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兄弟相见不相识
佛婆2017-04-12 13:242,338

  周老眼睛一转,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这才对堂下的下人道,“是不是堂下还有客人在等候?快让他进来吧。。”

  下人应了一声,很快就带了一个中年男子进来,正是适才进来时,他在前厅看见的那人。

  那人朝堂中看了一眼,见胜老也在座,不由一喜,正要行礼说话,周老却绷着脸先开口了,“你且找个地方坐下,我有话问你。。”

  那人不由有些诧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便往苏三的下首坐下。。

  周老看了苏三一眼,随后看了胜老一眼,最后才把目光落在苏一的身上,脸色严峻地问道,“你家中,那个顽劣的弟弟,简直太不像话了。。”

  苏一大吃了一惊,脸色极为不安起来。苏三在家中的所为,他大抵是知道的,只是最近父亲的家书中,言及苏三已经改过自新了,并未听说最近闯出什么祸事来啊。。济公为什么说出这番言语来呢?难道这几天,出了什么大事?

  “这个。。”

  “你不用为他掩饰。那家伙,什么不好学,偏要与人下赌,现在好了,居然赌到老夫府上来了,你说,这事如何处理?”

  苏一听到周济此言,不由头都大了起来,这叫什么事呢?怎么就赌到济公府上去了呢?真是不知死活了。。“济公且请息怒,学生归家必要教训弟弟一番,教其改正。。”

  “教训是一定要教训的,就算是动家法,也不能手软,只是那赌去的赌资……”

  “自然是如数奉还的。。”苏一连忙应着。。

  苏三在一边倒是听得一头的雾水,不明白状况。。却不料周济突然把脸转向他道,“喏。。你可是听到的,赌资是要如数奉还的。。”

  “啊。。”苏三一愣,醒过神来。却没有看向周济,而是看着苏一站起来道,“你是大哥?”

  “大哥?你是苏三?”苏一也吃了一惊,不由问道。

  苏三见苏一的表情,知道眼前确是苏一无疑了,不由苦笑一声道,“咱们兄弟二人,面对面坐着,竟不相识,倒让二个老家伙,看了笑话去。。”

  苏一倒是极机灵的人,想起自己一进来,济公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便知济公是有意唱了这么一出戏的,只是自己家的这个弟弟,什么时候,与济公与胜老这么熟悉的?还二个老家伙?父亲的信中,为什么只字未提呢?

  周济看到苏三一脸的气愤,不由得意地大笑起来,他总算看到苏三变脸了。。

  苏一离家的时候,苏三的年纪尚小,这些周济当然是知道的。苏一在前厅等候,而苏三却穿堂而过,并没有相认,可见二人是不相识的。亲兄弟就在眼前,却不识得,他也是童心一起,再也收不住。又加上苏三合着胜老,挤出了他二坛老酒,所以心中不忿,才想到要开这么个玩笑的。。

  胜老把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也是一脸的微笑,周老先失了一局,眼下又想挽回一局,他虽然俱都知情,但也不好点破。。

  这下好了,二人打了个平手了。胜老呵呵一笑,为了不让气氛冷下来,也是为了转移一下众人的思绪,他便开言道,“安南,是刚刚进城的吧。。”

  安南是苏一的字,苏一见胜老动问忙道,“大前日出的都城,路上误了些时日,今早方到武陵,先往东湖边胜老家中去了,却没想到胜老在恩师处,算是赶巧了。。”

  “最近朝中可有什么动静?”胜老微笑道,便又问了起来。

  苏一便将朝中的情形,细细地说了一遍,只说发生的事情,也不加以评论。。

  苏三见三人说起话,完全没自己什么事了,便只在一边陪着听。。苏一年纪已有四十,这个年纪在朝堂中也算是年富力强的干臣,他之前已经知道苏一官居四品,是中书侍郎。这个位置与三品的大员,只差了一级,但由于隶属中书省,却能直达天听,权柄倒是极大的。。

  只是他对于封朝的那些事儿,却并不关心,知道了眼前的人,便是大哥之后,心里也就恢复到一惯的淡然。。

  就算是真正的苏三,对于这个没有印象的大哥,也不会有多少感情,何况自己这个假苏三,对这个苏一,自然更是感情缺缺。。

  只怕苏一的心里对他,也大抵是如此的感觉。

  他离家的时候,苏三才是一丁点大,虽是亲兄弟,但这么多年没有亲近过,甚至连话也不曾说过,就算有着血缘的亲情在,恐怕这真实的感情,也实在是淡得多。。

  三人聊了一会儿国事,其实也只是泛泛而谈,并没有聊得很深入。

  胜老是下野的老臣,心虽尚在朝堂,但都城之中,人事更迭,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他想关心,就可以看得清的。

  以眼前太平的形势来看,如果没有十分的动荡,皇上那里,都城官属里面,只怕也不会想起这武陵城里,还隐居着一个济世的能臣。

  再拖个七八年,胜老也就垂垂老矣,纵然能回到都城,恐怕也只能做一些类似于后世顾问一样的工作罢了。。

  周老从未在封朝任过任何官职。他对政事的了解,其实是很宽泛的。说到底,其实是不太关心的。

  只是读书人,总要胸怀天下,因此这天下的大事,他还是要了解一二的。不过言谈之间,倒是问起自己的几位学生近况,可有什么新作问世之类的问题,居多一些。

  不管二位老人家,想知道些什么,苏一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于是一通漫聊下来,倒也花了不少时间。

  眼看着时间已经近午,知道苏一尚未回家,济公也就不方便留饭。吩咐换了新茶,苏一这才起身告辞。。

  周老与胜老起身,送到堂下,周济笑道,“你也难得回来一趟,老夫这里有二坛子五十年的窖藏,你且带回去。。”说罢不等苏一推辞,便挥手让下人们去取来。。

  苏一颇为感动,学生向老师送礼那是该当的,哪有上门收老师厚礼的道理。。因此很是惶恐,却没有想到,这二坛子的老酒,本是济公与苏三的赌约。

  周济爱面子,今天被苏三与公孙胜摆了一道,虽然是输了约定,但是嘴巴上可不愿意承认。

  二坛子老酒是要拿出来的,可是周济岂肯这么轻易就拿出来?正好苏一来了,又是半个学生,于是借口是送给苏一的,也算是额外得个人情,又有了好台阶下,多少留点面子,好过被苏三和公孙胜看了笑话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