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唯有饮者留其名
佛婆2018-03-22 10:591,827

  事实上,她根本猜不出苏三心里在想些什么,要说苏三对她没有想法,他为什么又这么帮自己,而且昨天这诗词里的意思,又说明了什么?

  可要说苏三对自己有想法,为什么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好像兄长看妹妹一样的感觉,虽然给人暖暖的样子,却看不出一点男女之间的情*欲……

  天香见姐姐一脸犹疑的样子,指着纸上的诗道,“我看那苏三是对姐姐,动了心思的……不信?那,姐姐请看这诗。”

  “这诗怎么了?”

  “二首诗里都有莲;而最后这跋里,更是直接把姐姐比做了莲。。这独爱莲。。说明什么,其实再明白不过了。这苏三只怕那一颗心,都掉在姐姐这里了呢?。。姐姐再看这二句,‘毕竟东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嗯。。”没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啊。。

  “姐姐与苏三相逢,是不是就在六月中呢?”

  “啊……”任盈盈一愣。

  倒还真是在六月之中,那天清早下了大暴雨,二人在屋檐下巧遇,自己还打了他一巴掌。。后来,他就天天买自己做的馒头,再后来,就教给自己这炸鱼块的手艺。。

  “没错了吧。相逢在六月,这六月的风光就与其他四时都不同了,这岂不是在说,正是六月里碰着了姐姐,他的心情,才大好起来的吗?。。这些文人,肚子里那些弯弯绕绕,妹妹也不知道见了多少,这些小意儿,瞒得过姐姐,却瞒不过小妹……”

  难道他真是对自己有心的?任盈盈愣愣地想着……

  “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无赖的家伙,居然隐藏的这么深,居然是个大才子……只是,姐姐你肯定这诗词是他亲手所做,不是他从街面上买来的?”

  “尽是胡说,街面上到哪里去买这样的好诗词去?有那样的文采,还用得着卖诗词的吗?这些话,妹妹也去信?再说,姐姐是临时起的意,他连事先准备的时间都是没有的。”

  “这么说来,这苏宁远倒真是有才喽。。”

  “那是自然的。。”任盈盈笑道。

  天香见任盈盈现在就这么维护苏三,不由笑道,“这不没过门呢,就开始心疼起人来了?。。哎呀,姐姐饶命……对了,刚才来的路上,妹妹还看见这位大才子呢?”

  任盈盈连忙停手,看向天香,不知道她在哪里看到苏宁远了……

  “在集市上,带着一个小丫头,正买东西呢,与丫头的头都挤到一处去了,一点也没有主人家的派头。。”

  任盈盈便是一笑,也猜到那小丫头一定是玉儿无疑了。以宁远淡然的性子,只怕还真会与小丫头玩到一处去……其实对宁远这种性子,她倒是喜欢的。。

  能对一个小丫头都这么随意,说不定,也不会太在意自己的身份吧。。

  哎,想这些做什么呢?这些事情,都还没有影子呢?自己已然是这样的境地,还能强求吗?一切随遇而安吧。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这首苏大家的词,穿越了千古,仍然在上一世留下了不朽的美名。文人之于政客,相较之下,倒是文人留名最广。便是那些显赫一时,位极人臣的大员们,千古以来,后世中人,能记起的,又有几个?

  李白诗中说:唯有饮者留其名。虽然有郁抑不得志的意思在里面,但在后世人眼里,他的名声,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这岂不比混迹朝堂,虚虚假假,委曲求全要好的多。

  但凡在诗文上有很高名气的人,只怕在政途上,都不会一帆风顺。

  人在这个世界上,能真正把各个方面都拢齐整喽,并且做到出类拔萃的地步,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专心才能至精,至精才能略高一筹,略高一筹才能名垂千古。

  可这略高一筹,却是需要花许多时间的,纵使李白那样的天赋英才,还需要遍访名山大川,才能成就那样的诗篇。

  任何成功都不会是偶然,也不会简单。话虽如此说,却总有例外。

  如果是二世为人呢?

  如果是从无比繁华的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封建落后的封朝呢?

  恐怕这许多不可能简单之处,便会变成极其简单吧。

  诗词歌赋这样的高难度,也只不过是信手拈来;经商从来就是他的强项,真要做起来,也只不过是随意施为。真要有些难度的,恐怕也只有那些朝堂之上的相互倾轧。

  只是他不往那上面去碰,这些大抵也是无碍的。

  即便是上了朝堂,他也不会输于任何人。。聪明人,是绝不会在同一处地方,失败二次的。

  前世,他由商转政,最后身死在搏奕之中,这一世,再有这样的机会,他是不会再犯同样错误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目前需要考虑的事情,他现在,只想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因为,这每一天对于他而言,那都是老天爷格外的恩赐。

  既然是老天爷格外的恩赐,那就没有必要为自己找不痛快,轻轻松松,笑笑呵呵的,才是最舒心的日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