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卖馒头的女人与诗会(今天第五更)
佛婆2018-03-22 10:592,836

  这日授完课,回到住处。收拾了一下钓具,仍往东湖去钓鱼,玉儿也包了一碗炸鱼块儿,要往李府去。

  “少爷,府里有话传来,说是让少爷晚上回府一趟。”玉儿对他笑道。

  他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苏老爷子,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说话。

  一路走出学院,转上正街还没走几步路,便碰着了卖馒头的女人。看来她是候着自己这个时候出门,有意守在这里的。

  这段时间,只要他一碰着这女人,就会买二个馒头,渐渐地这女人对他也就没有那么惧怕了,再往后,这女人也就把他当成一个熟客,一挨到这个时候,就会在附近守着,就只为卖他二个馒头。

  他掏出铜钱,买了二个馒头,放进兜里,这馒头他是不吃的,不过却可以用做配制鱼饵,因此他买来也不会浪费掉。

  往她的蓝子里看了一眼,还剩了不少馒头。便道,“卖出去的钱,恐怕连这些面的本钱也打不回来吧?”

  女人这个时候,也会回他二句,“剩下的可以自己吃,卖馒头的钱,可以做明天的馒头。”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就没有想过别的路子。”

  女人便不说话了。

  “我这里倒有一些特别的手艺,比你这样卖馒头强上许多,你若是肯学,便免费教于你。”

  说完这话,他也不再说其他的话了,扛着钓竿悠哉优哉地就走了。

  女人便站在原地,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她心里一来不相信他有所谓的特别手艺;二来,她也担心他对自己并不死心,借传手艺的名,是不是想占她些便宜呢。

  只是她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

  这段时间以来,她也经常见到他的面,只感觉他与原来的那个人,大不相同了,他看自己的眼神,也没有那些男人们那么色迷迷的,似乎不太像要对自己不轨的样子。

  她迷糊了。

  她迷糊了,他倒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她会向自己学手艺。

  如果她还有钱,生活也还富足,那她是不太可能会抛头露面,来卖馒头的。

  既然她出来卖馒头,那就说明她的生计很成问题。可是,是眼前的状况,她只靠卖馒头,是不可能解决她的生存危机地。

  总有被迫到无可奈何的时候,等到那个的时候,就算是你给她画一个饼充饥,她也是要先拿在手里,好有个希望的。

  他现在就是在给她一个希望,而且这个希望并不是画在纸上的饼,所以她要想靠着正常的劳动,来生存,恐怕她就不得不选择向自己求教了。

  眼前,她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所以,她还有可以犹豫的空间。

  他也不去管那些,他有的便是时间可以等。。

  到了湖边,却看到周老与公孙正在树荫下喝茶。

  他正走得口渴,便也凑上去,拿起茶杯就喝。

  “这可是好茶,岂当得这样牛饮?真是暴殄天物。”周老白了他一眼。

  东湖的雨前龙井,当然当得起好茶,而且比他前世喝的那些,所谓的好茶,还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也难怪周老这么心痛。

  “哈哈,这茶不过是供人口腹之欲的,单就解渴的功效来说,与普通的茶也差不了多少。周老喝这茶,是品茶香,以满足口腹之欲;小子喝这茶,那是解渴,是救命。品茶与救命,哪个更暴殄天物?周老恐怕说反了吧?”他哈哈一笑,不紧不慢地把话给顶了回去,自顾自地又倒上一杯,牛饮了下去。

  “口渴还说这么多话,渴死正是该着的。”周老哼哼地道。

  公孙老头看到周老吃憋,很是开心了一回,与苏三对喝了一杯,竟也牛饮起来。

  周老见二人如些糟蹋好茶,也只好苦笑连连。嘴里念叨着,再也不带好茶来喝了。

  公孙老儿与周老调笑了一回,这才转头对苏三道:“过几日便是七夕,城里各处都有诗会。平日里见你很是作了几句歪诗,七夕的诗会可去吗?”

  公孙老头儿一提这事,他倒想起苏老爷子为什么要让自己晚上回家一趟的事情了。

  苏家虽是商贾之家,但因为家里出了一个在朝为官的苏一,所以,苏家便想转换一下身份,跻身到上流的社会之中。封朝重农轻商,商人在社会的地位,在多数人眼里,是最低下的。

  从商人转变为士族阶层,不仅是一个漫成的改变过程,而且还需要家族中有大批的文人学子的出现。族学的培养固然是重点,但真正要做起来,却是花费时间最长,收效也是最微的,于是像诗会这种附庸风雅,收效又很好的事情,苏家还是很积极的。

  苏家每年都要花费许多金钱,在林园召集诗会。由于在林园诗会上崭露头角的才子,可以得到苏家的内部推荐,(以苏一在朝中的身份,也是可以说得上一二句话的)所以来参加林园诗会的人数,倒也不少。再加上,苏家也会请一些勾栏名妓前来捧场,因此现场还是有很多玩头,就算诗词上没有建树,便是与妓子们风花雪月一番,也是一场乐事。

  林园诗会,说白了,就是苏家想扩大名声,跻身士族,给才子们准备的一场宴会而已;而对于那些才子们,无非就是一场扩大自己的知名度,或可搏一出身的比试场罢了。

  只是林园诗会,必竟是商贾之家办起来的,真正有才学的人,有风骨的人,是不太愿意去参加的,就算凉山诗会他们排不进去,他们也宁愿去武陵四大妓院合办的东湖诗会。

  东湖诗会是在东湖上面举办的,每家妓院都会出一艘花舫。四家的花舫开到湖心,便靠拢在一起,搭起一个大大的平台,众才子佳人,对月当空,诵吟古今的爱情,诗会后,再经这些妓子们把其中出色的诗作,口口相传地流传出去,效果比林园诗会,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才子必然是风流的,去参加东湖诗会,别人只会说某人是风流不羁,去参加林园诗会的,却会被人指摘落入俗套了。

  当然,这么多才子之中,也有务实的,也有自命风流的,所以二个诗会都是爆满的。可真正上了档次,文气盎然的诗会,却只有凉山诗会。

  凉山诗会开办的时间很早,最早的时候,是士族子弟们自娱自乐的诗会,后来士族家庭们都觉得这样一个有影响力的诗会,对他们的地位是一个很好的巩固,所以就有人牵起头来,正经八摆地组织这样的诗会。

  时间地点其实都不是很固定,但召开之前,必然会有风声传出,闻迅而来的才子们,也是趋之若鹜。

  凉山诗会上,遍请了武陵城中的大儒,鸿学,只要在诗会上递上去一二句好诗,得到他们的好评,第二日,便能坐实了武陵才子的名头。

  不仅于学业有大大地好处,便是科考不中,这才名尚在,搏一个好的出身,也是轻松的很。

  另一个让才子们动心的地方,就是凉山诗会,会邀请城中的公选的花魁到场,诗会中若有好诗词,花魁现场便会吟唱一番。

  顶尖才子,绝妙佳人,巨学鸿儒,巧谈妙唱,除了诗会的现场,会稍稍严谨一些之外,便没有一处不打动才子们的心境。

  所以,削尖了脑袋想进凉山诗会的人,是数不胜数的。只是这个诗会却并不那么容易进。

  有家世的年青学子是可以进去的;有前辈提携的才人,也有进去的资格;再有就是在城中,那些已经稍有名气的才子和学生们,也会受到邀请。至于其它想进去诗会的人,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除了这三个大一点的诗会之外,其他的小诗会也有许多,但大多都是一些要好的才俊们聚到一处,自己买些酒食,依坐在月下,高谈一番而已。

  他对这些并不关心,因此了解的也不甚多,对那些所谓的诗会,也根本不感兴趣。因此对公孙老头的问话,也就不置可否了。

继续阅读:第12章,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今天的第6章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