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佛婆2017-04-12 13:242,139

  灯火突明突暗,林园诗会虽没有结束,但后半程的节目,对于李月儿这样的女子而言,就有点不太适宜了,登上自家的马车,路面上的人,已经少了许多。

  诗会上的一幕,还在眼前。她万没有想到玉儿拿出来的首词,居然能让一众学子们大哭起来。

  词是极好的,她可以肯定,但好到让学子们,把此词放到与前朝词圣,相提并论的地步,还是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虽然没有多少人认为,这词会是苏宁远所作,认为盗用这词的人,真是罪大恶极,以至于痛哭失声,对苏三咒骂不已,但必竟这是一宗悬案,也没有人可以证明这词,不是苏三所作;也说出不这词可能会是谁人所作。

  若是一首普通的词,众人倒也一笑而过,便罢了,可是这种好词,却出现在一个有诸多议论的人身上,那他们无论如何是无法心平气和地接受的。

  倒是有些妓子,很是为苏宁远说了一些好话。不过这好话说了比不说更好一些。妓子的心里,无非是想说说自己的恩客中,也有这样风流的人物,可是十来个妓子都说出这话来,却似乎更加坐实了苏宁远的滥情。。

  那种场合她自然是呆不住的,因此早早地逃了出来。马车上,她不无疑虑地问玉儿道,“这词真是你家少爷做的?”

  “别人不信,少奶奶您也不信吗?”玉儿有些生气地道。

  她看玉儿的神情可不似作伪,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玉儿又道,“少爷其实文采极好的,我这也是只临了一首,早知道他们不信,我就该多临几首,让他们知道知道少爷的历害!”

  “喔,还有其它的诗作?可记得一些吗?”

  玉儿歪着头想了想道,“记得啊,比如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雨儿诧异地道,“怎么都是愁啊愁的啊。。”

  玉儿便道,“你不懂,这才叫学问呢?少奶奶是知道的。。”

  此时少奶奶却怔怔地出神,根本没有回应玉儿说的话了。

  玉儿随口所说的诗句,都是极好的,她的诗文虽不是顶尖,但是这点眼力劲儿,她还是有的。难不成,这些诗词,还真就是他做的?

  这倒是一桩奇事。

  难道之前,关于他的那些传言都是假的?

  又或者不是他的真性情?

  否则这段时间,他给自己的感觉,怎么那么不同呢?

  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

  不会啊?像林荣那种人,自己都可以看得清看得透,怎么可能会看错他呢?成亲之前,自己可是专程去查过他的,确实是一个无赖顽劣的人啊。

  只是成亲之后,他的表现,确实也太怪异了一些,难道他是传说中的大奸大恶之人?极善于隐藏自己的心性?所以一成亲,就把自己此前的所有劣迹全部隐藏了起来。。只是,这种可能,也太离谱了一点吧。

  百思不得其解啊。。

  先把玉儿送回了学院,随后李月儿才令马车回府。

  玉儿轻手轻脚地走到学院的后院,少爷还在熟睡。偷偷地把那幅画儿放到纸缸里,看着少爷熟睡的样子,玉儿的脸却又羞红起来。

  ‘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呢……难道连露儿也看上了吗?难怪让我多带一点炸鱼块儿过去呢。。’对着熟睡的少爷吐了吐舌头,做了鬼脸,这才退出房间,回房间睡觉去了。

  一宿好睡,第二天,他倒是起了个绝早,在院子里做完了晨练,微微有点出汗之后,便停了下来。

  苏三的这具身体倒还结实,本钱似乎也很够,就是此前,可能纵欲无度,多少还是有些体虚。经过他这段时间的调养,如今也渐渐地恢复了,必竟是年轻人的身体,只要有心,保养起来,收效还是很快的。

  “哦,这么早就起来了?”看到玉儿就站在堂下,手里捧着一块方巾,他便走了过去,接过方巾,擦起脸来。

  “少爷。。我。”玉儿吞吞吐吐的,似乎有话要说,却又不敢说。

  “喔,有什么事情就说好了。”他笑了笑,估计是诗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事情还与自己有关,他多少可以猜到,多半是有人用自己的恶迹,取笑李月儿。

  玉儿鼓起勇气道,“昨夜诗会有个叫林荣的人,和少奶奶说一些不知羞的话,还说了少爷许多的坏话。。”

  林荣?他微微一笑,想起这个人来。似乎混乱中砸自己一盘子的人,就是他吧。李家之所以与苏家,这么闪电般地结亲,只怕也是防着他吧?居然还不死心,去勾引李月儿?不知道她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嫁给自己的吗?

  这人倒是有些意思。。根本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嘛。。

  “呵呵,无聊的人,无聊的事,不必往心上去。。”

  “可是,可是。。”玉儿眼睛慌张地看着少爷。

  “喔?”难道还有什么特别的情况。。

  “可是后来,好多人都说少爷的坏话,还说少爷不学无术,婢子一时气不过,就,就把,就把,那幅画了牛的画中词,给他们看了。。”

  “啊。。”他这回倒是停了擦汗的动作。

  玉儿见他停住了手,连忙解释道,“本来是抄下来,练字儿用的,一时气不过才。。才……少爷,您要打我骂我,玉儿都认了。。”

  他无奈地一笑,“打骂有用吗?传都已经传出去了,算了,也没什么打紧的事情,只是。。最近倒是不能出门了。。”

  “少爷不生玉儿的气吗?”

  “生气,当然生气,回你的房间,把那鹊桥仙抄一百遍过来,写得不好了,可是要打屁股的。。”

  打屁股?玉儿脸一红,却道,“少爷您真好。。”说罢,咯咯地笑着,回房间真抄那鹊桥仙去了。

  打屁股?还真好?这是什么逻辑?他无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