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闲散的婚后生活。
佛婆2017-04-12 13:244,745

  封朝的生活是闲适的,这种慢节奏的生活,非常有益身心健康,他的心情慢慢地休整着,而时间则在这闲适的生活中,快速的流逝。

  不知不觉之中,来到这个朝代,已经一个多月了。

  从极度的繁忙,一下子过渡到这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刚开始他并不是很适应。浑身难受的,总想找些事情来做。不过几天后,他开始适应起这种生活,并学会享受‘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神仙生活。

  老爷子对他看管的很严,但这个很严,也只是硬行地要求他每天晚上,必需回家睡觉。这似乎并没有什么难度。

  于是白天里,他主要的活动,便是出门遛弯,这里瞧瞧,那里看看。

  尽管许多时候是,好人见着他躲,无赖见着他笑。他却并不在意别人的态度,也不去与那些无赖厮混。毕竟他现在要做一个,被李月儿誓言约束住了的好男人。

  这个借口,其实是有些好笑的,不过有了这个借口,他倒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做回原本的自己,不至于让外人感觉变化的莫名其妙。

  一路在城里闲逛,他还总是习惯于用以前的思维来想问题,碰到什么新鲜的事情,都要瞎想一番。

  看到人家的店铺,也总是想着要通过什么方法,才能让客流增长一倍之类的经营之道。

  没办法,上一辈子养成的恶习,这辈子想改,却是改不了了。

  二战后,最先富起来的,仍然是那批二战前掌握大量财富的犹太人。这说明,关键的问题不是你现在拥有多少财富,而在于,你有多少可以拥有财富的思想。

  老爷子忙得后脚跟不上前脚,白天的时间,多半是要出门的。就算是有苏二协助,老爷子仍然很难偷出闲来。盖因苏家的产业这二年又扩大了许多。

  晚饭大抵是要在一起吃的,不过也就只有苏老爷子和苏三二个人。

  苏二是要回他的别院陪婆娘的,而苏老爷子从夫人去后,也一直没有续弦,所以晚饭就少了点人气。

  他有点佩服老头子‘从一而终’的精神,在这个时代,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吃饭的时候,老爷子会问苏三这一天都做了些什么。苏三也就略略说了二句。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游手好闲’的瞎逛。

  没有惹什么事,每天又回家吃饭,很是让老爷子高兴了一番,可见得,老爷子对他的要求,真是不高。

  只是一天接一天的这样,也不赌了,也不去青楼了,也不与人滋事了,倒是让老爷子觉着有些奇怪起来。

  老爷子曾想过:该不是成亲那天,被那一盘子把脑袋打着了,所以才起的变化吧?只是看起来不太像啊,除了有时候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词句,说话谈吐都正常的很啊。

  这些事情,老爷子当然只是在心里想着,不会去说的。所以,多数时候,二人吃饭时,是沉默不语的。

  吃过了饭,他一般是回别院的小楼里。

  书架上有很多书,可供他看很长的时间,只是这些书籍中,夹杂着原先那个苏三收藏的一些‘春*宫图’之类的画册,这是一定得焚掉的。

  玉儿虽然是个小丫环,可古人成熟的早,人情世故知道的也多,这种毒害小萝莉的东西,绝不能留在他的房间里。

  看书累了的时候,也练练书法。

  这玩意小时候练过,后来就改写硬笔了,现在重新拾起来,虽然不是驾轻就熟,但也不是从零开始,至少在书法上,他的意识和眼界,还是领先这个朝代的。

  也带着玉儿玩扑克,用薄薄的竹片做出来的扑克,掷在桌上,很有质感,竟然比纸质的扑克,更有玩头。唯一不好的就是背面的纹路没有做成一样,给了玉儿作弊的空间。玩熟之后,竟然把他这个师父给赢了下去。

  玉儿总是不离左右。

  就算是白天瞎逛,她也亦步亦趋地跟着,也好,从上辈子开始,他就没有带钱出门的习惯,买什么东西,也都是身边的人付钱,看来这辈子,他也摆脱不了这种命运。

  这两天,他总走到东湖,看人钓鱼。有时一看,就是一天。

  东湖里的鱼很多,远不像后世,什么资源都很缺乏。钓鱼不用打窝,鱼儿就可劲着咬钩,看得人眼花缭乱。

  只是这时候的鱼具就惨了点。鱼钩,很粗糙不说,而且还总容易断;那鱼线也很粗的很,起竿的时候,挂水很响。远不如前世的细线,入水无声,出水无痕,坚韧程度上也不够。

  因此,往往不是钩断,便是线断,钓上来的鱼也就少得可怜,反而不如后世钓鱼来的享受。

  碰上谁断线断钩的情况,挨在一起垂钓的其他几名老者,便会幸灾乐祸地笑起来,一齐说上几句打趣的话,倒是有些气死人的乐趣。

  好像他们来钓鱼,不是真为钓鱼而来,而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候,打趣别人似的。

  苏三有听着他们你来我往的暗讽了一番,心里也笑了一回。等第二日,他便仍然往湖边树下坐着,仍旧静静地看着老头儿们钓鱼儿。

  有一日,一位老者奇怪地对他道,“这位公子每日都来观钓,想来是偏好此道了,只是为什么不下手钓上一尾呢?”

  “呵呵……你们用的这个太简单,我这又没有趁手的渔具……所以。。”苏三对这么简单的渔具,确实提不起兴致,都怪前世用的东西太好了。前世就算是做小孩子,没事钓着玩儿的时候,手上的钓具,只怕也比眼前这几位的要好上十倍不止。

  眼前这个,确实有些惨不忍钓。。

  “我们这可是最好的钓具!”另一名老头听到苏三的话,不忿地转头道。

  苏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与这些人争论这些,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最初开言的老头见苏三笑的轻松,不由好奇地问道,“难道真有更好的钓具?”

  几个老头都转过头来看着他。这几天,他天天来,虽然没怎么说过话,但大家多少脸熟。

  “公子有好东西,可不要私藏哦!”

  “哪里会有什么好东西,都活了半辈子了,见识还不如一个小子?问出这样的话。”

  苏三仍就一副微笑的表情,只轻轻地说道,“过二天我带自己的钓具来,应该比你们的好用一些,至少可以多钓几尾……”

  说完也不再理会这些老头叽叽喳喳地讨论,仍就看着他们钓鱼,直到天色将晚,才慢悠悠地回去了。

  第三天的清晨,苏三还真扛着一根修长的竹竿,慢悠悠地出现在了湖边。

  “没什么不同嘛,就是竹节比咱们的竿子长了一点,其他的也没什么不一样啊。”有个老头评价了一句。

  苏三也不说话,搬一块石头到湖边,选一处好水面坐下。

  “盒子给我!”苏三对着已经开始钓鱼的老头们微笑地点了点头,轻声地对玉儿说了一句。

  连忙把手里提着的盒子递上前去,玉儿好奇地看着苏三,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

  打开盒子,盒子里一格一格地码了许多小件的东西。

  伸手取出一束缠好的麻线,不紧不慢地系在钓竿的当头。这麻线是这个朝代能找到最好的鱼线了,好在苏家就是做布匹生意的,麻线最是不缺。优中选优,选出了天胡运来的天麻线来替代钓线,尽管,仍不甚如意,但比起老头们用的丝麻鱼线,还是要牢固许多的。

  尽管如此,不能在这上面进行彻底的改进,多少让他有些遗憾。

  取一段胶皮,套在钓线上。这胶皮是用来固定浮子的,是精选了富含胶质的动物腿部皮质,反复温煮烘干而成的。在这个朝代,不会有人想到使有这个,因为他们从来不用浮子。只是凭感觉,凭经验,看鱼线来钓鱼。

  又取一只豪猪*毛制成的浮子,紧在胶皮上。

  老头们不知道他在弄些什么,只是看到他低头弄了半天。没有下钩不说,还在鱼线上绑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尖东西。

  看起来,有些滑稽。

  钩子是定做的。自己亲手开的钩模,让铁匠铺把生铁不断地煅打,只留出最后那一点点精钢,浇进模子里,一次成形。虽然钩的大小,还是不能有很大的突破,但是增加了倒钩的设计,坚韧程度上也有改进,应该可以减少断钩的几率。

  取出一枚,用直钩法系好。又取一点软铜皮,夹*紧在鱼线靠鱼钩的位置。这一点也是封朝人,根本没有想到的环节。

  全部都弄好,其实现实的状况,还赶不上后世条件的十分之一。这一整套渔具,让他最满意的其实还是这竹制的手竿。

  别小看这竹制的手竿。能找到一根长度超过过三米,根端直径不超过三公分,竹节又均匀又细长的竹竿,相当不容易。

  这样的竹竿,再加上后世精工制作鱼竿的手法。当然可以打造出一支极品手竿,这样的手竿,只需要轻轻一提,就能把一尾二斤重的鱼,挑出水面。

  实在是野外钓鱼的最爽利器。

  试了试水深,调整了鱼漂的高度,这才算正式开始钓鱼。

  已经有老头按捺不住好奇心,走到近前观看起来。“小哥,为什么在鱼线上挂一根豪猪*毛啊?”

  指得当然是鱼漂。

  苏三示意老者仔细看,却不说话。

  从小盒子里取出一团早就配好的饵料,往钩上一捏,轻轻地往试水的地方投了下去。

  小鱼儿真给面子,钩儿一沉底,就有鱼儿咬钩。

  也不知道是这饵料下的对味,还是这古代鱼不是很精明,总之一下嘴,就非常之狠,拉得漂子直翻。

  以为是只小鱼儿,漫不经心地一拉,一条尺余长的花鲤,被拉出了水面。

  “少爷,少爷,是条鲤鱼。”玉儿拿着他编制的捞网,跑到湖边,捞起鱼儿,又欢快地跑了回来。

  差不多有二斤。似乎拉上来比较轻松,看来这套钓具还有很大的弹性空间,他检查了一下钓具,没有什么问题,完全可以继续。

  让兴奋的玉儿把鱼儿放到网兜里,他从容地再次捏上饵,往老地方再放下去一竿。

  还真是不用打窝,比后世打了窝的鱼塘还要好钓。又是一尾愚鱼上钩,张嘴就把钩给吞了下去,然后直往深水里扯,把浮漂直直地拉进了水里,不见了踪影。

  斜斜地一拉,立刻就能感到手里发沉,黑黑的鱼背在水底急游。牵着鱼,在岸边游了二三分钟,才把鱼儿拖累,慢慢地拉到岸边。

  早有急不可奈的老头儿奔过去,光着脚把鱼抠上岸来,却是一条二十余斤重的晚青。

  岸边是一群羡慕的老头儿。

  “小哥的钓技……高!只是……这其中的诀窍,可否透露一二呢?”

  看着围上来的老头儿,苏三随意地道,“有何不可?”

  缓缓地从鱼钩说到手竿,从牵引力学说到鱼的习性,“……便是对鱼儿来说,也要做到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又有云,欲善其事,必利其器,未下钩之前,这准备的事项是要做好地,……要投鱼所好,当然不能只用一些小虫儿,小蚯儿去勾引,这饵料也是关键……”

  如此边钓边说,一个上午的功夫,竟钓起了十数尾鱼,虽然大小不一,但加在一起,怕不有八九十斤。收拾了渔具,分与老头儿们几尾鲜鱼。苏三与玉儿提着剩下的鱼往苏府走去。

  一路上玉儿崇拜地告诉他,“少爷最历害了,便是那些渔家,只怕也难打到这么多鱼。”

  没有好的网具,要想打到这些大鱼,确实有些难度。。这可不象后世,渔业那么发达,什么网都有,只要水里有鱼,就没有网不到鱼的网。

  “只怕以后没有这么容易喽!”

  “为什么呢?”

  “明天他们学了我的法子来钓,后天会有更多的人学了我的法子去。会钓的人多了,这湖里的鱼自然就少了。”

  “那以后,咱们就不教他们。”

  苏三倒是没有藏私的心情,上午的交流也纯粹是钓友之间的沟通。虽然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他单方面的灌输,但这几位老人家却没有半点请教后辈的为难。言谈之间,倒是对自己颇为推崇,很是认可自己所说的那些胡言乱语。

  他也从他们的谈吐之间,早就看出他们的视野不凡。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以他现在的心态,他倒是很喜欢和这群老头儿一起说说话,聊聊天。

  大家都没有什么功利之心,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也不过问对方的身份,谈笑之间,也只言钓鱼的乐趣,随心地聊上几句,这种淡然的感觉,也很符合自己此时的心境。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什么意思啊?”

  “一个人会其实,没有意思。大家都会了,在一起玩儿,才有意思。”

  “哦,我明白了,所以少爷教会玉儿玩扑克,然后玉儿就可以陪少爷一起玩了。”

  无语,现在可不是玉儿陪他玩。在输多赢少的情况,是他陪玉儿玩。这小妮子的手气,始终比自己好。

  回去的路上,路过李家。便挑了二尾一般重的鲜鱼,从门上送了进去。只说是给李老爷尝尝鲜的,其实是这鱼儿太重,不耐烦提,找个借口,给老丈人敬了孝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