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乱起萧墙
知白2018-03-22 10:594,703

  二十几匹高头大马载着顶盔贯甲的骑士呼啸而过。这队骑士虽然人数不多,但马如蛟龙,人亦神骏,气势如虹,却如千军万马一般,带着一股滔天的气势。清一色的枣红马披挂着全甲,四蹄如铁,翻飞间如潮水般汹涌了过去。

  北汉国都城太原内,这队骑兵在街道上迅疾的奔驰而过,一路上行人纷纷避让,鸡飞狗跳。这队骑兵丝毫不顾及普通百姓的生死,但凡有躲闪不及者尽皆抽刀劈死,一时间大街上人迹寥寥,血流满地。这对骑兵如此急迫的出城,想来必有要事。

  眼看着这队骑兵出了南城门直奔京畿大营而去,马队后面扬起一片烟尘。

  领头的骑士身穿蟒鳞金甲,身后披着大红色的披风,内穿浅黄色金龙图案的锦袍,脚上蹬着一双踢死牛的马靴。金盔上火红的翎毛随风摆动,整个人看上去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他身后的骑兵高举着一面大旗,旗帜迎风飘摆间能看到上面绣着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大将军王刘!

  此人正是北汉国当今皇帝刘业第九子钦封大将军王刘凌,因为在两年前冒犯了太子而被皇帝刘业囚禁,今天刘业病重奄奄一息,二皇子刘卓拿了他父皇的宝剑将他九弟从天牢中放了出来。但是老九刘凌却并没有奔玄武殿看望父皇,而是持皇帝宝剑带着他二哥的二十几名亲兵直奔京畿大营!

  离着很远就听见京畿大营中号角响起,烟尘冲天,刘凌眼神一凛!

  双腿猛的夹-紧胯下骏马,马靴后面的尖锐马刺敲击在坐下骏马的身上。他胯下的骏马比之于后面那些亲兵所骑乘的枣红马还要神骏,身高足有一丈,雄健无匹。这马名为红狮子,日行千里,随着刘凌南征北战数年,乃是刘凌的一件宝贝。

  疼痛让红狮子一声嘶鸣,速度再次加快!

  刘凌在心中暗道,没想到对方下手这么快,自己若是再晚来一会儿,只怕京畿大营三万铁甲开进都城,那就再无回天之术了!

  刘凌的红狮子速度奇快,不过好在都城距离京畿大营不远,他身后骑乘枣红马的亲兵倒是没有被他落下多远。这枣红马是山东名种,乃是大内从山东采购而来,一共只有三百多匹。刘业分发给了自己的几个儿子,为了赶时间他二哥刘卓这次将自己政王府里的枣红马都牵了出来。

  但是因为事情急迫,饶是这红狮子四蹄如飞刘凌依然心急如焚。

  这时京畿大营已经近在眼前,十几米高瞭望塔上的卫兵已经摇动旗帜示意马队停下来。当今皇帝刘业曾经下过一道旨意,未经皇命擅自冲撞京畿大营者无论何人,杀无赦!瞭望塔上的卫兵不停的挥旗示意他们下马,甚至已经有弓箭手准备开弓放箭了。

  嗖!

  一支响箭飞过,咄的一声插在刘凌胯下骏马身侧的土地上,雁翎箭兀自还在地上不住的轻颤,这箭几乎贴着刘凌的身子射了过去。

  塔楼上的卫兵鸣箭示警之后喊道:“外面的人快快下马,不然乱箭射死!”

  刘凌身边执旗的亲兵挥舞了两下手中绣着大将军王的大旗喊道:“钦差大臣,大将军王奉皇命进入京畿大营办事,敢有阻拦者杀无赦!”

  这吼声十分的响亮,就连大营中正在集结的军卒都听的清清楚楚。显然这名亲兵中气十足,可见是一位内外*的高手!

  塔楼上的卫兵仔细看了看,在看清了大将军王的旗帜之后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放行。这名卫兵刚收起手里的弓箭,一名百夫长噔噔噔的蹿了上来。

  “统领大人有令,来人冒充大将军王,不必手下留情,乱箭射死!”

  百夫长吼道。

  “发旗语,命令弓箭手放箭!”

  卫兵看着已经红了眼睛的百夫长,又看了一眼逐渐清晰起来的大将军王旗子。他摇了摇头说道:“大人,那真是大将军王的旗帜,卑职曾经在征讨后周的时候跟随大将军王在战场上厮杀过,卑职认得那面大旗!”

  “我让你发旗语!”

  百夫长将手按在腰刀上,神色狰狞的吼道。

  “不行!”

  平时有些唯唯诺诺的卫兵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胆气十足的拒绝了百夫长,或许是想起当年在大将军王刘凌麾下一同作战的情分,他说什么也不忍心发旗语命令弓箭手放箭,要知道大将军王爱兵如子是出了名的。

  “你敢抗命!”

  百夫长面容扭曲着抽出腰刀,看了一眼已经接近大营的马队。心中一阵急切,他咬了咬牙一刀朝着卫兵当头劈了下去!

  谁知这卫兵平时憨厚老实,此刻居然心思灵敏。他一见百夫长手按在刀柄上就知道对方心怀不轨,百夫长的刀子举起来他已经摸出一柄匕首,向前一欺身子冲进百夫长怀里,然后一刀捅进了百夫长的小腹中!

  “你!”

  百夫长死也不相信这个自己平时任意欺凌的小小卫兵,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动刀!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外面已经飞驰到近前的马队,他身子一软,面色悔恨的倒了下去。

  卫兵看着百夫长伏倒在自己脚下的尸体,抬脚狠狠的踩了两下。

  “妈的,想杀大将军王,先问过我王小牛!”

  这话从他嘴里说来,居然带着那么几分的豪气干云!

  将匕首随手丢了,卫兵王小牛挥动手里的令旗。

  “钦差大臣到,开辕门!”

  刘凌看到塔楼上的旗语不禁暗叹一声侥幸,不知道是哪位好汉帮了自己大忙,待一会儿事情了结之后,还要重重的赏赐于他。

  眼看着辕门大开,从中军大帐中跑出一名千夫长,手里擎着宝剑杀气腾腾的奔辕门这边跑了过来,他一招手,中军大帐外如钉子般立着的亲兵便随着他直奔辕门。

  京畿大营的统领庞龙全副盔甲手按着腰间的宝剑大步从中军大帐中走出,他身后跟着二十几个千夫长,都是面色凝重,披挂整齐。

  “看看是谁那么大胆子,私自放贼人入京畿大营,抓住不必审问,直接砍了脑袋!”

  庞龙怒吼了一声,随身的亲兵便如虎狼一般扑了出去,直奔瞭望塔而去。

  庞龙眼神冰冷的看着已经到了辕门外的马队,还有那面飘扬的大将军王旗帜。他嘴角撇出一抹阴冷,自言自语的说道:“就算你是百战百胜的大将军王,我今天也要大开杀戒!”

  一挥手,身后的二十几个千夫长随着他朝着辕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名千夫长带着几十个亲兵冲到辕门的时候,刘凌已经一马当先的冲进了大营。千夫长一挥手,几十名亲兵冲上去将辕门堵住。刀出鞘,枪突前,杀机四起!

  刘凌一勒缰绳,高大的枣红马直立而起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的军卒,眉头一挑,面无惧色。

  千夫长越众而出,用手里的长剑一指刘凌的面门故意喝问道:“什么人胆敢私闯京畿大营,还不下马……”

  噗!

  刘凌用一种肉眼几乎难以追寻的速度拔出怀里的天子之剑,从上而下一剑将这名千夫长直接一劈为二!

  剑从千夫长的肩头劈入,从胯下劈出!

  饶是千夫长一身重甲也挡不住削铁如泥的天子之剑!

  “本王乃是当今皇帝第九子,钦封大将军王刘凌,奉旨来京畿大营办事,谁敢阻拦此人就是下场!”

  刘凌扬起手中天子之剑,如战神临尘般说道。

  一群堵在辕门内的军卒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杀戮吓傻了,纵然他们都是乱世中杀人如麻的战士,可是面对刘凌这样凌厉霸道的威势也不禁有些胆怯起来。刘凌虽然年纪不过二十三岁,但是从十六岁从军历经大小百余战从未一败,一身浑然天成的霸气杀气让这些兵痞们都心中揣揣然不敢妄动。

  京畿大营统领庞龙领着手下的千夫长们一路走来,他眼神冰冷面色如霜。刚才这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刘凌这一剑也出乎了他的预料。实在想不到刘凌居然敢在京畿大营随意杀人,而且下手就先斩杀了一名千夫长!

  “什么人冒充钦差冲击我京畿大营!来人啊,将这些人就地正-法!”

  庞龙走到辕门处也不问缘由,直接下了杀令!

  “谁敢!不认得我们大将军王的旗号吗?”

  执旗的亲兵在马上喝到。

  本来就有些慑于大将军王威仪的兵卒,被执旗亲兵一声断喝硬是没敢动手。一群军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面面相觑。

  “连我的号令也不听了吗?来人!将这些贼子就地正-法!”

  庞龙再次吼道。

  基于他平时的淫威,军卒们开始慢慢的朝着刘凌围了过去。

  “大胆!庞龙你不认识本王吗?”

  刘凌端坐在马鞍桥上喝道。

  他的眼神就好像一支利箭直直的刺入了庞龙的眼睛里,这凌厉的眼神让庞龙眼睛一痛,似乎真的被割伤了一般。

  只有经历千军万马百战不死的豪杰,才会有这样近乎于实质化的杀气!

  庞龙禁不住有些心中发苦,都说这大将军王刘凌天纵奇才,霸气凛然,今日见他露出峥嵘果然威仪无匹啊。

  强忍住压力,庞龙抬手指着刘凌喝道:“大胆贼子,大将军王刘凌已被贬为庶民关入天牢两年,你冒充大将军王。纵然是凌迟处死也不为过,左右!还不于我拿下!”

  刘凌嘿嘿一声冷笑道:“二哥说的真对,你这个太子的狗奴才。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就算你不认识我,你难道不认识我手中的天子之剑吗!”

  他语气突的转厉,将庞龙吓了一跳。

  刘凌手持天子之剑指天端坐于马上,神威凛凛!

  “天子之剑,如朕亲临!庞龙你还不下跪!”

  “这……”

  庞龙后退两步难以掩饰的有些慌乱,他没有预料到刘凌居然带着当今皇帝的天子剑。天子剑如朕亲临,如果不跪那就等同于谋反,诛九族!

  可是一想到今天之后太子登基,自己就是肱骨之臣,就算今天杀了个王爷,不跪天子剑又如何?等太子成了皇帝,那自己只能是有功无过!

  想到这里庞龙一咬牙狠下了心来,

  “你们都是聋子吗?!此人冒充钦差大将军王,还手持假造的天子剑,乃是要谋反!尔等不诛杀此贼,来日太子登基定要治你们谋乱之罪!”

  此时再无遮拦,庞龙直接抬出了太子的名义。

  他手下的千夫长个个面面相觑,其中庞龙手下的几个亲近之人见他人还在犹豫不决,率先抽出宝剑站了出来,一人指着刘凌喝道:“诛杀此逆贼,我等俱是有功之臣,大家杀啊!”

  说完此人当先挺剑直奔刘凌。

  “果然是贼心不死。”

  刘凌自言自语道。

  他于马上用手一指冲过来的千夫长喝道:“此人违抗皇命,图谋造反,杀无赦!日后诛九族!”

  他身后一名亲兵猛的长身而起,从马上一跃而下如白驹过隙一般,只一个恍惚间就到了当先那名千夫长的面前。只见这名亲兵手腕一抖,也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柄如毒蛇般的软剑,犀利如电,只见剑光一闪如毒蛇吐信一般,软剑便刺入了那名千夫长的咽喉!

  亲兵身形一动,手中软剑电光火石上下翻飞间又是两名千夫长被当场格杀!

  这些亲兵都乃是二皇子收拢的江湖异士假扮而成,论近身格斗的功夫这些拼杀惯了马战的千夫长怎么会是对手。

  眼看着这名亲兵如虎入羊群,当先冲过来的几名千夫长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格杀。这时刘凌身后又有两名亲兵从马上跃下,一人使双斧,霸气凛然。一人用长枪,如蛟龙出海!这两人一入战局,形势立判!

  庞龙想不到对方的几个普通亲兵居然有这样的身手,他再次向后退了几步。脸色变得惨白,身体禁不住轻微颤抖了起来。

  这时一个千夫长低声说道:“我是认识大将军王的,当初在南方平定叛乱我就在大将军王麾下任职,我相信大将军王不会谋反!”

  另一名千夫长也说道:“我也跟随过大将军王,我相信大将军王!”

  刘凌一看情形变得对自己有利,他猛地振臂一呼道:“跟随我南征北战的亲随们何在?!”

  “在!”

  几个本来就拥护大将军王的千夫长同声喊道。

  “于我拿下此贼!”

  刘凌一指庞龙喝道。

  两名千夫长上前将庞龙的宝剑卸下,扭住臂膀押在刘凌马前。

  刘凌对持软剑的那名亲兵喝道:“叛贼庞龙,冲撞钦差,藐视龙庭,意图谋反,斩了!”

  持剑的亲兵面色狰狞的一脚将庞龙踹翻在地,嘿嘿的笑道:“跟着九爷办事,还真他妈的爽快!”

  手起剑落,人头滚地!

  刘凌在马上朗声道:“叛贼已诛!其余人等盖不追究!现在听我的号令,集合京畿大营所有军马,随我进城勤王!”

  “是!”

  呼声如雷!

  PS:明日起每天三更,分别在早八点,中午十二点,晚七点。如果觉得这样的时间安排有问题的话,请在书评区留言告知,知白会更改的。

继续阅读:第4章 攻城弦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