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苏一身边的武林高手
佛婆2017-04-12 13:242,207

  “三弟,这几位便是大哥府里的内差。。张工,李技,吴东。。他们的武艺可是很高的。。特别是张工。。”

  内差其实就是护院,由于苏一是官身,所以这护院,其实是在朝廷里有册可查的,平时虽不穿衙役的衣着,但是真要办起事来,真正可以靠得上力的,还得这些内差了。但这些内差,也不是等闲官家就可以养得起的,这一点,苏一背后的苏家,是给了很大支持的。

  苏一细细地把身边可以信任的人,详细地介绍给苏三。原本是不需要的,但是今天上午这段事情,让他感觉这么做,并不是多此一举。

  “你们好。”苏三连连微笑,对着三人点头致意。

  三名内差,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略略了行了一礼,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三爷。。”

  三爷?嘿嘿。

  他不由地笑了起来,来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今天倒是第一次被人称做‘三爷’……要知道自己不做‘爷’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武林高手?倒是一直都有耳闻。不想今日碰见了真神,而且一碰还就是三个……我一直都想找人好好研究一下武学,这下好了,终于有人可以探讨一下。”

  他其实心里确实是有些兴奋的,前一世为了煅炼身体,他是请名师指点过,一段时间太极拳的。

  那个时候,每天早晨的时候,或在山顶的凉亭,或在别墅的平台上,他都会练上几趟,身上也有十来年的底子。

  只是练了十来年,真要和自己那些保镖动起手来,往往一招都敌不过人家。那个时候,也知道自己是练错了方向,没有真正的登堂入室,真打起来,比不上你家外家的一年之功。

  等自己花了时间研究一番,准备进行改进的时候,前一世却没有时间,让他进行实践了。

  在这一世,他倒是有心,重拾那一身没有成形的功夫。而且,封朝的社会现状,让他也清楚地意识到,身上有点武艺伴身,还是很有好处的。

  古代地广人稀,交通和信息都不是很方便,所以一个人独自呆在野外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如果有人有心要算计你,你自身的能力强大与否,直接关系到生命安全;

  再说,古代的法律其实是很不健全,官府对治下的控制力度也很小。因此江洋大盗,剪径的强人,谋财害命的土匪,是很多。

  没有一技傍身,要外出行走,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他曾经看过几部电影,就是说孔子和墨子那些战国时期文人的,他们往往不仅是文采出众,而且都无一例外地有些技击的功夫在身上,否则在人人佩剑的乱世之中,动不动就要喊打喊杀的年代,他们是活不长的。

  前一段时间,他每天早上起来煅炼的时候,也练上二趟前世学的太极拳,只是他练的不得法,所以进展也不大,倒可惜了这一副好身板。。如此真有一二个可以指点他的高手出现,他当然是比较兴奋的……

  “喔,三爷也爱好武学一道的吗?”张工稍感有些意外,随后又一想,哪有年轻人不喜欢武学一道的呢?只是这些喜欢的人中,大多都不会坚持地练习下去,所以成功练成的人,倒是极少的。想来这位年轻的三爷,也是如此的吧。

  “嗯,眼下正在练习。只是没什么进境,可能是不得法,练得有些问题,所以,才没有进展。要是有一个真正的武林高手,可以相互印证一番的话,应该就可以走到正轨上来。”他对这一点,还是比较肯定的,他于太极拳的理论知识,所知甚多,只是他一直都找不到一个可以提领这些知识的关键所在,他相信,以一个真正习武人的眼光来印证,一定可以有所突破。

  只是他的这个想法,在三位武林高手的眼里,显得有些幼稚了,因此他们一致沉默着,忽略了这位三爷的话。

  苏一哈哈一笑道,“三弟,这武学一道比起文学一道,恐怕只难不易。且不说各人天赋不同,难度各异;就是后天的努力,也不可或缺。我的这几位内差,可都是自小开始练习武艺,如今已经练了二十多年,才有小成。文学一道,若是没有学出来,大不了就是被人笑话几句的事情;若是武学一道,没有练出来,那可是要送命的,你啊,还是不要动这个心思的好。。”

  他也看出三位武林高手眼神中的不屑,再听苏一这么一说,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心里想着有机会,还是要把握一下的,只是以眼前这种情形,只怕把三个人都找来请教一番,是不太可能的。找其中一个稍稍探讨一下,苏一这个面子,还是会给他的。。于是便笑了笑,不再多说。

  “一切等回家后再说吧。。”苏一招了招手,大家便一齐走出周府,往苏府赶了回去。

  武陵城里,依旧是那么热闹,街面上来来往往的便是人。明天便是仲秋了,这佳节的气氛,倒不仅仅是局限于节日的当天,便是这节前的几天,大家说话的语气中,也沾了这节日浓浓的情绪。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这首王维的诗,写得固然不是仲秋这样的节日,但同是节日,这种思亲的情绪,总归是难以抹杀的。

  他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算不算得上是,独在异乡的异客。但每每想起这句诗的时候,他的心绪都久久难以平静。

  在那一世,他失去过很多,但直到现在,他在那一世,也并不是了无牵挂,一无所有。

  他自然不是从石头堆里蹦出来的,也当然不是孤苦零丁的一个人。那一世,他还有父母妻儿。

  因此,他看到桌上的月饼,心中不由再次想起这句诗。再由此想到家人,他内心不由掠过一丝酸楚,神色之间,便有股沉沉的悲意;

  这让眼前站着说话的任盈盈,也受到他情绪的感染,心情变得低沉起来。。

  他并没有与苏一一起回家。午饭的时间,还有一会儿,苏一回去后,也难免地要与家人说一会儿话,这午饭,只怕不会开得太早。想着到店里来取一些炸鱼块,也算是给苏一接风,他便在路上与苏一分了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