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为公子着想的玉儿
佛婆2017-04-12 13:242,451

  到了午时,天气渐热,三个人也不回家,便往树荫底下的石桌边一坐。苏三的饭,有玉儿从不远处的酒家买来;公孙老儿也有家人把饭送到,都很丰盛。

  周老头却准备要蹭二人的饭菜,挤到石边,大模大样的坐下。

  也不是一次二次了,大家也不计较这些。三人小酒一倒,小酌了起来。

  闲谈之中,听说苏三过几日要去教书的话,周老像是来了精神。

  “就你这样的疲懒性子,让你去做先生,岂不是害人?是哪家学院的院长,瞎了眼睛,才让你去做先生的。。”

  周老并不知道苏三的名气,街市里的传闻,恐怕也很难到他这种人的耳朵里,否则此时,他说话的语气,恐怕是暴跳如雷了。

  公孙老者似乎比周老更贴近普通的生活,他倒是听说过有关于苏三的一些传言。只是他很难把那些传闻与眼前的苏三联系起来。

  相比较而言,他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眼睛。眼见为实,在他眼里的苏三,一副风轻云淡,万事在胸的智者模样。言谈之中,妙语连珠,妙趣横生。有时,短短数语之间,便有寓言深入的智言,就是那张口就来句子,也总能引人深思。

  似这样的人物,要去教些小孩子,可不像周老说的那么不堪,倒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想来,倒是他这不喜欢解释的性子,一眼看穿世情的无为心境,恐怕才是造成那些流言蜚语的根源吧。

  说起苏三的性子,也确实是疲懒了一点。似乎在诗文上造诣颇高,可言谈之中,却似乎并不擅长经书,就是史书的涉猎,也稍嫌浅薄。一味地喜欢钻营钓鱼之类的奇巧事物,可惜没把心思花对地方。

  现在听苏三说起要教书的话来,也不去理会周老的批驳,反而问道。

  “既转了性,有没有打算科考的?”

  老者说这话,当然是规劝的意思。日日的呆在一起久了,老人自然多了一层劝年轻人向上的想法。

  只是老人却不知道,他的前世再加今生,论心理年龄,只怕会比一个老人更老。要不是这段时间,他彻底地脱离了前世的环境,而且身心又得到充足的休息,恐怕此刻与别人说话的心情都不会有吧,就更不用去谈什么,读书人梦寐以求的科考了。

  教书也只是家里人的吩咐和自己前世的梦想,却不是真得转了性情。。他还是喜欢悠闲一点,自在一点儿的。。

  “似我这种浪荡公子,还是随波逐流的好,免得坏了读书人的清誉……”

  “你便总是混说,难不成陪着我们这些老头子,一直钓下去?”

  “未尝不是一件妙事……再说,小子不是开始做先生了嘛。。”

  “哼。”周老翻着白眼道,“教小孩们钓鱼去吗?”

  苏三只轻笑地摇了摇头。

  玉儿在一边听到,倒是有些不忿,却不敢出言顶撞老者,一脸的委屈,“我家少爷,很有学问的;那么厚的书,一看就是二三个时辰;字也写得很好看。不是只会钓鱼的。”

  当然,扑克也是会玩的,只是比自己玩得就差了一点。

  周老见玉儿一脸的委屈,倒是难得的一窘,“呵呵,要怪就怪你家公子总不着调……哦,算小老儿胡说八道了吧……”

  看着玉儿眼泪汪汪,马上就要哭的样子,老人连忙转了个话风,陪了个不是。

  此时玉儿倒是在想,少爷应该不会教那些小孩子去钓鱼,但会不会教那些小孩子们玩扑克,就不一定了。

  放下这个话题,周老便与公孙说起北边的形势。北方的蒙古部落最近几年势大起来,金人受制,不敢大规模的南下,封朝只怕会因为过于太平,而忘掉国耻家恨。

  这些话,他们很少聊起,偶尔说起一二次,他也只是听听而已,不会参与讨论。

  回家的路上。他一脸微笑,老是回头看着身后的玉儿,弄得玉儿满脸通红,只顾低头跟着。

  “玉儿这么为本公子着想,是不是该奖赏点什么呢?”

  捏着衣角,扭怩地看着脚尖,玉儿不抬头,不看他,也不说话。

  “那就卖一支头钗吧!”就算是小女孩,也应该会喜欢这些首饰的吧。

  “少爷你真坏!玉儿还小,怎么可以用头钗呢?”

  主人房里,贴身服侍的丫头,就应该有被主人拉进被窝里暖脚的觉悟。送头钗,就意味着要盘头发的,盘了头,便是妇人的妆扮。

  玉儿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在古代普遍早熟的年代里,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多少知道一些。尽管当朝,十二三岁就被破了身子的事例并不少见,但是真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还是有些局促,其实是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喔,年纪小,不能用头钗,还有这样的说法吗?那就,买个肉包子赏你吧。我记得你属狗的。”

  多少有些失望,“少爷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肉包子与属相有甚么关系呢?”

  “怎么没有关系呢?有一句话,是专说肉包子与小狗之间关系的。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

  “少爷说给玉儿听,玉儿不就知道了吗?少爷说吧!”

  “哈哈……你只要知道,那句话只是形容,属狗的人,很喜欢吃肉包子,就行了咯……”

  这些都是笑谈,说完了也就忘了。由于要去教书,他还是要做些准备的。

  倒不是去备课,以他的学历,去教一些小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李老爷子,恐怕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安排某几个功课好的学生,难为一下他这个新晋的先生,这种伎俩,他不用想,都知道会有。

  所以每天便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把小孩子们整天要读的‘论语’翻出来,多看几遍。

  这一天,下起了小雨,天也黑沉沉的,到处都是湿意,他便没有往东湖边去钓鱼,而是撑着小油纸伞儿,去街面上选一些做好的纸轴。

  最近他在书法上略有小得,很喜欢把那些还记得的名诗妙词临在纸上,挂在房间里独自欣赏,所以这纸轴就用得多了一些,有空的时候,他便会往店里去选一些喜欢的样式。

  出门太早,又下着雨,街面上人迹罕至,便是那些店家,看到这样的天气,门也开得晚了一些。

  撑着油伞走在古朴的石街上,他的心情却舒畅的很,说心里话,他其实很喜欢这种生活的状态。

  一壶清酒,一杯淡茶,三五老友可以神游四海,漫谈人生。没有喧嚣的都市,没有乱心的琐事,不是神仙,却似神仙般的生活。

  有时他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自己还是活在自己原本的那个年代,只不过是误入了一处桃花源里,隐居到了这一处不为人知的世外桃源。

  过烦了前世的生活,喜欢上了眼前的生活,他只是不愿意再回到过去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