的。他看到女人的反应,心里立刻冒出这样的想法。

  能与老苏三相识的人,不是地痞无赖,便是青楼女子,因此这女人的反应,无疑也表明了她的身份。。

  武陵城是封朝的陪都,人口众多不说,经济文化也是首屈一指。有钱人多了,文人骚客多了,这妓寨当然也就多了。

  押妓成风,生活靡奢,也算得这武陵城中的一景,所以苏三在这种环境下,变成那副样子,也不能全怪苏三,这环境如此,与人而干。

  文风鼎盛似乎与青楼妓院是对双生儿,总是相伴而来。自命风流的才子们,对这种地方,总是有特殊的偏好。

  若是哪天,坊间传出某某才子,成了某某名妓的席上之宾,就总会成为才子们称羡的对象。

  而当事人,也总会洋洋得意地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了不得的大事,时不时地挂在嘴边,以示炫耀。

  当然这种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多数时候,还是金钱开道的。真正靠着几首歪诗,一些薄名,就想得到名妓们的热爱,只怕还是不太现实的。

  不是没有,也有些爱才的女子,就喜欢那些穷酸的秀才,也传出过谁与谁私奔的‘佳话’,闹的坊间沸沸扬扬,鼓舞的那些没钱的才子们,争相传颂,恨不能自己就是那个勾搭出名妓的男主角。

  后世的文学作品中,也有很多类似题材的话本,但那些话本中,被穷才子们勾搭出去的青楼女子,下场多半是很悲惨。

  历史有一个与苏三名字相同的青楼女子,也是被一个穷秀才给勾引的。很是受了许多苦难,虽然下场不致于太悲惨,但从中也可以看出,这种爱情的模式,在当前这种社会背景下,成功率是非常低的。

  不是所有的青楼女子,都对爱情报有幻想的。多数的青楼女子,还是很有觉悟的,她们都会在年长色衰之前,就为自己安排好后路。

  找个有钱的恩客,求着帮自己赎了身,脱出籍去做个小妾,这种情形是最常见的。

  也不是每名青楼女子,都可以抓到心中满意的恩客,很大一部份女子,也会在青楼里呆到没有人光顾了,才会带着一点点积蓄,找一处地方,孤苦地老死。

  也有一小部份女子,碰到好心的老鸨,肯让她们花一笔钱自赎的例子。只是这样的例子,不多。

  必竟这是破了行规的事情,就算是老鸨好心,也不能明明白白地做。

  这样的事情少归少,却不是没有,似乎眼前就有这么一例。

  姿色正好的花样年华,却落到上街卖馒头的地步,可见她不在青楼已经有些时日了。做了别人的小妾,当不会落到这种地步,唯一的可能,倒是自赎之后,生活困顿,所以才想出这样的生计。。

  “还是出来了好,只是,靠这样卖点馒头维生,难以长久。”

  想到二人之间可能存在过露水之欢,他有心想给她一点建议。

  女人啊了一声,却不知道他突然说出这么一句,是个什么意思。眼睛里满是戒备。

  他苦笑了一声,看来原来的苏三,在她的心里确实不是什么好人。摸出一块碎银子,往女人身边走了几步,正想买几个馒头,也算是照顾一下她的生意。

  “拿二个。。”

  他话还没说完全,却不料女人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速度之快,反应之强烈,让他脑子有些发蒙。

  女人看到他手里捏着的碎银子,回味起他说的话,明白自己的反应太过了一些,可那个时候,她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清脆的一个耳光,打在男人的脸上,女人的脸,瞬间就白了。她很快就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她可以惹得起的,她被吓住了。

  就好像这一耳光,不是她打在男人的脸上,而是男人打在她的脸上一样,一脸的无助,一眼的慌乱。

  一大早出门,就被女人打脸,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他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责怪女人的意思,把碎银子扔进蓝子里,让她拿二个馒头给他。

  她慌慌张张地取出二个热乎乎的馒头,想递过去,却又有些害怕。

  他伸手‘夺’过馒头。卖相还好,便吃了一口,却有点硬,像是隔了夜的馒头,有点咯牙。

  这样的馒头,能卖出去一次,绝对不可能有人傻到买第二次的,她靠着这个,如果能维持生计的话,那也叫奇怪了。

  “回去吧,下雨的天,不会有什么生意的,而且这馒头也太难吃了一点,不改进的话,是不可能有什么生意的。”他说完这话,便撑起伞往雨里走了进去,一会儿功夫,消失在雨雾之中。

  女人见他走了,心才放回肚子里。她真是怕了刚才那个男人,以前就是胡搅蛮缠的性子,今天还好没有发作。只是她也感到有些奇怪,以前那个人,与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气质相差了很多。

  “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呢?”女人想着。

继续阅读:第7章,这手艺只能是:还好!(冲榜,求支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