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盈儿非份的要求
佛婆2017-04-12 13:242,175

  “好吧,既然我是店里的幕后老板,那店里的事情,我就不能不闻不问了。。明天是仲秋,也该给店员,定一些福利标准了……那炸鱼块儿,给店里工作的员工,每人包上二斤,并加一个月的工钱,当做仲秋的节费。。以后有节的话,都照此例比对。。春节,另外再加发一个月的工钱。。平时碰到下面的员工,家里有什么困难的事情了,你也代我这个老板,给他们一点关心吧。。只是,我是老板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让大家知道的好……”

  任盈盈苦笑道,“那岂不是好名声,全让我一个人得了……”

  他微微地笑着,这些名声,他可不想要,名声累人啊,任盈盈不知道,他可是知道很清楚的。。前一世,他还不知道被这名声,拖累到什么程度。这些他是不想要的。

  不过他也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样反感名声。以任盈盈为例,从青楼出来的她,恐怕会对这些好的名声,引以为豪。因此他便对任盈盈道,“既然得了名声,那所有的事情,可就要承担起来。。所以,以后有事情,就不要来找我了。。”

  她可不认为自己可以承担得起这所有的事情,也当不起他这样的信任,因此她正要反对,一抬头,却看到他微笑地看着自己的样子。

  有信任,有鼓励,有欣赏,这种眼神,是她之前从来不曾感受过的,她心里一激动,不由自主地就福了一礼,轻轻地应道,“是!”

  继而才发现自己是不是答应的太快了点,又接着道,“盈盈解决不了的事情,公子可不能袖手旁观。。”

  “倒是想不出,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真有,尽管来找我不妨。。”没有事情来烦他,他就很开心,至于真要出了什么事情,到了那一步再说,也是不晚的。

  他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对任盈盈笑了笑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要不然老爷子,真该发火了。。对了,以后不要叫我公子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叫我宁远。。”

  “是,宁远也只叫小女子盈儿便可。。”

  “那么好吧。。盈儿?。。哈哈。。”

  任盈盈脸一红,看着他起身朝外走,心中突然一动道,“宁远。。呃……请等一等。。”

  感觉有些过于亲热了。。

  他回过头来,有些玩味地看着盈儿。

  盈儿的脸都红透了,却抬着头道,“宁远公子,给盈儿作首诗吧……”

  作首诗?怎么会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考验他?还是真心让自己给她写首词?还是二者皆有?

  他微笑地看着盈儿,静静地站立了片刻,心里转过好些念头,好半天才轻轻地一笑道,“好啊。。”

  任盈盈看着他半天也不表态,心里暗暗有些后悔,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心里已经猜到,他一定便是写‘鹊桥仙’的作者了。

  他的学识,他的见识,他的风度,就在自己的眼前,是那么的真实。

  再加上他那些引人深思的谈吐,不同常人的语句,都让她不得不承认,他不同凡响。

  如果现在有人说,‘鹊桥仙’不是苏三所作,她大抵是要反驳的。既然确认了苏三是有才学的,而且才学还很高,所以她才心念一动,提出让他给自己写一首诗词的想法。

  说不清楚,为什么突然间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心中对他仍然有一些疑惑,想亲眼看看他的才华;还是想借他的诗才词情,看看他心中怎么看待自己?她自己也不得而知。。

  不过说出让他为自己写诗词的话,还是让她脸色通红,这毕竟不是在青楼里卖笑,可以对恩客提出各种暧昧的要求,此时此刻,提出只为自己写诗词的要求,多少让人有些难为情。

  只是所有这些考虑,都不是她后悔提出要求的原因。她真正后悔的是:担心他曲解了自己的意思,误会她在揣测他。

  那日从天香那里回来后,她也陆续地听到一些关于他的流言。这些流言,基本上都是难听的言语居多。想来,这些也瞒不过他的耳朵。

  现在自己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只怕他会以为,自己是在试他,是在怀疑他。。

  如果他真这么想的话,那她就真后悔了。。

  还好是虚惊一场,他并没有生气,而且还一口答应了下来,她松了一口气,这才放松了心情,连忙取来的笔墨纸砚。。

  他看着盈儿慌乱准备的样子,心里也是笑了一回,他是看到她满脸通红的样子,才确认了她真实的用心。。

  她并不是在试探自己是否具有才华,而只是想得到自己对她的看法。。诗词可以明志,她想借诗词,了解他对她的看法,这一点无可厚非。

  做为一个从良的青楼女子,做为一个准备跟着自己做一些事业的女子,她突然之间想知道自己的心思,应该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对他而言,自己对她的看法,也关系到她是否真得能成为自己得力的帮手,关系到她是否能竖立起良好的心态。

  考虑到这些,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答应她的这个要求。

  一个出身红尘的女子,当然会在乎一个给予她帮助人的想法。他只能给她信心,所以,尽管他要苦苦思索那些他有限的诗词库存,也只能应下这个要求。

  提起笔,看着盈儿一脸的期待,他仔细地思索了一番,这才慢慢地动起笔来。

  ‘毕竟东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他在纸张上一气呵成,字体有草书的韵味,最近他练草书比较多,因此用起来还是很顺手的,嗯,这字嘛,应该还过得去。。

  她一言不发地看着这首诗,却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这整首诗里,写来写去的便是荷花,倒没有提她半句,这是写给自己的诗词吗?

  他看到她的神色,不由地笑了笑,不理会她,倒似要过写字的瘾儿一样,轻声地道,“还有一首词。。”

  她听到还有一首时,眼睛便是一亮,跟着他的笔尖去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