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入场诗之争(三)
佛婆2017-04-12 13:242,985

  “这。。子丛兄,这是作甚?宁远确实是有些急事。。改日,改日。。”他苦笑道。。自打到这个世上,除了玉儿与他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之外,就只有这个林荣了。。

  玉儿往自己的怀里钻,那他是喜欢的。林荣一个大男人,对自己拉拉扯扯,那成什么样子。。

  看来林荣是一定要让自己出丑的了。。

  “我的好宁远兄。。你就眼看着子丛被他们罚酒?上面可有几十号人呢?你若是不去,受罚的可是我们。。少游还好,毕竟是我拉来的说客。。若宁远真不上去,这些人还不把我给笑话死啊。。不行,宁远兄,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上去。。”

  “不是,我那边看中了一样东西,要急着去拿,晚了,该没有了。。”他轻轻地笑着。。

  “就这?再简单不过了,我帮你去拿。。”林荣是不会放开苏三的,苏三越推辞,他就越上劲了。

  “那东西很贵的,我没有带钱,所以要先回家拿钱。。再。。”

  “我先借给你。。”

  “不,不,不,宁远从不在外面借钱,而且要一百两呢。。不好借的,不好借的,我还是回去拿,回去拿……”他挣了挣。。

  林荣一咬牙,拿出一百两银票道,“算了,以咱们的关系,本就不应该说出借钱的话来。。宁远兄既可以看在子丛的面子上,去集会;那子丛便出这一百两银子,把那东西买来,送给宁远兄,又有何妨?”

  “这个,只怕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都是心心相惺的知已,这点钱,不在话下。。这个是你的丫头玉儿吧。。让她去买好了,你还是跟着我上楼去吧……”

  他微微地眯着眼睛,倒没有想到林荣这么好骗,一骗就是一百两银子。拿这种银子,他可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若不是怕林荣身上带得银两不多,他这刀子,肯定还要下得再狠一些。。

  “喔。。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手里拿了一百两银子,不安全,还是我先去一趟,你们先上去。。我随后便来,绝不食言。。”

  林荣哪里肯信。。大声喊来一名军人道,“你带着这小姑娘去买点东西,再安安全全地把人送到苏府……宁远兄,这回可放心了?不要再推托了。。”

  “这。。”他只好认了,接过银票,放到玉儿的手里,小声地交待她去那琉璃店,再选几样好点的琉璃,然后直接回府。

  这才复又对林荣道,“若不是看在子丛兄厚义的面子,今日是不上去的……只是今天也不是什么诗会,作诗赋词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了吧。。”

  “苏兄放心,我保证不让你作诗。。就是说说话儿。。我保证。。”林荣邪邪地笑道。哈哈,上去了可由不得你。我保证不让你作诗,别人要你作,我可保证不了。。

  王少游见苏宁远终于答应了,也自然高兴了起来。。至于作不作诗倒不紧要。他坚信,只要苏三往众人面前一站,只那份气度,就足以折服大多数人,再加上温文尔雅的谈吐,如果再有人把那些烂事,往苏三头上安,那可就别怪他言辞锋利了……

  那边楼上,见二人把苏三拉进了聚仙楼,都不由群情涌动起来……

  现场的才子,应该没有几个,会对苏三心存仰慕之情。

  多数人都是存着考校苏三的心思。。有点像三国里,江东名士难为诸葛孔明的意思。

  不过,孔明先生好歹还有‘卧龙’的美名,在外传播。而苏三在外头流传的,倒都是些恶名……积重难返之下,没有摧枯拉朽的力量,是很难把大家的思维给转过来的。。

  林荣心里便是这样的想法,在他看来,就算苏三成亲之后变了性,到如今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纵使这段时间,苏三在文事上一日千里,只怕要达一个很高的水准,也是不可能的吧……所以,他才这么信心十足,甚至一百两银子,他都眉头不皱一下地花出去。。

  一百两银子啊,放到平常人家里,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便是林荣的身家,也不好这么大方的。。这些钱对他来说,到勾栏院里晃荡一番,也足够他七八次的开销了……这次的本钱,算是下得大的,现在就只等着收获结果了。。

  三人并做一路。林荣放开了苏三的手,却退后一步,走在二人的身后,倒像是生怕上楼梯时,苏三半道上再跑了。。以林荣对苏三的认知,这种事情,苏三多半是干的出来的。。

  倒是王少游与苏三并行,言谈之间倒还高兴,二人几乎是携手进了三楼的聚会大厅……

  “诸位。。”王少游一进到三楼,便高声叫道。。

  其实不用王少游高声,一众才子早就‘虚席’以待了。

  “这位便是苏府苏三,苏宁远苏公子。。”

  赵一白等人便拱手,嘴里说着,“宁远兄。。”

  也有人阴阳怪气地道,“这可真是‘久仰’了……”

  更多的人则是打量着苏三。有些人目露不屑,嘴角挂着些许冷笑;有些人则是微微有些诧异,感觉眼前这人,与传言中人倒是有些差异。

  苏三不想出现在这种场合,只是心中不愿意而已;如今,既然已经上来了,他当然也不会局促,这种场面,他是见得极惯的,因此,自然是泰然处之。。

  微笑着与众人微微点头,神情之中,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异样表情,很自然地对四下里拱了拱手,也不说什么开场白,就算是交待过了。。

  没有开口说话,这样的表现,众人岂会同意?都等着要拿他话里的毛病,挑开这局面,岂能就此让他融入进来?

  当然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苏三就算不开口说话,想要挑他毛病,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便有人开口道,“原来,这位便是宁远兄……宁远兄的大作,那首‘鹊桥仙’在下也是拜读过了的,那可真当得起,大才子,大情圣的称号。。”

  这本是就是一句试探的话。

  先夸夸苏三,倒要看看他的反应。。如果苏三谦虚起来,洋洋懂懂地受领了,那就表明了,他认了这词是自己作的了,那好,这一下可就有说道了。。

  如果苏三否认了这词是自己作的,那也好,横在众人心里的鱼刺也算是抽出来了……大家可以不用再讨论苏三这个人了。。

  他却是笑了笑,既不承认,也不反对。不明确表态,也不开口说话,神情很暧昧。似乎是识破了说话人的用心……

  另一人见到苏三如此反应,心里倒更信了那词不是苏三所作的了,因此话语里就有些直指苏三了。

  “今日正是仲秋佳节。。众多才子齐聚一堂,苏兄却是来晚了的……酒便不罚了,罚作一首入场诗如何。。”

  这话就是要逼苏三作诗了。这话音刚落,便得到了众人的响应……大家一齐叫了起来。。

  “是啊,苏兄文采出众,入场小诗还不是信手拈来?”幸灾乐祸的人说。

  “苏兄大才。。这个要求也不过份,咱们以文会友,讲究的便是这个感觉。平时倒还罢了,今日只怕苏兄还是要稍费心神的。。”想看人出丑的说。

  “怎么不说话啊。。难道苏兄是看不起我等?”有人开始用激将法了。

  林荣站出来,对众人摆了摆手道,“大家稍安勿躁。。宁远兄这才刚上楼,气都没喘匀。。再说,今天也不是诗会,这入场诗有这个必要吗?……”说到这里,林荣故意拖长了语气。。眼睛却看向刘建。。

  “还是要的。。”刘建会意地接过话头,“既然大家都开了口,想必苏兄也不会太推辞。。也不要求入场诗做很好,只是意思一下。难不成,苏兄连这样一首小诗,都作不出来?若真是这样。。只怕这样的聚会,也不太适合苏兄。。子丛兄不用为苏公子辨言,且请退后。。我们还是听一听苏兄的意思吧……”

  刘建把话堆到了这个地步。。倒是让人感觉有些退无可退了……

  众人也把眼睛一齐看向苏三……必竟说了这么多,作与不作,倒还要看苏三本人的意思……众人猜测,只怕是推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真要去作,只怕出的丑更大……

  他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嘴角微微的浅笑,始终那么迷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定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