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这事其实很简单
佛婆2017-04-12 13:242,528

  “小女子,任盈盈,给苏公子行礼……”这个礼行的郑重其事,倒有点拜师的味道。

  他便摆了摆手,从书丛中翻出几张纸头来,递给任盈盈道,“新鲜的鱼是要腌制才能入味的;腌制好的鱼,要配上秘制的酱料,风味才更加独特。这些俱是配方,不可以外传,记住后,就烧毁。明白吗?”

  任盈盈接过纸头,点了点头。

  “若还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问玉儿,她会教你。。学会后,再来找我,还有几句话要嘱咐你。。好了,你去吧。。”

  “哦。。”任盈盈倒没想到事情的开始和结束,就只是这样。

  难道此前自己想的,都是多余的?此前倒是有诸多设想。

  总觉得,未必他的手艺就好,不一定要跟他学这手艺的;也想过一旦他提出条件,自己要怎么应付,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最多能接受怎样的条件。。

  可是这些都没有,手艺好到让她立刻就想学。虽然她没有什么经商的头脑,但也足够她想到,这炸鱼块儿,要是一经面市,一定是比她买馒头强百倍。

  她并没有想到,他根本没有提什么条件,就把手艺最关键的部份,拿了出来。

  勉强可以算是条件的,就只是那个不能把配方外传的要求。可这个要求,怎么看,都像是在为自己着想的。。

  有一点,是她比较诧异的,就是他说话的语气。好像是熟识多年的好友,又好像是自家的哥哥。。话语里,没有商量的语气,就只是把事情很自然地交待一下,你只需要照着做就行了。。

  让人感觉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根本不需要操心似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听他的话,从头到尾,一切都出乎她的意料,可却又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直到走出了他的书房,走到了厨房,她都感觉象似做梦一般。

  他可没有任盈盈那么多心思,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并不需要投入太多的精力,因此,安排完任盈盈的事情后,他便拿着竿子去钓鱼儿。最近二个老头儿,都喜欢上了到东湖边来喝茶,一到湖边,便围在石桌边喝茶聊天,鱼倒没见到二人正经地钓上几回。

  他来的时候,二个老头儿已经就一个话题讨论了有些时候了,似乎是关于武陵郡守林海录的,他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只是独自往湖边坐好,钓起鱼来。

  周老喝完茶,也不钓鱼了,领着小仆们,回去了,胜老倒是余兴未了,陪着他在湖边钓鱼。。

  一直到日头偏西,二人才一齐收竿,胜老却不急着走,看着他道,“听说,城里有些税项要调整,特别是针对布匹与丝绸的税项。”

  胜老所谓地听说,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如果是那样,城内最大的布商,无疑将受到巨大的打击,而苏家,就是武陵城最大的布商。

  尽管苏家的生意,不仅仅在武陵城,但如果因为突然增加的税收,而减少对武陵城布匹的掌控力度,那其后果也将是严重的。

  如果一个商人,连自己的后花园都不能保持稳定,那是很难向外进行扩张的。武陵城是苏家的基础,也是苏家人才培育的基地,失去了这个基础,就像是参天大树,没有了根,虽然看上去,仍然枝繁叶茂,但离死已然不远。。

  前一世,他经历过许多这样的事情,自然就明白问题的严重性。虽然苏家的事情,用不着他来操心,但是他现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却来源于苏家,保护好苏家,当然也就是保护好自己。

  不过在他看来,问题未必就像自己所想的那么严重。问题的关键在于二个方面,首先这次增税,是不是封朝的一次统一动作?还只是武陵城郡守的一家之言。其次,若是武陵城的一家之言,那林郡守此举是有意针对整个布业,还是有意针对苏家?

  了解清楚了这里面的真实情况,苏家才可能有正确的对策。

  这些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不过是一闪而过,快得连他自己都来不及阻止。因此胜老的话音刚落,他便看清了这件事情,可以会带来的影响。

  哎,看来人的思考模式,就算是穿越这种奇异力量,也无法抹杀啊。。

  胜老看到他一脸微笑的样子,不由地问道,“记得宁远小友家,便是做布匹生意的吧?”

  “喔,是的。看来这次增税,恐怕是有些影响的,倒不知这一次,是武陵城一城调整,还是举国调整?”

  “恐怕只是武陵城一地。。”

  “喔,也不知道会比以往高出多少?”

  “算下来,估计能占到买价的二成。。比之原来,涨了二番不止。。”

  这倒是吓了他一跳,税收占了买价的二成,这与抢劫有什么分别?虽然封朝重农轻商,对商人一贯是用重税的,但是布匹原本就是民用物资,并不是厚利的物品,扣出了买价的二成当税收,还要扣出商家的运输成本,经营成本,人力成本。商家做买卖,劳心费力,还要适当地赚上一点儿。这一加税,那直接的后果,可就是逼着布价往上涨啊。。

  他虽然没有参与家族的经营,但是这些生意经,他却了然于胸。官家提高税点,那商家势必要在市场上消化这些税点,可在自然经济的氛围下,日常用的东西,有时十年都不会涨一次价,如果布价一夜之间,就上涨百分之二十,官家势必要出手干涉,来压制布价。

  又要抽重税,又要压制布价,布商只能亏本经营,或者退出这个市场。除非官家,看着布价涨上去,而不管。。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因为此次,武陵城郡守林海录,只怕就是冲苏家而来的。

  单单就是一个武陵城才有这样增税的举动,而且增税的主要对象就是布匹丝绸生意。要让人相信,这不是针对苏家,傻子才会信吧。。只有那些不经世事的人,才会相信那些唬人的借口。。

  “喔,这事情倒是有点儿意思。。”

  “仅仅是有意思?”胜老看着苏三仍然一脸的平静,以为他没有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

  他呵呵一笑,“还是不谈这些的好……我呀,只管教书授课,闲瑕的时候,钓钓鱼儿,生意上的事情,自有家人考虑,我是无心也无力啊。。”

  公孙胜认真地看了苏三一眼,想了想,继而也笑着摇起头来,自己这算不算也是多管闲事,人家并不领情呢?

  他看到公孙胜自嘲有脸色,多少猜出了老头儿的一点心思,便道,“对了,小子弄了点新吃食出来,回头让玉儿送到府上。。不过,这事得先瞒着济公。”

  “你小子,是不是早就弄出来了,要不是老头儿今天多了二句嘴,你只怕是不会拿出来的吧。。”

  他也并不解释,微笑地道,“这几天,已经找好了一名弟子,再过一段时间,这东西满街都会有了,胜老先品尝品尝,不足的地方,也好改进。。”

  “满街都会有?倒是蛮有信心的嘛,那我倒是要尝一尝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