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今天的第6章了)
佛婆2017-04-12 13:242,762

  “若是想去,老夫倒是可以往凉山诗会里塞个人。”公孙老头儿微笑地道。这就是很大的情份了,一般的才子,就是求着前辈提携,还要花费诸多心思。

  他倒是能听出公孙老头儿语气中的提携之意,甚是感激,倒也不好再不言不语了,只好耸耸肩。

  “教教孩童认字,倒还勉强,吟诗赋词,小子却上不得台面,‘诗会’那些事物,只是那些才子们的游戏,于我却是无缘的。得了空闲,还是研究一下做菜的手艺,把那二坛子老酒赚到手,才是要紧。”

  周老不以为然,“去诗会,并不见得是去作诗的,年青人,去见识一下也并不是坏事,再说坊间对你多有非议,也需要正名一番才好。”

  周老倒是知道苏三有些诗才,只以为他不敢去,所以才说出让他去见识一下的话,年轻人,总归是要求上进的,有学识的年轻人,如果能提携一把,他的脸上也是有光的。至于那些非议,他与苏三交往的这段时间,也看出来了苏三并非如传言中那么不堪。哪有人不爱惜自己的名声的,有机会正名一下,岂不更好。

  他听了周老的话,也只笑笑,心里想着,若是一味的推迟,反倒不美,倒不如下个狠心,好好震摄他们一番,让二老从此不提此事,于是这才不紧不慢地道。

  “我宁愿‘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也不去苦思那些,‘更能销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诸如此类的情词。我行我素,于天地之间成一孤独,‘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至于那些才子们,所谓的‘十年一觉武陵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欢情,于小子却是不合适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别人要去百花争艳,那是别人的事。至于,我的那些恶名,还是留给后世人去分辨吧。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想明白了,这些又有什么关系?‘青山看不厌,流水趣何长’,要明白生活的真缔,却只在这,看似平凡的山水之间。”

  他微笑地看着二个老人家张大着嘴巴的样子。在前一世,他也经常不动声色地把自己手里的底牌,一骨脑地压上去,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收获。今天被二老头的好意给激得,只好把这些诗词拿来填数,表达自己并不需要去那种诗见识一番的用心,看起来,效果也算是达到了。

  周老指着他道,“你,你,简直是太。。”

  他连忙站起来,呵呵一笑,“我还是去钓我的鱼儿去也。。”

  看着他晃悠悠地去湖边钓鱼了,公孙老头才苦笑道,“咱们二这一番苦心,他倒是听进去了,却并不领情啊。”

  周老生气地道,“这小子性子也太顽劣了一些,对什么事情都不上紧,这样磋砣下去,可惜了这一身的才华。”

  “哎,本以为他应该是有些才华的,可刚才他一通乱说下来,岂止是有些才华可以定语的?随口诵出的那些诗词,虽不是完整的诗词作品,但便是那断断续续的一二句,却都透着无穷的妙意。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多情却被无情恼。。啧啧,这哪一句拿出去,不是妙到极致的好句子啊,却被他这样一通乱说,还说什么不屑于去作情词?我看他这情词,比谁都作的好。。”

  这些诗词的句子,都是极妙的,经过岁月的洗礼,还能在前世流传,当然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精品。

  公孙老头未曾听过,自然就误以为是苏三自己,闲来无事时,做下的。又或者偶得的佳句,又或是没有成篇的成句,不管怎么说,却不可能是苏三照搬别人的诗句,所以足见苏三的才华横溢了。

  “奈何他‘青山看不厌,流水趣何长。’啊!他肯在我们面前展现才华,无非是想锁住我们的嘴,不希望我们再帮他设想的意思。哼,我就不信,他年纪轻轻,就真能像我们老头子一般,沉得下去心思……不要让我见着了机会,否则我不会让他如此安生,必要搅他一个不得安宁才行。”

  周老不忿地说着,公孙老儿却摇了摇头道,“如果生性便是如此,还是不要逼迫他的好。”

  “胜老此言差矣,空有才学,不能为国效力,此恨何长?他未必就真是那个性子,总之,这事,我省得的。”

  公孙胜也不多说其他的事情了,让服侍的小厮递来笔墨,二老头儿,一言一语地把刚才苏三随口说来的诗句,一一复了上去。

  二人于诗词上颇有造诣,因此见了新奇的句子,多半是会有印象的,何况苏三所说的句子,句句上佳,只听一遍,却让人印象深刻,二人再一佐证,那些句子,便一一显现出来。

  “‘十年一觉武陵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也不知道这是说别人呢?还是写他自己。传言中,好像是说他,以青楼为家的吧?只是为什么,他那时却没有像样的诗作传出?”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这半拉子的‘卜算子’,也有些意境,只是这句子中,一派淡然,一副看透世情的孤冷,倒可以看出他此时的心境。难不成是成亲宴上,被新娘子逃了婚,对他打击太大了,所以才产生厌世的情绪?”

  诸如此类的议论,二个老头儿你猜一句,我猜一句,最后都比较倾向于,他被那一盘子给砸出个出世的心态来。。

  就不知道,正在钓鱼的他,听到这样的议论之后,会笑成怎样。穿越重生这种事情,恐怕认真地说出来,古人也是不会信的,他们宁愿相信是神鬼附体,文曲星下凡这样的故事。因此,就算听到了这样的议论,他恐怕也只能一笑而过了。

  再说玉儿捧着炸鱼块儿,走进李府。早就被守在府前的露儿给接了进去。

  自少爷说不必那么小心眼之后,她带来的炸鱼块也多了起来,其实之前就算带来的少,也一定是有雨儿和露儿的份的。少奶奶对二个丫头是极好的,宁愿自己不吃或是少吃一些,也要匀给二人一点的。

  只是这极好,可当不得自己的一个小指头,这炸鱼块儿,只要是她想吃,就把这当成饭吃,也只是她愿不愿意的事情。不至于要等着主人的赏赐才有。

  只此一点好处,玉儿就把少爷看成了极好的人。

  进到府内,少奶奶正在闺房里绣花。李家在武陵城里,有一个绣庄,专一刺绣,每年下来,也是一处绝好的营生。

  李老爷子在李月儿成年之时,便把这处绣庄交给她来打理,平时的零用钱,她房里下人的使钱,都着落在这绣庄上面。便是出嫁了,这绣庄也送与她做个陪嫁。

  这本是商贾家,煅炼子女经商的手段,而李月儿也聪明的很,论起经商之道,倒还真有几分李老爷子的狡劲。只可惜她不是个男儿身,否则李老爷子只怕要把李月儿,像儿子李守一一样,大用起来的。

  李月儿自得了绣庄,很是花了一些心思,招揽了一些刺绣好手,竟也把分店开到了都城。她本人,虽然从来没有去过都城,却照样把京城里的生意,经营的风生水起。

  就这样的一个女子,如果能看得上原先的苏三,那倒是一桩奇闻了。

  PS:一天之内,六章求支持,二天发到三万多字,嘿嘿,虽然存了几万字的稿子,但也当不起这样发啊。。不过只要大家看得过去,那就一切值得了。。厚着脸皮,要收藏,要点击。。

继续阅读:第13章,果然是为了七夕诗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