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清明时节雨纷纷
佛婆2017-04-12 13:243,541

  李月儿回了苏家,其实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清明嘛,在孝义为先的封朝,是一件大事。名义上,李月儿必竟是苏家的儿媳妇,是苏家的人。所以,这种时节,就算是十万分地不愿意,也是要露个面的。

  李月儿能来,这至少说明,李月儿是有家教,是识大体,是懂世情的女子。

  只不过,她发的誓,却不太可能在成亲三天后便反悔,她当然是不会进苏三的房门地。。过了今天,她仍旧是要回家去的。

  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自己前些年胡闹的行为,受到这样的对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其实他也并不在乎这些。

  玉儿上楼来叫他,二人便一齐往前院走去。前院里已经汇集了许多家人,更有许多马车停在院子里,应该是准备出城祭坟用的交通工具。

  人群边缘,站着三名女子,为首一名女子一袭白衣,披着黑色的披风,在人群中格外的显眼,一眼看去,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想来那女子便是她了。

  玉儿引着他,走到了她的面前。

  婷婷玉立的身材,清晰的羽眉下,一对幽黑的眼睛,龉齿红唇,脸颊上,带着二个甜甜的酒窝,一边与身边的丫环说话,一边看着渐行渐近的自己。

  待自己走到近处,她先是轻解下披风,不慌不忙地交到丫环的手里,随后对着他,盈盈地一礼,清灵的声音自然而然地跳出二个字,“相公!”

  感觉很怪异。

  以李月儿在武陵的名气,二人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按道理说,自己的为人,她应该是最清楚的,可他却看不到女人眼里对他,有一丝丝的厌恶。

  轻轻一福之后,她更是自然至极地走到他的身边,非常轻松地挽住了苏三的手臂。就好像二人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隔阂,一如经世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

  这场景让原本想上前劝解几句的大小媳妇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全然一副拳头打在空处的失力感。

  “喔,相公,那些花街柳巷,就不要去了吧。有时间,还是多读些书;实在读不进,也该学些经济。有一技傍身,日后也好生活,不致于让人说三道四,便是妾身,也有了依靠。”笑语嫣然,不知道是说给苏三听的,还是说给汇拢过来的几位婶娘听的。

  实际的效果是,几位婶娘听了她的这番话后,全都把眼睛看向苏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全然不知道,她们应该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才对。。

  漂亮是真漂亮,特别是那对酒窝,看着就让人心动。他心态都七老八十的老家伙,都看着心动,难怪武陵少年为之争风吃醋呢。

  方才她的一番行事,不紧不慢,不慌不忙,虽然眼神之中,略略有些担心他会乱来,但总体来说,行止得当,大大方方的,不愧是大家闺秀。

  更为难得的是,以一弱女子之身,只用几句谆谆教诲的言语,就完美地把逃婚的事实,掩盖的严严实实,化被动为主动的能力,很突出。便是用现代谈判技巧来分析,苏三也不能不欣赏有加。

  只是她把自己当成打压的对象,岂不是在关公面前耍起了大刀?想想,还真是觉得有些好笑,他也有被人当面编排的时候,嘿嘿。。

  一阵骚动,老爷子带着苏二走进了前院。一声令下,所有女眷上马车,男人则骑马陪着自己的女眷,一路朝城外的别院走去。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天阴沉沉的,怕真是要下雨的。路上的行人,却没有欲断魂的样子。他平稳地坐在马上,也不打马,任由坐骑跟着马车缓行。玉儿不时地从马车里探出头,对出城颇为兴奋。

  玉儿是新进府的丫头,是他成亲之后,才调到身边服侍的,因此她并不知道苏三的邪恶。她要是知道真正的苏三,对她这种小萝莉从来就是一摸二脱的粗暴样,恐怕她会躲都躲不及的,岂会对他这么亲近?

  “少爷在作诗吗?”玉儿斜坐在布帘子的后面,里面若隐若现地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笑着摇了摇头,淡然看向前方,远处雾气渐起,看来自己是要全身心地适应一下这个世界了。

  十八岁的李月儿斜坐在马车里,乌黑的长发用一块方巾随意地挽着,从颈部一侧放在身前。二名丫环一人抱着雨伞,一人捧着披风,相对而坐。坐在最靠外的玉儿,对着苏三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把身子缩了回来。

  “你叫玉儿?”成亲才三天的女人微笑地看着玉儿。

  “是,少奶奶!”玉儿顺着眉角,轻轻地应着。

  “你家少爷,这几天怎么样?”

  “喔,少爷的伤已经好了。不过……”

  “不过什么呢?”

  “不过大家都说少爷好像不太一样了!”

  “大家都在说?”

  “是啊,老婆子们,下人们,还有其它院子里的丫环,都说少爷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了呢?”

  “玉儿才来,不知道哪里不一样呢!只是,玉儿觉得少爷挺好的啊,说话和和气气的,玉儿做错了事情,少爷也只是笑笑,并不骂人。”

  拿伞的丫环哼了一声,嘀咕着“你家少爷教你这么说的吧?其实他是个大坏蛋,登徒子。”

  “你!”玉儿脸胀得通红,“不跟你说了。”

  “雨儿不要乱说。”她虽然这般说,语气里却没有责怪雨儿的意思。

  如果不是被林荣纠缠,她是不可能接受苏家提亲的。在她心里,对苏三有的只是成见,哪里会有好感,这个时候,她不火上浇油就算是大好人了。。

  事实上,事情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还是很庆幸的。

  林郡守贪婪成性,林荣又是烂到了骨子里恶毒,林家迟早要有祸事。为了避祸,她不能让林家把上门提亲的意思摆到明面上。

  为了不想让她掉进火坑里,父亲自然就要在林家正式提亲之前,把她先嫁出去。这个办法,最妥善,也最安全。。

  当父亲说要把她嫁给苏三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反对过。久居武陵的人,谁不知道苏三?

  这个苏三,绝对是任何待嫁少女心中的恶梦。

  可是,她却不能不嫁。

  苏家老大苏一在朝为官,而且官职不小。有这层保护,就算是林家,也不敢随意对李家进行报复,此其一也;

  其二,苏三虽差,相较林荣而言,却又好上一点。拈花惹草,却不欺男霸女;游手好闲,却不伤天害理。虽然也已经坏到不可救药,但其实真正能摆上台面来说的坏事,也真没有几件,无非就是年少轻狂一些,留连女色多一些。

  关键是,苏三未必真得不可救药。

  至少苏老爷对苏三还是寄托着一丝希望的。为了苏三,苏老爷甚至同意了,她可以用一些手段逃婚的举动,不可谓不用心良苦。

  只是自己的美貌,当真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可以让他真正的改邪归正?说话和和气气,不打人不骂人……大概是对小姑娘心怀不轨,才故意以色示人吧。

  能忍得了这几日,只怕再过几日,就要故态萌发了吧。

  她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这层意思。不过从刚才见面时,他的表现来看,似乎感觉真是不同了。

  本以为,自己主动靠近,像他这类好色之徒,纵然当着这些家人的面,不好动手动脚,至少会表现出色迷迷的样子吧。却没有想到,他至始至终脸带微笑,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举动,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似乎什么事情都不会影响到他似的。

  是传闻有误?还是错觉?

  无所谓了,他能改变最好,不改变也不关自己什么事情。反正苏老爷子已经答应了自己,一年为限,不管结果如何,都会让他休了自己。

  被休,虽然名声不好听,但保住了完壁之身,未必等不到知我懂我的心上人。

  “雨儿,露儿,你们二个以后不许乱说。他现在是你们的姑爷,我的相公。说他的坏话,我的脸上也不好看。过去的事情,都已过去,成亲之后,他也没有传出什么恶劣的行径。那些风言风语的话,是做不得准的。说不定,相公并不是坊间传闻的那样呢?”

  她当着玉儿的面,虽然说的客气,其实心里对自己的话,是持否定看法的。苏三的为人,可不是坊间传闻,而是真有其事。

  如果他有些真才实学,那倒不失为一个风流才子,只是他却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赖子,言语无状的下流胚,所以传出来的话,就不是很好听了。。

  她这么说,也是尽着自己的努力,来挽救苏三。而眼前的玉儿,应该会把这些话,传到他的耳朵里去吧。

  希望他就此改了吧……

  清明祭祖回城后,李月儿果然直接回了李家。

  玉儿陪着他回到苏家的小楼,不忿地提起马车上交谈,更提起少奶奶教训俩丫环的话。

  他微笑地听着,并不说话。能在雨夜,听着小女孩说这些家长里短,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她的心思,倒是不坏。

  她的那些话,在武陵城里随便找个人说出去,大抵是不信的居多。可是她为了能刺激自己改邪归正,那番话,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这么用心,当然不是想着有朝一日,要进他房门的想法。只怕,她与老爷子之间,也有什么秘密协议吧。

  一定是的,否则她断不能这么费心。苏老爷子,居然合着外人,来设计自己。

  哎,怎么总是不由自主地就动起了心思?想这些有什么意思吗?难道以前勾心斗角的日子,还没有过够?

  不想了,不想了。“我们玩扑克吧?”

  “啊!扑克?”玉儿瞪大了眼睛。

  “我来教你,不过在教你之前,我们先得找点材料,把扑克做出来才行。”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