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诗人的盛宴第五回合
佛婆2017-04-12 13:243,199

  直到评论台上有人叫出一声‘妙’来,所有人才似乎集体从词境中醒过神来似的。

  “不知此等好词,却是谁人所做?”有人惊问道。

  黄同兴见问,忙道,“叫作:苏宁远!竟不知是哪位俊才。可有识得此人的吗?”

  满场竟无人知。

  有一学子良久方道,“倒是有个苏宁远,不知是也不是?”

  众人忙唤那学子说来。

  “武陵城内,那经营绸缎丝麻布匹生意的苏家,似乎有个苏宁远!”

  “啊。。”有人反应过来,叫道,“是苏三?”

  “不可能。。”不少人听到苏三的名字,都叫了起来。

  苏三,苏宁远,‘二情若是长久时,有岂在朝朝暮暮?’,这,这怎么可能联系到一起来嘛?

  黄同兴把送诗的仆人召了过来,问道,“可知这苏宁远到底是谁?”

  送诗的仆人见召,远远地跑过来,见问忙道,“似乎正是苏府的苏三。”

  周老便问了一句,“这词却是从何而来?是苏三亲自在诗会所做吗?”

  周老有此一问,当然是因为苏三曾说过不会去诗会的话儿。但他这一问,众人心里却想到其它地方去了。

  只怕这词,绝不是苏三所作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苏三在诗会亲手所做,那也不能说明什么。他苏家举办林园诗会,托人准备几首好诗词,托托场面,这种事情,只要传得不是很过份,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的。

  可这首词,也太出风头了一点,这要是认了是苏三所作,那武陵的才子们,明日吐血而死的,起码超过一半去。要说是苏三的大哥苏一所做,那倒还说得过去。。这事,却一定是要弄清楚的。

  于是便有人道,“会不会是苏一苏大人所作,来来去去,竟传讹了呢?”

  众人纷纷点头……

  那传诗的仆人只应着周老的话道,“苏公子倒是没有亲自到场,只来了他的一个丫头,叫玉儿。因诗会上,被人激着了,所以才掏出主人家的诗作,这才传了出来。”

  原来如此,周济与公孙胜微笑对视一眼,这玉儿的性子,二人倒也知道一些,这么说来,却是不错了,这词必是苏三所做的,随后被玉儿带出来的。可笑,他不肯来诗会,临了却被房里的小丫头给卖了。

  哈哈,这回可由不得你不露头了。周济嘿嘿地笑着。

  公孙胜看到周济的笑容,哪里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忙道,“还是低调一些好。”

  “这可是他自找的,老夫最见不得藏头露尾,既然这次是他自己不小心露出尾巴,那可不能怪我把他拉出来,就是见了面,他也怪我不得。。”周老倒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一定要把这盖子揭开了。

  送诗来的仆人如此一说,倒是确证了这词是苏三所作,可众学子们岂肯相信?

  最不信的,当然是边上坐着的几位头牌。苏三的恶名,学子文人们或许所知不详,但她们就不仅仅是耳闻了。

  言语粗痞,嗜色如命,哪有半点风雅可循?怎么可能写出这么风雅灵动,动人心扉的好词?

  “这苏宁远真是那苏三吗?”

  “倒是有段时日没有听到此人的传言了,今日却弄出这样绝妙好词来,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吧?。。只是这词,恐怕是买来装点门面的。。你能指望他从此就改了那色心?”

  “那倒也是。。”

  此时天香手里也拿到了转录的这首鹊桥仙。

  苏三的名头,她自然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她卖艺不卖身,又有许多达官贵人追捧着,苏三的恶手,还伸不到她的头上。而且她也不是有钱,就可以聘到的女子,因此,与他倒没有什么交集。

  若是单论这词,倒是绝好的。不是苏三所作,这词作的真正主人,又会是谁呢?

  议论纷纷之中,各种关于苏三苏宁远的传闻,又被翻了出来,众多不堪的事实摆上了台面,当然也有无中生有的所谓事实,无非就是想证明,苏三与这首词,全然没有关系?

  王宇本是凉山诗会最出风头的才子,诗作今晚已经出到了三首,俱都上榜不提,其中二首,还隐隐有争得榜首的架式,可这词一来,倒是打灭了他的风头。

  如若能证明这词是他人所作,又或者这做词之人,本身就是极有名的,那他心中自然还可继续得意,如若不然,他心里便如鱼刺在梗,再难安定了。因此语言之间,便有了许多微辞。

  “虽未见过此人,但能做出此等词作的人,绝不可能默默无闻,想来,这词恐怕是别人代做的居多。。”

  王宇都这么说了,众才子当然也是随声附和。

  却不料济公在席前突然一拍桌子,指着王宇道,“少游休得胡言!”

  胡言?王宇一愣,忙站起来对着济公行礼,嘴里喃喃着,“恩师,。。”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济公的话。

  周济总算逮到一个可以下刀的人了。王宇是他的弟子,做老师的人,说弟子几句,这是应该的。王宇隐隐是凉山诗会才子之首,把他给说下去了,众人的声音自然也就消下去了,因此他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公孙胜见周济一拍桌子,就知道,苏三只怕想摆脱这干系,都不能够了。

  众人见济公拍了桌子,便都安静了下来。济公是当代大儒,他要开口说话,就算不看在他皇亲的份上,也没有人敢喧哗的。

  “为师平日教你的话,是白教你的吗?”周济眉头倒挤,很有威势。

  这话其实就已经很重了,吓得王少游脸都白了。

  “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你是见过苏宁远,还是与苏宁远有过很深的接触?若没有,如此枉评,岂是有学之人所为?传闻不辨真假,而一概信之,纵然有些才学,也难成大气。便是你熟知的人,三日不见,还需重新衡量,你就能拍着胸脯说,这一定是人代做的?”周济一字一顿地说出这话来,语气却是十分地重的。

  王少游冷汗都吓出来了,万没有想到恩师会在如此大众广庭之下,为了苏三,给他当头棒击,连忙俯身行礼,失声道,“弟子知错了。”

  周济很满意王少游的态度,感觉说得也差不多了,再要说下去,说不定王少游心中会暗生恨意了,便放下冷脸,换上笑意道,“知错,才能改错,善莫大焉。。你今晚倒是做了几首好诗,较前番也有诸多进步,可见是用了功的。。”

  周济便拿起王少游的诗作褒奖了一番,平日里,他可不会给这么好的评语,此时说来,倒是有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儿的心思。

  王少游见恩师给的评价颇高,倒也欣喜起来,对之前的训斥的痛苦,也减淡了许多。。恩师还是关心我地。。

  既然开口给王少游的诗作出了评,那其他上佳的诗作,自然也不能不评一评。

  好不容易全部评完了,好话说了一大筐,这才算告一段落。停住之后,公孙胜笑道,“从此济公的评语,也就不值钱喽。。”

  周济平时很少对才子们的诗作,作正面的评价,今日月亮算是从东边出来了。

  “济公如此为宁远小友着想,只怕那不子,未必会领你这个情哦。”

  周济倒像是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对胜老的话,根本不放在心上,只笑笑不语。

  有了这个插曲,诗会算是有些了起伏。受了这首鹊桥仙的影响,凉山诗会的后半段,反而精采了起来。等到诗会结束,天香那边已经把这首鹊桥仙给弹了出来,绝妙美人,绝妙好词,绝妙好音,让所有人,再也忘不掉这首好词了。

  毫无疑问地,这首词成了城中大大小小各种诗会上的亮点,而关于苏宁远身份的猜测,也在各个地方,陆续上演。

  一般的妓子们,可不管苏宁远是不是苏三,在她们看来,男人不风流,也就不是男人了。把青楼当成家来住的男人,她们喜欢还来不及呢?她们更多的考虑是:这一首好词,怎么把它唱出来,用来招揽更多的恩客,那才是正道。

  这首词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地从广度和深度二个方面发展,过不了几日,城里读书的人,就没有几个会不知道这首词了,接下来,各个姑娘的房里,案头,都会有这首词,再过得几日,附近的城池,也会有人熟知这首词,接下来是更远一点的都城。。

  苏宁远的名号,也算是传出去了,尽管大部份是恶名,但是传言这种东西,总归是不可信的,而事实上现在苏三与原来的苏三也并不是一个人,所以,在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机,他只要往人前一站,只怕那些流言,会不攻自破。

  不过现在他也不必去考虑这些了,当城里众学子们,都在猜测苏宁远到底是谁?都在暗叹自己怎就做不出,这等俘虏女子心思的好词出来时,始作俑者的他,正卧床高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