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果然是为了七夕诗会
佛婆2017-04-12 13:242,744

  “少奶奶!”玉儿行了一礼,立在一边。

  她便放下手里刺绣,对着玉儿笑了笑。最近绣庄里的活儿多,七夕乞巧,回娘家的女子总要带些东西回家的,而娘家人,也要准备几副好绣品,给女儿备着,这当然指的是有钱的人家,所以连她都不得不动起手来赶赶工期。

  露儿递上玉儿带来的炸鱼块儿。

  她最近对这炸鱼块儿,很感兴趣,只感觉口味俱佳,嚼在嘴里还很有嚼头,不当菜吃,就是做个小吃,闲坐聊天的时候,吃上一口,倒也满口生香,吃得几日,竟有些离不开嘴了。

  心里初时还有吃那人的东西,有些抹不开面子,生怕那人提出什么要求的想法。必竟吃人的嘴软,那人真要提出什么要求,倒不好拒绝了。

  及至到后来,也吃得惯了,也就忘了这茬儿了,虽不认为这是应该的,可就是挡不住嘴馋。

  “你家少爷,最近都在做些什么?”吃着炸鱼儿,她开始觉得自己也要关心关心一下自己的‘相公’了,于是便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每天就是教书,钓鱼,然后也写写字,画个画儿,最近也说玉儿的嗓子好,要教玉儿唱唱曲子的。”玉儿有些得意地道。

  “唱曲子?”她便皱了皱眉儿,这唱曲子,一般都是青宛勾栏里的教习,他如何会得这些?想必是早些年听得多了,如今听不着了,想寻个人唱给他听吧。

  其实她是误会他的心思了,他只是很怀念前世的那些经曲老歌,见玉儿的嗓音很好,便动了教玉儿唱歌的心思。

  倒是他喜欢听的那些歌词,在这个时代,有些惊世骇俗,所以他也一直没有下定这个决心,要教玉儿唱的。

  便是真要教了,也当然是不允许玉儿往外唱的,只唱给自己一个人听便好。

  玉儿见少奶奶不高兴了,也便没往下说。

  她也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便又问他在思友学院教书的情形。她对思友学院也是很有感情的,她与哥哥也都曾在学院里念过书的。

  她还是哭了三天三夜,才进去学院念书的,虽然也没学到什么,但是写字看诗,谈书说文,她比大多数的闺中女子,却强了很多,偶尔灵感所至,也写几首小诗,足以陶冶情操。

  因此她对学院的感情,当然就深一些,连带着对他在学院的事情,也更感兴趣一些。

  “很好的。那些学生们都喜欢少爷授课的,少爷讲的故事可好听了。”

  雨儿和露儿也在一边点头,初时她们对玉儿的少爷,是很有成见的。但是这段时间玉儿给她们洗了脑,又把那些从少爷那里听来的小故事,说来与她们听,她们也渐渐地觉得,这个名义上的姑爷,也并不是那么坏的。

  必竟之前,她们也只是听人说姑爷坏,不见人说姑爷好。那个时候,她们自然就认为姑爷是个坏人了。

  如今有一个人,整天说姑爷这里好,那里好,又会说故事,又会玩扑克,还会弄炸鱼块,所以姑爷自然就变成一个极好的人了。

  倒是她,听到他只拿一些小故事来取悦李家的那帮孩子们,不由又皱上了眉头。

  她是知道他不学无术的,所以,能靠着讲故事在学院里呆住了,那也算是一种本事,只是这不是误人子弟吗?李家的这些孩子们,岂不是让他一个人给毁了吗?看来,有机会还是找二叔说一说才行。只是二叔性子古怪,最不喜欢别人管他学院里的事情,只怕要想个其他的法子才好。

  “喔,过几日便是七夕了,绣庄准备了一幅大的挂壁,上面绣着‘林园诗会’四个大字,回头玉儿帮我带给苏老爷吧,诗会那天,我必然要去的。”

  林园诗会,除了一些挤不上凉山诗会的才子们会去,还有许多武陵城内的商家会去,既是诗会,也是商人之间互动的一次聚会,她一心经营着自己的绣庄,这样的聚会,去参加一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以往,她不好去,是因为她待字闺中,不好抛头露面,便是偶尔陪着父亲去了这种场合,也只与一帮女子们,挤在女眷区。如今,她名义上已经是嫁出去了的人,也就没有那么多阻隔了。

  何况,能见识一下才子们的风采,说不定也可以发现自己心仪的对象,也未可知。等苏家把自己休出来,自己也算是成过一次亲的人了,如果不早点为自己的谋算,物色一个好的夫婿,等到年纪大了,便如何是好呢?

  玉儿应了少奶奶交下来的事情,便与雨儿和露儿到边上斗地主去了。

  她一边刺着绣,一边想着这些心事,累了也就停下手,夹一块炸鱼儿慢慢地品起来。她觉得,如果这炸鱼儿,不是那人弄出来的,恐怕滋味会更好一些。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原本她是极讨厌那人的,但是这些时日,他也常来家中用饭,她竟然对他提不起一丝厌恶,是他变性了,还是自己变性了?

  他早早地收竿,回到学院,把新鲜的鱼杀了,用料腌好,这才出门,一路朝苏府走去。

  苏老爷子把他叫回来,果然是为了七夕的诗会。

  “如今,你也在李家的学堂教了一段时日的书了,听说,学生们还都喜欢你。过几日便是七夕的林园诗会,你也该好好准备准备,或可在诗会上有上佳的表现,也好为我们苏家争些脸面。”

  他便一笑,轻淡地道,“还是不去了吧。”

  苏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对他的反应倒觉的正常。看来这小子之所以,能在思友学院呆下去,还真是用那些小故事,吸引那帮小孩子的,其实并没有什么才学。

  也算是李家给面子,只要过得去,不是太过于带坏了孩子们,也没有强行把他扫地出门。

  也是,自家的孩子,有没有才学,还用试探吗?难不成那一盘子砸下去,还真砸出一个天才不成?

  苏老爷子想到这里,便叹了一口气,“便是不去诗会,也不好错过这些文坛盛事的,整日里钓鱼,难不成还能钓出花儿来?”早知道他是不太可能去参加诗会的,所以今天把他召回来,无非就是借用诗会的事情,激励他一下,让他一心向学。

  他听到苏老爷子的话,也不置一词,只由着老头子去说,一味地闷着头吃饭而已。

  人心总是不足的,现在自己相较与原先的苏三,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但是苏老爷子在习惯了现在的苏三之后,就有了更高的要求,这些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苏老爷子见他不说话,也不敢硬逼,万一把儿子再逼回原来的模样,那可就不划算了。

  “没事的时候,还是多往你岳父家多走动走动,听说你媳妇儿,文才也是极好的,有空相互讨论一下,岂不是很好?这次的林园诗会,恐怕她也是会到场的,自家的女人,总归不能让那些自命不凡的才子们去追捧的,你可不能让别人太过笑话。”

  想到极有可能是李月儿,给了苏三很大的刺激,才让他转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因此每次,苏老爷子便紧抓住这一点不放,不遗余力地刺激他,要把李月儿这张牌用到极处。

  他想着苏老爷子话里的意思,总是觉得好笑。

  如果一个人的性格,真得可以因为一个女人,而变得这么历害的话,那还要那句‘本性难移’的话,有什么用?

  老头儿是有些天真的,至少在对孩子能不能变好的这件事情上,是天真的。事实上,他的天真也变成了现实,无论如何,现在苏三已经变了,而且永远也不可能做回原来的苏三。

  而这可笑的理由竟然还是那句‘本性难移’的老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